淫蕩的女人

 

小梅與牧羊犬   有一天晚上,我和PUB的老闆一起玩飛鏢,他是個42歲的黑人,
名叫阿誠,我們玩了幾把之後,他問我是不是有興趣賭一把,我說︰「當然可以,賭三
千塊如何?」他同意了,不過我卻輸了,因為我還有別的心事。   我沒有三千元可
以付他,我告訴他,他可以和我老婆小梅上床來抵帳,她正
在吧台邊和女服務生聊天。他一看到小梅的長相就同意了,接下來最重要的是,
我如何告訴小梅,阿誠要和我們一起回家。   在我們去酒吧之前,曾在家裡看了一
支A片,片中的女主角還幫一匹黑馬口
交,小梅說她如果有機會的話,也會去試試看。   想到她的嘴裡含著一根黑色的雞
巴,就讓我莫名地興奮,她可從來沒和黑人
上過床,不過我輸了賭注之後,我還是提不起勇氣告訴她發生了什 事。後來我
們又喝了不少酒,喝得都有點醉了,然後才回家,當然,阿誠也開著他的車,跟
著我們一起回去,小梅並沒有發現。   我將小梅抱進臥房,將她放在床上,然後用
力地捏她的乳房,她一直很喜歡
這樣,我還將手伸進她的內褲裡,粗魯地揉她的陰戶,她馬上就冒出水來了。我
要她先脫衣服,而我則走出房門帶阿誠進來,要他脫了衣服去臥室,他把他的褲
子脫下來的時候,那根肉棒的尺寸真是嚇了我一大跳。   我不由得苦笑,那根大肉
棒或許會把小梅幹得吐血。而當他走進臥室時,小
梅也嚇得差點昏倒,她先是非常非常不好意思,我走到她身邊,在她耳旁輕輕地
提醒她,要她想起那根黑色的馬陽具,還向她眨了眨眼。   阿誠走向小梅,小梅坐
在床上,握住了阿誠的陰莖放進口中,那根大雞巴在
小梅的口中變大變硬,阿誠開始抽送,二十分鐘之後,他射在小梅的嘴裡。   在阿
誠休息的時候,我舔著小梅的陰戶,然後將小梅按倒在床上,準備讓阿里
誠用他的黑雞巴來干她的屁眼。阿誠本來還向我要一些潤滑劑,不過我說︰「盡
管上吧!小梅喜歡玩得粗暴一點。」   我將小梅的腿張開,阿誠握住他的陰莖往小
梅的屁眼裡挺進,黑色的大雞巴
插進小梅潔白的肛門裡真是好看極了,小梅想要掙脫,但是我緊緊地握住她的腳
踝,她根本連動也不能動;阿誠越插越深,最後將他十一寸半長的陰莖全插進了
小梅的後門。   我壓在小梅的身上,將我的老二插進了她的小穴裡,我可以很明顯
地感覺到
阿誠正在小梅的肛門裡抽送。他的那根肉棒真的是太大了,我興奮地只知道猛烈
抽送,阿誠也是幹得很激烈,而小梅則是不斷地高潮、不斷地尖叫,淫水把我的
下半身都弄濕了。   我們幹了一個多小時,後來阿誠問我們,他是不是能叫他的朋
友來?小梅想
也不想就同意了。   小梅穿上黃色的浴袍,透過衣服的質料,可以看到她乳頭的樣
子,除了浴袍
外,她還特地穿上吊襪帶和黑色的絲襪。   阿誠的朋友住得很近,他按電鈴的時候
,是阿誠去開的門,他的朋友還帶了
一條狗來。那是一條大牧羊犬,他告訴阿誠,他是騙他老婆出來溜狗的。不久之
後,小梅拿著飲料走進客廳,她才看到阿誠的朋友--阿雷。   「哇!她長得好可
愛!」阿雷叫道。   「不但可愛,而且還美極了!」阿誠得意地說道。   「我
叫阿雷,」那個大塊頭向小梅自我介紹︰「小姐您呢?」   「我叫小梅,很高興認
識你。」   「大家都認識了,」阿誠說道︰「可以開始狂歡了嗎?」   接著大
家開始喝啤酒,那兩個黑鬼真的很興奮,阿電還從他的外衣口袋裡拿
了一支錄影帶出來放進了錄影機。   「我帶了一支很棒的A片,要看嗎?」阿雷叫道。
「要!!」   當片子播到一群黑人在輪姦一個女人時,小梅顯得很不自在,她閉上眼睛,
只聽著電視裡傳來那個女人的浪叫聲,但是她卻不由自主地張開雙腿,阿誠立刻
坐到了她的雙腿之間,而且阿雷也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阿誠用舌頭將小梅送上了
天,而我和阿雷則是看著小梅享受著高潮。   「你好騷!」阿雷叫道︰「小梅,我
從來沒看過像你這 騷的女人。」   阿誠一邊吸著小梅的小穴,一邊要小梅把身上
的衣服都脫了,阿雷站到小梅
的身邊,小梅感覺到了,於是她想把阿雷的雞巴含進口中。   「你喜歡黑色的雞巴
,對不對?」阿雷問道。   他的左手握著小梅的乳房,不停地揉著她的乳頭,小梅
張開嘴,含住了阿雷
的黑色大雞巴。   「小梅,把你的腿張開一點,我要好好看看你迷人的小穴。」 
  小梅張開雙腿,用手撥開她淡褐色的陰唇,露出她粉紅色的蜜穴,阿雷一直
盯著她的陰戶看。   「你喜歡我的肉洞嗎?」小梅問道。   「當然,太美了!」
阿雷回道。   「舔舔我的穴好嗎?」小梅說道。   阿雷聽話地跪在小梅的雙腿
之間,用手撥開她的陰戶,發了瘋似地舔著她的
陰戶。   「我喜歡你的小穴,味道真好,你的淫水太好吃了。」   阿雷插了一
根手指進小梅的陰戶裡,她的小穴又濕又緊︰「哇!你的穴緊得
像個處女!」   「到目前為止,只有三個男人幹過我,我的穴當然就像沒用過一樣!
」   接著阿雷把起小梅將她放到茶 上,「我可以干你了嗎?」阿雷問道︰「你
是我結婚之後第一個干的女人。」   「當然可以!」小梅說道︰「你也是第一個
干我的已婚男人!」   接著阿雷挺起他十寸的陰莖,往小梅甜美的陰戶裡插入。 
  「慢一點!你 你太大了!」小梅的陰戶完全被撐開,下體傳來一陣陣劇
痛。   阿雷一邊吸吮著她的乳頭,一邊減緩了插入的速度。   「我好喜歡你的
雞巴,」小梅呻吟道︰「你幹得我好舒服。」   「我是不是比你的老公棒?」阿
雷問道︰「我可以一邊干你,一邊吸你的奶
子,你老公一定辦不到!」   「 對 」小梅答道︰「你 你比他棒 棒多了 快 快
繼續 不要停 」   「我 我撐不住了!我要射了!!我要射在你裡面!能不能讓我
射在你裡
面?」阿雷叫道。   「要!!」小梅也失神地叫道︰「射在我的子宮裡!」   
阿雷將精液射進了小梅的小穴裡,我和阿誠從頭到尾一直看著這場精彩的表
演,而且現在,我和他也又都硬了起來。   我躺在茶 上,要小梅騎上來︰「讓我
們前後夾攻!」   小梅的陰戶裡插了我的老二,她彎下腰來,屁股對著阿誠,阿
誠將一些潤滑
劑抹在小梅的肛門上,然後將他的陰莖插進了小梅的屁眼。   「小梅,」阿誠說
道︰「你喜歡前後夾攻嗎?」   小梅感覺到兩根肉棒在她的體內抽送得又急又猛
,阿雷此時也過來,將他的
陽具插進了小梅的口中,沒過多久,三個人全射在她的三個肉洞裡。   小梅混身
是精液,躺在茶 上,她的雙腿張開,精液還不斷地從她的小穴和
屁眼中流出來。   「我要給你一個特別的禮物!」阿雷對她說道,他出門去牽了
那條牧羊犬進
來。   「這下可有好看的了!」阿誠笑道。   我將那條狗的狗嘴按在小梅的
陰戶上,對那條狗叫道︰「乖狗!舔!舔那個
騷穴!」   小梅撥開她的陰唇,讓那條狗舔她。   「這條狗舔得我好爽,我 
我要高潮了!」她的身體一陣痙攣,達到了一
個強烈的高潮。   她的高潮過去之後,阿電拉起那條狗,讓它壓在小梅的身上,
我們三個席地
而坐,等著看好戲。小梅握住那根又紅又尖的狗老二,對著自己的陰戶。   「你
們想看這條狗干我嗎?」小梅問道。   「要!我們當然要看!」   那條狗真
的干了小梅,它那根又長又硬的狗雞巴插進了小梅多汁的陰戶裡,
狗像發了瘋似地拚命抽送,小梅的雙腿盤在狗的屁股上,想讓那條狗插得更深。  
