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插菊花

 

明日香,向學校請了假。不知道在那之后,阿薰老師和三宅怎麽處置那些照片。不過
,明日香騙媽媽說發燒了,請媽媽打電話到學校請假的時候,好像也沒人對媽媽提起這件
事。
  「對不起,不能在家里陪你,因爲今天媽媽不去的話,對學生會不好意思。我會盡量
趕回來。」
  昨晚明日香晚歸時,媽媽並未生氣,今天也同樣的溫柔。但正因如此,明日香反而覺
得內疚。
  「不,沒關系,睡一覺就好了。媽媽不是一直期待著今天嗎?好好去玩吧!」
  一半算是興趣吧!明日香的媽媽,每周還去學校一次,教學生插花。而今天是和學生
們約好去看話劇,還要去吃晚飯。
  「要記得吃藥哦!對了,我煮了蛋粥,放在電鍋里保溫。」
  「嗯,你快去吧!」
      
  媽媽出門后,明日香總算松了口氣如此一來,萬一有人打電話來說那此照片的事情,
至少媽媽不會發現這件事情。
  明日香趴在床上,抱著枕頭沈思。
  ...阿薰老師。又認真,頭腦又好,待人親切,而且非常漂亮的阿薰老師,居然會
出現那付淫亂的模樣...盡管被迫像狗一樣趴著,被三宅強暴,但最后卻是發自內心的
喜悅。而且M,老師達到高潮后,還毫無抵抗地把三宅要她吸吮的男根含入口中。明日香光
是想到這就感覺惡心欲嘔。
  明日香也不是個懵懂無知的小孩。女人用嘴替男人服務的行爲,以及第一次會很痛,
以后很舒服這種事,都在書上讀過,也聽人家說過。可是,與實際看見有絕大的不同。就
算是男女朋友也很難接受,何況是最討厭的可惡男人。
  雖然昨晚滿腦都是老師的放蕩姿態,使自己忍不住自慰。但是仍爲處女身的明日香,
仍然無法理解阿薰老師的心情。爲什麽,老師能做出那種龌龊的事呢?只要那里被男人放
進去,每個人都會變的淫亂嗎?好可怕。喪失處女這件事,真的好可怕。躺在床上的明日
香,害怕的直打哆嗦。
  
  鈴鈴!鈴鈴!
  啊!不知道什麽時候睡著了。聽見電話聲,明日香猛地從床上坐起來。
  鈴鈴!
  是誰?該不會...是照片的事?盯著電話看了一會兒。電話鈴聲一直繼續響著。怎
麽辦...如果是可怕的事...可是...可是...
  「喂,秋山家您好...」
  明日香毅然決定拿起話筒。不管事情變成如何,總是要面對的。
  「抱歉,吵醒你了嗎?」
  「良介...」
  「嗯,是我,中午休息時去你們班找你,聽她們說你請假了。」
  「嗳?啊,已經中午了?」擡頭望向時鍾,時針早已過了12。
  「怎麽了?感冒了嗎?」
  「嗯,有一點。」
  「是嗎?有沒有發燒?」
  「很輕微的,沒什麽啦!抱歉,讓你擔心了。」由於是電話,看不見彼此的臉,明日
香也能大言不慚的說謊。
  「那麽,明天會來學校嗎?」
  「嗯。」
  「太好了。明日香一定是一下子松懈下來才生病的。放心啦!已經不要緊了,安心的
來吧!」
  「嗯...」
  「那麽,拜拜!」
  「明天見!」
  良介挂掉電話后好一陣子,明日香還緊握著話。筒從良介的談話來看,似乎還不知道
那件事情。也就是說,阿薰老師從三宅那兒順利的拿回照片了吧?不論如何,既然已經答
應良介,那麽明天就一定要去學校。
  「啊,神明啊!如果可以,請您讓明天一切都平安!」
  明日香閉起眼睛,在心中拼命的祈禱。但是,沒爲今天祈禱,是她嚴重的錯誤。