 「幹我!!」小梅抱住那條狗的脖子,叫道︰「我是母狗!幹我!舔我!干
我!」   也許那條狗聽得懂人話,它將舌頭伸進了小梅的口中,有時還會舔舔她的乳
頭。   「好 好長 」小梅呻吟道︰「它插 插進我的子宮裡了!」   小梅又
高潮了,在她高潮的時候,狗也射精在她的子宮裡,過了十分鐘後,
那條狗又意猶未盡地伸出它的陽具。   小梅一邊揉著她的陰核,一邊說道︰「各
位,請再來干我一次,我的肚子裡
有了狗的精液,我想再裝點人的精液,然後混在一起。」   於是我們又圍了上去
,輪流幹她的陰戶,然後射在裡面   那次狂歡之後,小梅再也沒見到阿誠、阿雷
和那條狗,不過她知道,我們將
會買一條牧羊犬。
(二)群狗爭食小梅   我老婆小梅和我最近迷上了換妻的活動,有一次,我們才
和網路上認識的夫
妻交換過伴侶,第二天正要回家,經過了一夜的狂歡,我們的心情還是很激昂,
小梅沉醉在性交的刺激之中,而我沉醉在她和別人性交時的神態。   這個特別的
早晨,小梅穿了一條黑色的迷你裙、白色的上衣、有蕾絲邊的黑
色內衣褲和一雙黑色的絲襪。   我們開車的時候,小梅拿起車上的無線電玩,這
種無線電卡車司機們幾乎都
有安裝。她玩了一會兒,連絡上一名卡車司機,而正好這名卡車司機的車就開在
我們旁邊,小梅頑皮地拉高一些裙子,還特別解開幾顆上衣的扣子逗那個司機,
我也開笑地要小梅問那個司機,有沒有看到什 精彩的畫面,而那個司機也馬上
回答︰「有!」   小梅接著又解開了幾顆扣子,拉高一些裙子,足以露出整條大
腿,而且也可
以看得到她胸罩的一部份。那個司機興奮地在無線電裡亂叫,我要小梅再多露一
點,不過那個司機除了希望小梅再露一點給他看之外,還告訴我們,今天是他的
生日!   我要小梅把她的裙子脫了,小梅照辦了,除此之外,小梅還順便把她的上衣
也脫了,她的身上只剩下黑色的內衣褲和黑色的絲襪,看起來真是迷人極了。   
那個司機後來問我們能不能找個地方停下來,他想和我們面對面聊聊,他更
想仔細看看小梅!我問小梅的意見,出乎我意料之外,她居然一口答應,於是我
告訴那個司機,我們會在前面的交流道出口停車,由他帶路,我們跟在他的車子
後面。   小梅開始穿衣服,但是我阻止她,我說︰「他就是想多看你一些,所以你不
必再把衣服穿上了!」我要她穿上短外套就好了。   我們走出轎車,走到卡車的
旁邊,卡車龐大的車體,正好可以擋住馬路上車
流的視線,那個司機要小梅打開她的外套,我要小梅都聽他的。小梅的身體顯然
讓他很滿意,他只是不住地傻笑,不過我知道,他想要的還不止如此,於是我將
小梅拉到一邊,小聲地要她回到車上,再脫掉一點衣服,因為那個司機現在已經
這 興奮了,再讓他多看一點,他一定會爽死了!小梅說沒問題,她說我要她怎
做,她就怎 做。   小梅回到車上的時候,我和那個司機聊天,我告訴他,小梅
喜歡由別人來主
導她,我甚至還告訴他,如果他喜歡小梅,也歡迎他摸摸小梅,不然也可以帶走
她,要對她做什 都可以,當然,也可以找他的朋友們來一起玩小梅。   他問我
,是不是能和小梅玩一些比較變態的遊戲?我大笑,我說他要怎 玩
小梅都可以,而如果他想要玩些性虐待的遊戲,最多只能在她的身上留下瘀傷,
其它我就不管了。   接著我聽到車門打開的聲音,轉頭一看差點昏倒,小梅走下
車子,身上只穿
了黑色的絲襪和高跟鞋,除此之外什 都沒有了。   她走過來站在我身邊,那個
司機一直看著她,我拍拍她的屁股,要她走到司
機身邊,他也毫不客氣地伸手捏小梅的乳頭,另一隻手則伸向小梅的胯下,撫摸
她的陰戶,由小梅呻吟的樣子來看,他的手指一定插進小梅的穴裡去了!   他先
在小梅的耳邊說了些話,然後告訴我,他要帶小梅去兜風,我同意了,
不過要小梅幾個小時後打電話給我。小梅看起來有點緊張,但是很興奮,我和她
吻別,看著她和那個卡車司機上了卡車,那個卡車司機的手一直放在小梅潔白的
屁股上。   這時候差不多是早上九點四十五分,我偷偷地跟蹤他們,那輛卡車一
直開到
碼頭邊的倉庫旁,在防火巷裡停了下來,我遠遠地停好車,偷偷地摸進倉庫,倉
庫裡很暗,最後,我在倉庫的一個角落找到了他們。   那個卡車司機要小梅跪下
來,把他的老二從他的褲子裡掏出來,小梅解開他
的皮帶,拉下拉煉,將手伸進他的內褲裡摸他的陽具,最後將那根已經半硬的黑
色雞巴掏了出來。那根雞巴大約有一尺長,而且還在不停地漲大,小梅看得雙眼
發亮,接著那司機命令小梅吸他的陰莖,小梅毫不遲疑地照辦,她拼了命地含,
還不住地舔他的龜頭和睪丸。   卡車司機抓住小梅的頭,要小梅用力吸,小梅有
兩次想讓那根雞巴插進喉嚨
裡,但是那根肉棒真的太大了,所以小梅只有兩手捧著那條大肉棒,心懷敬畏地
舔著。   後來,那個司機要小梅站起來,轉過身彎下腰去,用雙手撐著牆壁,小梅知
道接下來要做什 ,心中小鹿亂撞,她轉過頭,看那個司機要怎 做,剛才的口
交使得她的頭髮有點亂,她看起來像個發了情了野獸。那卡車司機脫了褲子和上
衣,走到小梅身後,用他的雞巴抵著小梅的屁股。   「你有保險套嗎?」小梅問道。   
「沒有,」他答道︰「我喜歡真槍實彈。」   小梅的臉上閃過一一絲擔心的神情,
她說道︰「我沒避孕,而且今天可能是
  我的危險期 」   我嚇了一跳,我可不希望那個司機讓小梅懷孕,但那司機還是繼
續將他的大
雞巴抵在小梅的陰戶上︰「小姐,我很抱歉,我真的沒有保險套,你要不就讓我
這樣幹,要不就算了。」   這聽起來好像是他要放棄我老婆,小梅陷入了思考,
而那卡車司機原來抱著
小梅細腰的手,移到了她的胸前,握住了她的一對乳房,輕輕地揉捏。在他的愛
撫之下,小梅開始呻吟,看來她非要那根肉棒不可了。   小梅的臉上儘是慾望,
她說道︰「插進來吧!」   那卡車司機不可置信地要小梅再說一次。   「求
求你,把你的老二插進來!」小梅又重覆了一次。   那個卡車司機現在才相信︰
「你是個什 樣的女人哪?你居然會不避孕而讓
一個陌生男人干你?」   小梅眼中滿是慾望地看著那個司機,說道︰「我不管,
我只要你幹我,我想
要你用你的黑色大雞巴插我!」   那司機立刻行動了,他一口氣就插進了半根陽
具,小梅全身一顫。卡車司機
開始抽送,速度不是很快,但是都很用力,小梅的眼睛也一直沒有離開過那個司
機,她一直求那個司機幹得狠一點。我真的嚇了一跳,小梅通常是很少叫床的,
今天這 一玩,一定是喚醒了她內心最深處的性慾!   司機一直抽送著小梅的陰戶
,他那根大肉棒已經全插進小梅的陰戶裡了,看
著那根這 大的黑色陰莖,消失在我老婆雪白的雙腿之間,真是個奇觀!我真不
相信小梅這 緊的陰戶可插進這 大的東西。   小梅一共高潮了兩次,在第二次高
潮過後不久,司機在她耳邊說了一些話,
我不知道他說了什 ,但是小梅點了點頭;忽然,那個卡車司機從小梅的陰道裡
撥出了陰莖,而小梅也立刻轉過身來跪下,她才一張開嘴,一大股的精液就由司
機的龜頭射進了小梅的口中,小梅一滴也沒漏接,接著那根雞巴插進了小梅的口
中,繼續射精進入小梅的嘴裡,小梅將精液吞了下去,但是還是有一些精液由她
的嘴角漏了出來。司機射完精之後,小梅將他的陰莖舔乾淨,也把嘴角的精液也
吃了下去。
我嚇了一大跳,小梅從來沒有吃過我的精液,不過射在她嘴裡讓她吃下去,
也比射在她的子宮裡好多了。

  小梅一邊微笑,一邊感激地繼續舔著那司機的陰莖,慢慢地那根黑色陽具回
復了正常大小,小梅問道︰「我們什 時候才能再做一次愛?」

  那司機答道︰「待會兒吧,我現在有點腿軟。」

  小梅很失望,但還是說道︰「我還想要,請你再干我一次。」

  那司機拿起了無線電,說道︰「那我要找人支援了!」

  小梅滿臉困惑地看著他,司機輕輕一笑,問她︰「要多少個男人才能滿足你
呢?」

  小梅驚訝得合不攏嘴。

  「多少人?」那司機又問道︰「像你這 性感又飢渴的身體可不要浪費了,
你可以得到滿足,而我的兄弟們也可以得到一個難忘的夜。」

  小梅想了一下,最後她說道︰「管它的,我反正已經對不起我老公了,再多
來幾次有什 關係?而且,在我還沒得到滿足之前,我還不想停止。」

  我猜小梅並不知道我在偷看,她大概以為我已經回家了,我也不想讓她知道
我在場而破壞了好事。接著那個卡車司機打開了無線電,呼叫「支援」!

  忽然,我聽到門外傳來聲音,我躲在一些箱子後面,看到三個卡車司機和一
個警衛走了進來,那個警衛還牽了一條德國牧羊犬,那條狗很壯,看起來像是它
牽著警衛。他們看到剛被姦淫過的小梅,都不約而同地歡呼和吹口哨。

  那卡車司機看到他的朋友來了,連忙向他們打招呼,說道︰「各位,這位小
姐是小梅。」

  小梅略帶羞怯地說道︰「各位好 」

  其中一位司機說道︰「小梅,你看起來好性感。」

  另一個司機說道︰「也許我們可以先上你,然後再讓那條狗來和你玩。」

  小梅站起來說道︰「各位,你們可以玩我的小穴、嘴,甚至走後門都可以,
一直可以玩到你們再也硬不起來為止,不過別讓那條狗過來。」

  那三個新來的司機,用打破世界記錄的速度脫光了衣服,他們像是餓虎撲向
綿羊般地衝向小梅,他們的手和舌頭在小梅的全身游移,在他們的愛撫下,小梅
已經陷入迷亂了,她開始呻吟︰「誰來干我?快 求求你們,快來干我 」

  其中兩個司機好像想起了什 事情,他們拿起褲子,從他們的皮夾裡拿出了
幾個保險套。我鬆了一口氣,起碼我不用擔心他們會讓我老婆受孕了。

  這個念頭還沒消失,小梅說道︰「用不著套子,各位,我想真槍實彈地和你
們性交,」她輕輕一笑,又補充道︰「我想試試你們的精液射在裡面的感覺。」

  之前的那個司機看著小梅,臉上一副不可思議的神情。其它人什 也不想,
一個人把他十寸的陰莖插入了小梅的口中,另一個則是把他差不多尺寸的老二挺
進小梅的陰戶裡,第三個司機則是捏著小梅的乳頭,等著輪姦小梅。

  我看著我才被姦淫過的老婆又被三個黑人司機和一個白人警衛輪姦,他們輪
奸了她三個小時,不停地有大量的精液注入她隨時可能受孕的子宮,如果今天真
的是她的排卵期,那 現在她一定受了精!我看著還有不少的精液射進她的嘴裡
和直腸裡,以前的她是非常討厭和我口交或肛交的,但是現在完全不同了。

  輪姦了三個小時之後,他們這幾個男人總算是沒有力氣了,男人們慢慢地起
身開始穿衣服,小梅跪坐在地上,她的手不停地挖著陰戶和肛門裡的精液,再把
精液吃下去,淫亂極了,不過她好像還是不滿足。

  「你們認為那條狗可以來干我嗎?」小梅又忍不住說道。

  那司機先是大笑,然後說道︰「哦 你真是個無底洞,它會不會幹你,恐
怕要你自己證明了。」

  他牽了那條狗過來,要那條狗躺下,然後看著小梅,說道︰「我不知道該怎
做,不過最起碼,你得先讓它硬起來。」

  小梅騎到那條狗身上,用手握住那根狗 ,我真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那條
狗的粉紅色陰莖居然慢慢地伸出來了!