  「姐!電話!」
  傍晚,未來在自己的房間接了電話,把臉探進了明日香的房間。唔...明日香又有
些昏昏沈沈的躺在床上。拿起話筒。
  「嗯...」
  「明日香,拜托,快來...」
  「你是誰?」神智一下清醒,明日香跳了起來。
  「誰?喂?你是誰?」
  「拜托你...」
  電話到這里就斷了。明日香茫然地一屁股坐下。--剛才是?女孩子的聲音雖然有些
像是故意用明顯的假音,機械式的說話,但還可以分辨是男是女。而且,周圍有人在竊笑
。那些笑聲明顯地發自男人。
  惡作劇電話?還是...明日香感到困惑。良介說過,奇怪的信已經不會再來了。可
是明日香不知道犯人是誰,而且也沒拿回底片(?),誰也不敢保證不會有二度脅迫。再
加上,剛才的聲音,確實是在向明日香求助。
      
  也許是陷阱。可是,假如真的有人需要我救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麽,不過,
還是不能不去。媽媽還沒回家,未來好像在浴室洗澡。明日香拿了張紙條,潦草的寫著「
我出去一下,別擔心」,然后換了衣服便急忙的出門了。
  外頭的天色已暗,到了I公園時已經滿晚的了。今晚月亮同樣未露。由於I公園相當
寬闊,越向內走人越少,因此校方也叮咛過學生,晚上不要通過公園。
  沒有人...白天非常熱鬧的散步道,現在是一片死寂。明日香忽然感到惶恐不安。
  「晚.安.」
  呀啊!肩膀突然從后面被拍了一下,明日香不禁叫出聲來。對方抓住明日香的肩膀,
把她扳向后方。
  「放心啦!我不是鬼!哼哼!」
  「你是...」
  沒見過的臉。年齡大概和明日香差不多,不過並不確定。臉上化著濃豔的□,頭發也
染成明亮的金黃色。身上穿著突顯曲線的黑色緊身衣,腳上則踩著細跟的黑色涼鞋。第一
眼的印象並不是個正經的女孩子。
  「我叫弓子,你好啊,明日香...」弓子就像把明日香當傻瓜似的,又在哼哼笑著
。      
  「...打電話到我家的,是你嗎?」
  明日香極度恐懼。而且,突然被第一次見面的人當成傻瓜,是很難維持友善的態度的
。明日香強力掩飾自己不停發抖的手,一面把弓子搭上肩的手撥開。
  「你找我到底有什麽事?」
  「嘿嘿...還敢這麽囂張?不知道自己處於被脅迫的立場嗎?」
  「...」她知道照片的事!明日香沈默不語。
  「不過,電話不是我打的...」
  「那麽...,是誰?」
  「呵呵...」
  弓子走在明日香前面。跟在她的背后,明日香再次質問。
  「那些照片,是你放的嗎?」
  「照片?什麽照片?」
  「...」
  「你認爲,是我放的嗎?」
  「我不知道?」
  「是嗎?看來你什麽都不知道呢!算了,以后你和我相處久了就會明白。現在先跟我
來吧!」
  弓子握住明日香的手。弓子的手雖然冰涼且纖細,卻有著沒法抵抗的力氣。明日香被
弓子拉著,走進公園的深處。
  「這里面,有東西要讓你瞧瞧...」
  不久,弓子停下腳步,伸手指著一座非常隱密的公共廁所。公廁既小又無男女標志,
螢光燈也損壞而點滅著。就算光進去,對明日香而言也需要高度的勇氣。
  「我們一起進去吧!」
  弓子拉著明日香的手帶她進去。走進去的那一瞬間,公廁獨特的臭味撲鼻而來,明日
香不覺皺起眉頭,然后...
  「小绫...」
  身穿制服,雙手被綁在背后,坐在公廁地板上的,確實是明日香的好友小绫。但是,
並不是一向知性敏銳的小绫。她癱瘓在地上,雙眼蒙胧,有如電車上常見的醉漢。半開的
嘴唇中,垂流出些許唾液。
  「小绫!小绫!振作一點!」
  明日香跑向小绫。但小绫幾乎沒有反應。但是從身體從小绫的腹部下方,傳出「□!
一!」的機械運轉聲。
  「你對小绫做了什麽...啊!」
  回頭望望,明日香立即吃了一驚。在弓子的背后,不知何時站著四個男人。這四個人
明日香都不認識,臉上都帶著怪不舒服的惡心微笑,色眯眯的盯著明日香和小绫看。
  「想知道嗎?呵呵,是啊,以后也一樣要對你做嘛,當然要讓你知道。阿拓,做給明
日香看!你們把她架住!」
  「喔!」
  「呀!不要!」
  明日香被三個男人抓住手腕,無法掙紮。四人中最矮的叫做阿拓的男人,繞到小绫的
背后。然后,以抱小孩小便的姿勢抱起小绫,朝向明日香把腳打開。
  啊...小绫的百摺裙被掀起,大腿及私處完全曝露在外。小绫的裙子底下,什麽也
沒穿。大腿上附著幾道白色的液體痕迹。其中也有夾雜黑色凝固的液體。那是血迹。下體
赤紅而腫脹,可以清晰見到肉縫。陰毛似乎被血凝固住,貼附在兩側在肉縫的中心,插著
不知什麽東西。那東西,發出「□一」的低吼聲,像蛇一樣在小绫體內扭轉。
  「嗯啊,啊啊...」小绫配合著那東西的回轉,不斷挺著腰。
  「怎樣?很棒吧?這女孩的處女剛剛才奉獻給這些男人們,不過她好像還欲求不滿呢
!所以用那個先讓她過過瘾...」
  「欲求不滿的話就再來嘛!」
  弓子的話讓男人們哈哈笑了起來。
  「小绫...爲什麽...」
  「啊啊...唔唔...」
  即使阿拓把小绫放下后離開她,小绫仍未將大開的雙腿並攏。她一定毫無自覺了,連
自己身在肮髒的場所,以羞恥的姿態展現在別人面前都毫無感覺。                  
  