  小梅用手摸了摸那根狗老二,呢喃道︰「哦 好熱又好黏哦 」然後低
下頭,張開嘴,毫不遲疑地含住那根狗雞巴,在場的所有人都嚇了一大跳,我想
他們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吧!

  小梅幫那條狗吹了一會兒喇叭,然後抬起頭,看著那個司機,說道︰「我想
它應該準備好了。」

  那司機命令狗站起來,然後要小梅像條母狗般地趴在地上,小梅趴好了,將
她的屁股對著空中,司機把狗牽到她身後,那狗先是聞了聞小梅的陰戶,還舔了
幾下,準備要上小梅,司機將小梅的屁股往下按了按,好配合狗 的角度,接著
小梅呻吟一聲,狗 就插進去了。

  才一插入,那條狗就彎起身子,用閃電般的速度抽送著,小梅不斷地浪叫,
我有時還聽到她叫道︰「我是母狗 啊 這 這條狗幹得我好爽 」和
「 我愛狗雞巴 」等,而且她還不斷地來高潮!

  那條狗幹了她十分鐘之後就停了下來,但是小梅還在不停地浪叫,說那根狗
越變越大,把她塞得好滿好滿

  小梅現在已經是一個被情慾支配的女人了,又過了一會兒,那條狗換了個姿
勢,和小梅屁股對屁股。

  小梅驚訝地叫道︰「它射精了!哦 老天,它射了好多 它的老二太大
了,撥不出來了!」

  小梅又達到了高潮,只剩下不自覺的呻吟了,最後,她終於精疲力盡地倒了
下來,「波」地一聲,她和那條狗分開了,她倒下來的方向讓我正好可以看到她
的雙腿之間,精液°°人和狗的精液像條小河,不斷地由她的小穴裡流出來,經
過她的腿,流到地上,形成了一灘精液。

  最後,我先離開這裡回家,到家時已經是晚上十點了。

  大約是十點半時,電話響起了,是小梅打來的,她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緊張,
她說他們現在在一個休息站,一切都還好,她說她現在是那個司機的助理,那司
機要她做什 ,她就做什 ,她問我,我是不是原本就打算要她這 做?我回答
是的,我要她完全滿足那個司機的所有要求。她說,她會的。

  我問她,他們現在要做什 ?她說那司機想對她做一些變態的事,他剛用無
線電找了他幾個年紀比較大的朋友過來。我問小梅,那個司機是不是想在那些老
頭面前姦淫她?小梅並不確定。

  最後,小梅壓低了聲音,說道︰「糟了!我得走了,我等一下再打給你。」
接著就斷了線。我不確定發生了什 事!不過,他們已經離開了倉庫,我又能怎
辦呢?

  兩個小時後,小梅又打電話回來,她告訴我,那個司機找了兩個老頭過來,
那兩個老頭把她拖到卡車上,輪流幹她的小穴和屁眼,還拿修車的工具插她,最
後,他們還牽他們的狗過來舔她的陰戶。

  她聽起來像是很害怕,我問她打算怎 做,她說她現在只能做好一個助手的
角色,她一邊說話一邊喘氣。我問她現在在干什 ?她說他們帶了一條狗過來,
她在和我說話的同時,那條狗正在幹著她!

  我還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她告訴我,那個司機剛才告訴她,他們又去找幾
條狗過來,他們想看小梅同時和好幾條狗性交!

  兩個小時後,我去接她,她全身酸痛,精液不停地由她的陰戶中流出來,那
時還有一群人在輪姦她,大部份的人奸她的陰戶,兩個人干她的屁眼,所有的人
都插過她的嘴,她連乳頭都腫了起來。

  我讓她一絲不掛地上車,送她回家,路上我還讓六個黑人流浪漢輪姦她、三
條野狗分批幹她,她一直高潮不斷。事後,我告訴她我偷看了在倉庫所發生的事
情,尤其是她和那條德國牧羊犬性交的情景!

  我們決定馬上養一條狗!
這是完全真實的故事。

  我和小梅有一個叫做朱安的朋友,是我們結婚之後才認識的,他是波多黎各
人,最近繼承了一大筆遺產,也是和我們玩3P的第一個中美洲人。

  幾個星期之前,朱安打電話給我們,想和我們一起玩一夜,他想試試幾個新
花樣。而還真湊巧,我今天正好要和客戶吃飯,不過我一聽他要見我們,我心裡
就有了主意,我要小梅一定要自己去赴約!

  在小梅閃爍不定的大眼注視之中,我答應了這個約會,小梅沒說什 ,就去
忙她的事了。

  吃過晚飯之後,小梅進了臥室,而我就趁機向朱安發了一封電子郵件,上面
寫了我的「計劃」!

  我知道朱安很喜歡粗暴地干小梅,而且他還不止一次地告訴我,他想帶小梅
出去,讓他的朋友欣賞欣賞小梅完美的胴體,另外,朱安還很喜歡玩性虐待的游
戲。

  他上次看了我在網路寫的文章之後,他覺得還可以玩一些更刺激的!所以我
寫信給了他一些點子,他喜歡得不得了,事情也就這 定了!

  第二天,朱安打電話給小梅,要她穿一些特殊點的衣服,他以前也這樣要求
過小梅,所以小梅也不覺得有什 不同。那天晚上,她穿了一件非常迷你的黑色
洞洞裝、皮短裙,為了配合她的洞洞裝,她還特地穿了一件很小很小的胸罩,小
得只能蓋住她的乳頭;她的裙子也短得很,幾乎只能遮住她的屁股,而她的上衣
領口也開得很低,如果在光亮的地方一站,一定看得到她的乳頭。

  我在出門赴飯局之後,用力地抱抱她,還吻了她,然後將她留在家裡等朱安
來。

  這時候大概是下午六點半了,她以為朱安七點會來,所以在等朱安來的這段
時間,她可以喝些我留給她的馬丁尼酒。

  飯局總是很無聊的,我趁機偷偷看了看時鐘,確定朱安一定已經在我家了,
我悄悄打開筆記型電腦,看著朱安給我的信,信裡面詳細寫著他要玩我那美麗老
婆的計劃!上面寫著他要一件一件剝下小梅身上的衣服,還說他要如何搞小梅的
陰戶和屁眼,他甚至連要用什 姿勢干小梅都寫了出來!

  大約九點的時候,我趁機去到男廁,在廁所裡我用行動電話打電話回家,是
朱安接的電話,他把電話放在小梅的耳邊,小梅很明顯地喝多了,而且她暗示我
她被綁了起來!

  我知道這是朱安的計劃之一!我要她叫朱安接電話,朱安告訴我,他玩小梅
玩得很愉快,他說他把小梅雙腿張開綁在床上,還把她的雙手綁起來栓在床頭。
他特別告訴我,他剛才一直捏小梅的乳頭,好像把她的乳頭捏腫了。

  我要朱安打開我衣櫥最下一的抽屜,那裡放了一堆曬衣夾,沒多久,我就聽
到小梅的呻吟聲。朱安拿起電話,說他剛把曬衣夾夾在小梅的乳頭上,這實在太
好玩了!

  我問他有沒有用夾子夾小梅的陰戶?朱安聽了之後要我等一下,我接著又聽
到小梅的呻吟,我知道朱安現在一定在用夾子夾小梅的陰戶。

  我問朱安他還想做什 ?他大笑數聲,告訴我,他正想打電話給他的朋友,
我要他馬上用他的行動電話打給他的朋友,這樣才不用掛我的電話。朱安用西班
牙文和他的朋友說話,小梅並不會西班牙文,所以她聽不懂朱安和他的朋友說什
,而我會西班牙文,所以我知道朱安告訴他的朋友,他現在和一個大美人在一
起,如果他想玩些好玩的,就馬上過來!他的那個朋友原本要和另外兩個朋友一
起出去玩,所以他沒辦法過去。

  朱安問我該怎 辦?我問他,他不是一直想在他的朋友面前把小梅剝光給他
們欣賞嗎?所以我建議他,和他們約到酒吧去,然後帶小梅一起過去,他們看到
了小梅,一定會馬上變成「好朋友」!這個計劃一定沒問題。

  朱安把小梅解開,要她穿上之前穿的衣服,她穿好衣服後,拿起電話告訴我
朱安要帶她出門,我要她放心去玩,她想回家時打電話告訴我,我會去接她。

  我大約是十一點才回家,一回到家,家裡的電話就響了,小梅好像喝得更醉
了,電話的那端傳來嘈雜的音樂聲,她說她和朱安在一個酒吧裡,朱安的朋友也
在,他們在喝酒聊天,剛才又來了一個新朋友,現在她和五個男人在一起。我問
小梅,等一下她會不會被輪姦?小梅說很可能會,她很緊張。我要她聽那些男人
的話,他們要小梅做什 ,小梅就要照辦。

  小梅再問我是不是認真的,我再一次很肯定地回答︰「是的!」

  在十二點半時電話又響起,是朱安打來的,他也喝醉了!他們現在在他朋友
家,小梅就站在他身邊,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 。

  小梅接過電話,告訴我朱安要她對我說他的朋友喜歡她的衣服,朱安要她問
我可不可以把她的裙子拉起來,讓他的朋友看她的大腿和屁股?她的聲音聽得出
來她很緊張。

  我大聲地回答︰「沒問題!」電話那端馬上傳來衣服磨擦的聲音和一陣口哨
聲!

  小梅說,他們都在讚美她的腿和臀部,接著她又告訴我,朱安想知道我同不
同意他把她的上衣脫了?

  我問小梅,她是不是有穿胸罩?小梅說她沒戴胸罩。

  我要小梅告訴朱安︰「儘管動手,把她的衣服脫了!」

  幾秒之後,電話那端又傳來歡呼聲!

  接下來,我要小梅隨便找個人,要他過來把她的內褲脫了!小梅也很緊張地
照辦了。

  現在小梅的身上只有絲襪和高跟鞋了,電話那頭的男人全都血脈賁張!

  我要朱安接電話,我問他那些人要怎 干小梅?他用西班牙文告訴我,有兩
個人想幹小梅的屁眼;另外兩個想玩強暴。

  我們用西班牙文交談,所以小梅不知道我們打算做什 。

  朱安要他的朋友把小梅面朝下綁在床上,還指導他們該怎 綁。

  我聽到一陣騷動的聲音,過了一會兒,朱安告訴我小梅已經被綁好了,有一
個人正在干她的屁眼。我聽到小梅的尖叫聲,我知道那個人一定是把他的陰莖整
根插進小梅的屁眼裡了。

  朱安告訴我,他們其中有幾個人很變態,他決定什 也不管,讓他們好好地
玩小梅。這也是我們的計劃之一,當我掛上電話的時候,我還聽見小梅大聲的叫
床聲。

  兩個小時之後,電話再度響起,是小梅打來的,她聽起來很疲倦,她告訴我
有些人干她的屁眼,射精在裡面,她覺得很舒服;她還說有個人幹了她的小穴好
幾次,她愛死這種感覺了!還有兩個人用皮帶抽她的陰戶、大腿和乳房,她的聲
音聽起來有點害怕!朱安搶過電話,告訴我一切安好,大家都玩得很愉快,他說
他的兩個朋友玩得有些過火,不過還不算太過份。

  接著他到另一個房間繼續打電話給我,他說他的一個朋友有一個開了家寵物
店的叔叔,店裡養了許多奇怪的「生物」,他有時候用這些動物和女人玩。

  他說他的朋友看過他叔叔用一條生生的蛇玩一個被綁住的女人;也看他用很
大的水蛭放在女人的乳頭和陰唇上!

  朱安告訴我這是很難得的機會,不論是對他還是他的朋友,能看到像小梅這
樣的美女被這樣玩,可是一生難得的機會。

  朱安說他的朋友一直問我,是不是能打電話叫他的叔叔過來,他們說那個叔
叔住得不遠,馬上就可以過來。他們說小梅這 美,他們都很想看小梅被這樣玩
弄,而且他們看小梅這樣玩,還可以休息一下,待會繼續干小梅!

  我要朱安讓小梅接電話,我要問她問題。

  房裡忽然變得安靜,小梅問我是不是聽清楚朱安說的事情,我回答她,我都
聽清楚了。她問我她現在該怎 做?她還告訴我她很怕蛇。我要她看著那些人,
自己想清楚。她告訴我,她很害怕,但是她已經答應朱安要聽他的,所以她問朱
安,他是不是一定要她這 做?朱安大聲回答︰「是!」

  他們用行動電話打電話要那個叔叔過來,那位叔叔馬上動身了!