  「放心吧!她只是因爲初體驗而神智昏迷,很快就恢複了!」弓子的語氣聽來相當愉
快。
  「太過份了...爲什麽要如此對待小绫?小绫那里對不起你們?」
  「別把別人都當成壞人好嗎?這女孩小绫是自己跑來找我們的,而且,我不也讓她很
舒服嗎?你看!」
  弓子按下手中的遙控器開關。立刻,小绫開始顫抖。
  「啊!啊...啊啊...啊...」
  小绫像狗一樣,吐著舌頭喘氣。唾液從嘴角滴出。對明日香而言,絕不相信這種事是
出小绫自願,但是...
  「看到了嗎?她的肉洞舒服的濕透了。明日香是不是也有感覺了呢?」弓子在明日香
的耳邊輕聲呢喃...
  「胸部和小洞是不是感到顫動啊...想要自慰對吧?」
  明日香暗自吃驚。冰冷的恐怖感,快速的爬上她的背脊。
  「在這里做也沒關系哦...只不過沒辦法洗澡,呵呵...」
  在弓子之后,男人們也嘿嘿嘻嘻地低聲竊笑起來。
  「你...你...」果然沒錯,弓子知道那件事!
  「照片是你放的!」
  「照片嗎?怎麽說才好呢?不管怎樣,總之,我們都知道你喜歡自慰這件事。不用顧
忌,快點脫下內褲玩你的小洞洞吧!不然,我們還可以幫你的忙哦!你們說對不對啊?」
  「啊!呀啊...不要!」
  許多只男人的手,一起伸向明日香的身體。明日香拼命掙劄想逃跑,但一個弱女子對
四個大男人,力量是絕對無法取勝的。
  「住手!住手!」
  男人們脫掉明日香的裙子。用力的像要撕裂般扯開罩衫,鈕扣飛彈得老遠。
  「別扭什麽!我們早就看過你的裸體和小穴的照片了。沒什麽好害羞的啦!」
  「嗚嗚...嗯...嗚...」
  罩衫之下,白色胸罩的雙峰之間,被男人的手伸了進去。
  「喂,你們看!食指被埋進去了耶!一個高中生還有這麽大的奶奶哪!」
  「好了啦,別玩了,趕快拉掉啦!阿明!」
  「啊...不要...」
  阿明嘻笑著取出小刀,以熟練的手法,迅速的把胸罩的前端,以及肩帶部份割斷。
  「不要...啊!」
  胸罩的罩杯落至地面。明日香的眼中,流下兩行淚水。想彎下腰,盡量將胸部遮住,
背后的男人卻硬拗住明日香肩膀,使她的胸部反而向男人們突出。
  「好棒!」
  阿拓吹起口哨。明日香總是被妹妹嘲笑胸部過大,換衣服準備上體育課時還怕被女同
學看見。而現在,竟然還暴露在四個從未謀面的男人面前。
  「哇!真是巨乳!」
  「不,這已經算是爆乳了...」          
  「可是一點都沒下垂...乳頭的顔色也很漂亮...」
  男人們興奮地對明日香的胸部品頭論足。而且輪流以肮髒的手觸摸明日香白晰的乳房