  我最後要朱安有任何進展就打電話給我。

  十五分鐘之後,朱安打電話過來,他正看著四個男的按住小梅的手腳,那個
叔叔正準備把水蛭放在小梅的兩個乳頭上。四下一片靜寂,當第一隻水蛭「吸」
住小梅的乳頭時,我聽到小梅呻吟了一聲,另一條水蛭吸住她另一個乳頭時,我
又聽到小梅的呻吟。

  接著我馬上聽到朱安和他的朋友們抽了一口氣的聲音,我問朱安發生了什
事,他說那個叔叔剛從麻袋裡拿了一條蛇出來。我猜小梅也看到了那條蛇,因為
我聽到她的尖叫聲,而且我還聽到那個叔叔大叫︰「把她抓緊!」

  朱安告訴我,那條蛇是無毒的,蛇是黃色的,有幾尺長。

  我聽著他描述他們是如何將小梅的雙腿大大地張開,讓那個叔叔把蛇頭插進
小梅的陰戶裡,那條蛇怕光,所以它一直往小梅的小穴裡鑽,一個人摀住小梅的
嘴,不過我還是聽得到小梅淒厲的尖叫聲。

  他們將小梅綁起來,蛇在小梅的陰戶裡不停地鑽動,而他們則輪流把陰莖插
進小梅的嘴裡,直到每一個人都在小梅的嘴裡射精為止。

  天快亮了,我本以為這樣就算玩得夠了,不過朱安告訴我,那個叔叔要帶小
梅到他的店裡去,朱安說小梅答應要聽他的,所以他很想看那位叔叔怎 樣玩小
梅,他說他會把過程記錄下來,用電子郵件寄給我。

  過了幾個小時,太陽出來了,我小睡一會兒,洗了澡,然後打開電腦收信。
朱安的信已經來了,他信上寫著,小梅的乳頭讓好幾隻大水蛭吸了個飽,每隻水
蛭都是又肥又大的。

  那個叔叔牽了兩條大丹犬干小梅的小穴。朱安說他在店裡還看到有很多更大
的狗(那個叔叔說那是準備用來干小梅屁眼的),待會兒會有更精彩的場面,但
是現在那個叔叔要小梅穿上橡皮製的胸罩和內褲,然後將她雙腿張開倒吊起來。

  小梅還搞不清楚要發生什 事之前,那個叔叔拿了一個盒子出來,裡面裝滿
了又濕又黏的大蚯蚓,他把那些蚯蚓倒進小梅的內衣褲裡。朱安說那個叔叔一直
想知道,一個女人的陰戶裡倒底能裝進多少蚯蚓?

  朱安也問過小梅,她有沒有感覺蚯蚓在她體內蠕動?小梅還沒有回答,但是
那個叔叔向朱安保證,小梅連她的陰戶裡有幾條蚯蚓都感覺得出來!
  我常常會幫一些傢伙把我老婆的衣服脫了,然後和他們一起把我老婆綁在床
上,通常她會抵抗,而且要我在一旁保護她,不過有時候為了讓她好好享受,我
偶而會藉故離開,讓那些男人好好玩弄她。我曾經看人用曬衣夾夾她的乳頭,也
看人電她的陰戶,還看過有人將她兩條腿張開,倒吊起來,用皮帶抽她的陰戶,
把她的陰戶打得又紅又腫。

  有些時候,我會要小梅只穿著又短又薄的睡袍出門,站在酒吧外面,讓由酒
吧喝了酒的人出來時便會看到她,常常有些傢伙看到她,就會上前和她搭訕,他
們一邊交談,那些傢伙便可以由她透明的睡袍之下,一覽無遺地看到她睡袍下的
美麗胴體。他們會帶她去他們住的地方玩幾個小時,在小梅的身上滿足他們所有
的性需求。

  某一天,我們一起到了一個傢伙住的地方,他要我把小梅身上所有的衣服都
脫了,還告訴小梅他將要對她做一些很特別的事。小梅非常緊張,要我留下來陪
她。但是我看到她的乳頭硬了起來,我將手往她的小穴上一摸,發現她下面也濕
透了,我問那個傢伙想要怎 對小梅?他說他常常上網路,許多網友教了他調教
女人的方法,足足讓他玩上一個晚上了。

  當那個男的說他要找幾個朋友一起來玩時,小梅怕得直發抖。那個男的名叫
東尼,我還記得他說,如果我不願我的老婆被凌辱和強姦的話,現在後悔還來得
及。

  我要小梅轉過身來面對著我,她現在身上除了鞋子之外,什 都沒有穿了,
她看起來很害怕,我要她站好,她乖乖地聽話。

  那個男人走上前,用手撫摸著她的乳房,還告訴我們,他的朋友一定會很喜
歡小梅的。

  東尼將幾根手指插進了小梅的陰戶裡,說這是我最後的機會讓她穿上衣服帶
她回家。我問他,他和他的朋友會不會讓小梅做一些她從來沒做過的事情,是不
是真的都是一些新的嘗試?

  他站直身體,上下打量了小梅一次,然後笑著說,他們會對小梅做一些他們
從來沒有對任何女人做過的事。

  我看著小梅說道︰「 好吧,你留在這裡,他可以和你好好玩玩,我幫他
一下就要走了。」

  東尼將小梅按在床上,跨坐在她身上,拿了一個黑色的眼罩遮住她的雙眼,
又拿了一雙白色的皮手銬箍住小梅的手腕,然後扣在床頭。在他綁小梅雙手的同
時,我張開小梅的雙腿,將她的足踝綁在床腳,當小梅的手腳都綁好之後,我看
著東尼拿了幾個夾子夾住小梅的乳頭,兩個夾子之間還連了一條細煉子,連著兩
個鱷口夾,東尼將那兩個鱷口夾夾在小梅的陰唇上,小梅緊緊咬著牙,忍住東尼
給她的痛苦。

  東尼要好再好好看看小梅,因為她潔白柔嫩的肌膚將會受到拷打,看起來不
再會這 美了!

  我向小梅吻別的時候,發現她的全身都在顫抖

  就在我準備離開的時候,有人敲門,東尼的三個朋友來了,一個傢伙看著一
絲不掛身上夾了夾子的小梅,邪惡地一笑,還說他幾個小時之後會打電話給我,
告訴我他們對小梅做了什 事。

  兩個小時之後,電話響起,是小梅打來的,她的聲音聽來很興奮。我問她現
在如何了?她說,她現在全身酸痛,她說那些人用各種的假陽具插她的屁眼和陰
戶,她告訴我,東尼要我知道他們帶她出去,他們要帶她去地鐵,因為其中一個
人知道那裡住了一些流浪漢。她說他們給了她一套白色綴蕾絲的內衣褲,東尼想
看她在地鐵站被一群流浪漢輪姦。

  當東尼搶過電話時,我聽到小梅開始哭泣,我建議東尼在帶她去地鐵站的路
上,可以用手指一直插在小梅的小穴裡,一直插到到達目的地為止。

  東尼說,他的手指到現在為止都一直插在小梅的肉穴裡,而她的屁眼裡目前
還插著一根掃把柄。

  在我的大笑聲中,他掛上了電話。

  一個小時之後,電話響起,是東尼打來的,他說他們已經帶了小梅到地下鐵
了,他們也脫去了小梅的外套,他說小梅的身上穿了一套白色的胸罩和內褲,還
有一雙高跟鞋,他們還將她的雙手綁在背後,現在正往地鐵的深處走去。

  沒多久,他們聽到了一些噪音,噪音的盡頭,他們看到了五個流浪漢,他們
從來沒看過這 髒的流浪漢,東尼說那裡有五個流浪漢和兩個老女人,他們一看
到我老婆就衝上來抓她。

  東尼和他的朋友們嚇得掉頭就跑,不過他回頭看了一眼,跟我說他看到一個
女人抓住小梅,另外兩個流浪漢止在剝小梅身上的衣服。

  第二天早上,我接到一個女人的電話,她告訴我去哪裡接小梅,她還說她們
玩小梅玩得很過癮,但是她的朋友們輪姦她的程度,遠不及凌辱她的程度。

  我去接小梅,小梅的屁股、大腿、都是瘀傷,她的臀部和乳頭都腫了起來,
變成鮮紅色,陰唇和大腿上還有牙印,屁股上還有許多一條條紅色被皮帶抽打過
的痕跡。

  她說,有一個老女人要其它人將她按在地上,她要把手插進她的陰戶裡,而
另一女人還要把手插進她的肛門裡。

  她說她全身赤裸地被綁在黑暗的地下道感覺很害怕,她毫無抵抗能力地讓地
下鐵裡所有的流浪漢玩她,將她當成性玩具。

  她雖然很怕,但是她還是期待下一次更狂野的經驗來臨!
  我已經寫了小梅的四個故事,我的幾個朋友也在這裡看到了其它人的故事,
這也讓他們有了更多的點子,應用在小梅身上!

  就在上個週末,我接到一對夫妻的電話,他們看過上次小梅和朱安的故事,
也和我們取得了連絡,並且也認識了那個故事的一些人,包括那個開寵物店的叔
叔。

  這一對名叫湯姆和嘉嘉的夫妻想知道那天晚上小梅是不是有空,他們要請另
外兩對夫妻過去玩,他們都很想見見這位又美麗又能讓人為所欲為的小梅,他們
還準備一些「活生物」來款待小梅!

  他們打電話過來的時候,小梅正坐在我身邊,聽到他們這 說,小梅臉上露
出一副「慘了!」的表情。我對她一笑,要她自己去對嘉嘉說,她本來還不願意
去,但是嘉嘉告訴她,他們也認識那個開寵物店的人,她和她老公所有的朋友都
想看看那個人怎 利用各種生物玩小梅。接下來小梅把電話交給我,直接去洗澡
了。

  嘉嘉告訴我,那個開寵物店的人也很興奮,因為他從來沒看過有哪個女人對
他的寵物有這 強的吸引力!

  當小梅洗好澡,整理她的頭髮和化 時,我幫她選了一雙黑色的絲襪、一條
深灰色的迷你裙、一件很小的咖啡色半杯式的胸罩,和一件黑色的露肩上衣,沒
有內褲,這是湯姆要求的。

  現在才晚上七點,但是我知道對小梅來說,這不過是一個長夜的開始,我之
前答應他們只留下小梅自己一個人,而且他們可以對小梅做「任何事」,小梅也
同意了。

  我開車送小梅去嘉嘉和湯姆的住處,也帶她進了門,另外的兩對夫妻已經到
了,他們在樓下的娛樂室等我們,準備好好地狂歡;那個開寵物店名叫卡爾的家
伙還沒到,湯姆很熱情地招呼我們,而嘉嘉也很不好意思地問小梅是不是有穿內
褲?小梅說沒有,不過嘉嘉還是要她拉起裙子撿查。湯姆和我笑著看小梅慢慢地
拉起裙子,露出她的陰戶。

  接著湯姆帶著小梅下樓,在我離開之前,嘉嘉塞給我一個信封,我問嘉嘉知
不知道規矩,要隨時打電話給我?她輕輕一笑,說一定會和我保持連絡的。

  我開車回家,在路上先去購物中心買了點東西,大約一個小時之後才到家。

  我打開嘉嘉給我的信封,看著裡面的信。

  上面寫著另外兩對夫妻感到相當興奮,其實他們彼此之間都曾交換過伴侶,
而這三對夫妻偶爾也會找一些美女來強姦或凌辱,以前這些被虐待的女人都是用
錢雇來的,而且和她們玩的時候還要很小心,不能玩些太變態的遊戲,或是玩過
頭傷了她。但是今晚就不同了!他們打算先和她性交、把她灌醉,然後再用不同
的姿勢輪姦她,用不同的方法凌辱她、傷害她,在卡爾帶著他的「活生物」過來
之前,他們要這樣一直不停地玩她!嘉嘉的信中還特別強調,她和她的朋友們一
直堅持卡爾一定要帶很多不同的寵物過來!

  在九點半的時候,電話響了。

  是嘉嘉打來的,她說他們在小梅身上得到了許多樂趣,她告訴我小梅的陰戶
和屁眼裡已經灌滿了精液,因為剛才同時有兩個人一起干她的兩個肉洞,她還告
訴我另外兩個女人也玩得很高興,她們要男人們緊緊按住小梅,她們輪流咬她的
乳頭,還嚇她卡爾要帶猛獸來強姦她!

  我聽到小梅尖叫了好幾聲,嘉嘉大笑著說,那是因為有個男人正在很用力地
咬小梅的陰唇!

  我問嘉嘉,卡爾什 時候會過來?她告訴我,他再過十分鐘應該就到了,所
以她現在要掛電話了,因為他們所有的人都要穿衣服,這樣卡爾到的時候,就只
有小梅一個人全身赤裸。

  我問她知不知道卡爾會帶什 動物過來?嘉嘉說她知道,但是她要待會再告
訴我。接著就掛上電話了,此時是九點四十五分。

  在十一點時,電話又響了起來,是嘉嘉的女朋友小莉打來的,小莉先告訴我
凌虐小梅太好玩了,看小梅忍受各種痛苦是一件很過癮的事,她向我述說那些男
人是如何按住小梅,把她的腿分開,讓卡爾先用手指抽送她的陰戶,然後卡爾拿
了一個漏斗插進小梅的陰戶,再把糖漿灌進去,直到糖漿由小梅的陰戶裡滿溢出
來為止,那種又甜又黏稠的糖漿是他養的柯利狗最喜歡的!那些男人將小梅的腿
大大地分開,任由那條巨大的柯利狗舔食,狗先是將小梅的陰戶外面整個舔了一
遍,然後將舌頭探進小梅的肉穴中,而且越舔越深!

  當狗在舔她的時候,卡爾要其它的男人抓緊小梅,他要用力咬小梅的奶頭,
一定要咬出血來他才甘心!他告訴大家,一定要這樣咬她的奶頭,小梅的愛液才
會多得像小便一樣。

  莉莉說當卡爾咬小梅的乳頭時,小梅痛得尖叫,但是那些男人抓得很緊,而
且那條狗的舌頭又長又靈活,幾乎將小梅的整個子宮都舔乾淨了,所以小梅一點
力氣都使不出來。

  當那條狗將小梅體內的糖漿都吃乾淨後,女人們才又圍上來,想看卡爾用水
蛭吸小梅身上的血,大家也一致同意。莉莉說,過了幾分鐘,他們一邊喝著酒,
一邊看著小梅的身上佈滿了水蛭,讓水蛭吸血。莉莉說,這個景像讓人看得血脈
賁張,不過鰻魚的表演更棒!

  卡爾將小梅身上的那些水蛭取下來,拿出一條很大的鰻魚,將鰻魚插進小梅
的小穴裡,那鰻魚粗糙的外皮搞得小梅不停地扭動、尖叫,這個景像讓大家都興
奮不已,包括經驗豐富的卡爾!

  莉莉說,那條活鰻魚插在小梅的陰戶裡蠕動了十五分鐘,而小梅也高潮了兩
次!

  當我問莉莉現在他們在做什 時,莉莉說現在她不敢看,卡爾要他們將小梅
的雙腿張開綁好,然後把她倒吊起來,湯姆將小梅的陰戶撥開,接著卡爾將一大
堆又濕又滑、密密麻麻的蚯蚓塞進小梅的小穴裡!

  我問莉莉,他們為什 要這 做?

  莉莉說卡爾要先讓那些蚯蚓在小梅的陰戶裡和小梅玩一下,然後他會把他帶
來的蛇拿出來,把蛇頭插進小梅的穴裡,讓蛇進去吃那些 心的蟲!

  接著我聽到小梅慘叫一聲,莉莉告訴我,那些蚯蚓已經放進了小梅的陰道裡
了,她的老公比爾正跪下來咬小梅的奶頭,而嘉嘉手上拿了一支很長的震動棒,
正在插小梅的屁眼。過了一會兒,莉莉說他們準備要用蛇了,她待會兒再打電話
給我,這個時候是十一點半。

  在一點十五分時,電話再度響起,是嘉嘉打來的,她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累,
但是很興奮,她告訴我卡爾把蛇插進小梅小穴裡的情形,當蛇纏住小梅的大腿,
蛇頭往裡鑽時,小梅是怎 樣的慘叫,她說他們這樣玩了大約二十分鐘,直到小
梅精疲力盡、動彈不得為止。然後兩個男人輪流將他們的陰莖插進小梅的口中抽
送,最後射精在她的嘴裡。

  當我問她現在在做什 時,她先是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她告訴我,十五分鐘
之前,放爾要他們把小梅放在咖啡桌上,然後牽了一條很大的狗幹她,那條狗一
直幹了她十五分鐘,而且又深又猛。嘉嘉說那條狗射精在小梅的陰戶裡,而現在
旁邊還有另一條等著干她的屁眼。

  嘉嘉說當他們看到小梅被水蛭吸過的乳頭變得好大時,他們都嚇了一大跳,
而小梅身上的瘀傷,更是讓他們一見到就興奮。

  莉莉接過電話,告訴我,他們常常在網路上逛,如果誰有什 好點子來玩小
梅,就留下點子,越變態越好,她們一定會用在小梅身上的!
  接下來的幾個星期,東尼至少一個星期兩次調教小梅,這一次他無預警地打
電話給小梅,要小梅照他的安排做,他要小梅穿著一件粉紅色的睡袍和高跟鞋,
到離我們家約三十公里外的一座大公園去。

  我聽小梅說她換上那件睡袍後,我告訴小梅外面很冷,那件睡袍太薄了,但
是她說她一定要照著東尼的話做,的為她為了愛我,一定要多學一些愛的經驗。

  她洗了個澡,在她化 的時候,我建議她在她的乳頭和陰唇上塗上一些亮唇
膏,她照我的話試了一試,看起來真的棒極了。

  我們上了車,往目的地開去,當我們快到公園時,小梅緊緊地靠著我,問我
她今夜出去,我會不會高興?

  出人意料地,我告訴她我並不快樂。

  也出我意外地,她告訴我她知道,但是這是她學習的好機會。

  我問她,她今天決定玩到什 程度?

  她說她願意什 都聽他們的,他們要她怎 做,她就怎 做。

  車開到了公園,我們停下車在車上等著,我將手放在她的雙腿之間,輕撫著
她濕潤的陰戶。她的淫水已經濕透了整條內褲,我把她的內褲脫了下來,放進我
的口袋裡,才一放進口袋,一輛廂型車就開了過來,兩男兩女走了下來。

  我下車去幫小梅開車門,當她下車時,她身上的那件睡袍短得幾乎蓋不住她
的陰戶!我們往廂型車的方向走過去。

  一個叫辛蒂的女人打開了車門,說她要牽她的大丹狗去尿尿。其它的人都不
住地稱讚小梅長得很美麗,還問小梅是不是他們怎 玩都可以?東尼雖然早就告
訴他們怎 玩小梅都行,但是他們還是想再次確認一下。

  小梅告訴他們,東尼說的都是真的,他們想對她做什 都可以。

  當辛蒂牽著那條大狗回來後,她就站在小梅身邊,說小梅身上的那件睡袍短
得正好;在我和其它人閒聊的時候,那條大狗居然開始舔小梅的大腿,小梅很自
然地身體往後傾,但是辛蒂一把抓住了她的頭髮,讓她能繼續站好,小梅嚇了一
跳,而辛蒂還要小梅將腿再張開一點,小梅猶豫了一下,辛蒂馬上用腳踢開了小
梅的腿,讓那條狗將它的鼻子埋進她的雙腿之間。

  辛蒂還要小梅將睡袍拉起,好讓他們看得更清楚一點。那條狗的唾液和小梅
的愛液,流得小梅滿腿都是。

  辛蒂給我一張紙條,上面列出在放小梅回家之前,要對她做的事,她說東尼
告訴他們,不管他們把小梅搞成什 樣子再送回家都可以,她實在快等不及嘗試
了,她甚至告訴我,他們會好好地用各種工具和夾子拉、擰、扭小梅的乳頭,還
暗示我他們也會對小梅的下體做同樣非常變態的事。她在告訴我的時候,聲音非
常大,小梅也能聽得一清二楚。

  六個小時之後,電話響起,他們告訴我小梅的手被綁在背後,辛蒂剛才才用
滾燙的蠟燭油滴在小梅的乳房上,現在他們正在撥開小梅的陰唇,讓辛蒂把燭油
倒進小梅的陰戶裡!我還聽見辛蒂大笑,說小梅現在好像穿了一件由燭油做成的
比基尼泳裝!

  我問他們,蠟燭油是不是很燙?我為什 沒有聽到小梅的叫聲?辛蒂大笑,
她說因為正好有一根雞巴插進小梅的口中,她當然叫不出來。





相關閱讀
   
一夜i情聊天室,杜雷斯貼圖區 免費影片,後宮電影院入口,免費視訊美女13060,網愛聊天室,視訊show,空空免費影片,夜間美女直播間,麗的情色文學,美女午夜大片直播間
性愛影片,線上a片,免費麻辣視訊,小惡魔論壇,免費可以看裸聊直播app,azar隨機視訊,硬弟弟免費影片下載,洪爺網站免費電影下載,麗的情˙色文學,麗的情小遊戲漫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