  「呀...」明日香被剝奪了雙手和雙腳的自由,只能拼命搖頭流淚。乳頭被人一捏
,異樣的感觸就使全身起滿雞皮疙瘩。
  「喔哦,乳頭硬起來了哦...」
  「也讓我摸摸看...喔,真挺...好想吸吸看...」
  「滾啦,龍二!先給我吸...你知道我是巨乳狂!」
  「痛死了!王八蛋,那我要先玩小穴!」
  「嘿嘿嘿...唔唔,又滑嫩又柔軟哪!」
  不知幾天沒刮胡子,像刺猸的臉頰摩擦著明日香的乳房。明日香不由得咬牙忍耐。
  「真的有夠大。手掌根本握不住...」
  「好痛!」乳房突然被用力握住,明日香發出尖聲的哀嚎。
  「哎喲,會痛嗎?那你還會再大哦!」在一旁觀看的弓子驚奇地說道。
  「嗳嗳!你是說真的?」
  「你看,鼓的飽飽的,表示還會繼續成長...」
  「沒錯沒錯,好好揉一揉,給它越長越大!」
  「啊...不要...啊啊...」
  自稱巨乳狂的男人,發著啧啧的聲音吸吮乳頭。明日香的乳頭像被絞住般,一陣陣的
刺痛襲來,難受的不得了。雖然如此,自己的乳頭仍不由自主地,在男人嘴中繃緊而堅硬

  「喂,慎也,不要光吸,差不多該來玩玩正式的了...」
  「沒錯沒錯。明日香差不多也濕答答了,對吧?」
  「不要...」
  龍二的手放上明日香的內褲。壓住手腕的阿明,嘴中吹起開幕樂。阿拓和順也,一人
抓著一只腳,左右拉開。
  「...住手...」
  「哎呀!哼哼,這女孩果然已經有快感了...」弓子邊窺視,邊用指著明日香的股
間。
  「內褲濕濕的,已經變透明了...」
  不是的,不是的,那是因爲太害怕了...可是,不管明日香在心中說什麽,男人們
也聽不見。不知誰說「機會難得,就讓她的內褲更髒一點吧」,用手指在明日香的股間摩
擦。
  「嗚嗚...啊啊...」
  手指以刷牙似的快速動作,前后推動著摩擦后,整個私處都變得火熱。
  「真棒,內褲又濕了...」
  「沒想到,她好像是被虐狂哪!」
  「很想真槍實彈的玩一玩對吧?心里是不是在想明日香平常就有自慰訓練,所以不要
從內褲上面,趕快直接玩我的小穴啊?」
  龍二一點一點地慢慢脫下明日香的內褲。啊啊,要被看見了...我最羞恥的地方,
要被不認識的男人...
  「嗚嗚...嗚嗚...嗚...」明日香傷心的哭了出來。赤裸的胸上,滾落了許
多的眼淚。
  「好了,開始吧!」
  「啊啊...」
  阿拓和慎也,由兩側拉開明日香的膝蓋。兩腿間一下子冷卻。
  「不要看...」
  明日香流著淚懇求,但沒人回應她。一時之間,男人們一語不發,兩眼發直瞪著明日
香的股間看。所有猥亵的視線,都集中望向那兒。明日香扭動著,拼命想□起腳。但是,
被用力壓住的雙腳根本無法動彈,只有臀部不斷擺動而已。
  「嗚嗚...」
  「唔哦,相當漂亮哪!」
  「對呀,不但肉壁薄薄的,而且這里還被皮覆蓋著耶!」
  「真品還是比照片好看的多...」
  「啧,我也要從那邊看啦!」
  負責上半身的阿明,似乎感到無聊,於是便玩弄著明日香的乳頭。
  「嗯哼!」
  「喔哦!一玩乳頭,這邊就抽動一下耶...真好玩!阿明,再玩一次看看!」
  「哦!」
  「啊噫,啊...」
  「嘿嘿,濕濕的水又出來了...」
  「唔哦,受不了了,我要插進去了...」
  阿拓搖了搖蠢蠢欲動的腰部。
  「弓子,可以了吧?我要進去了哦!」
  「嗯...這個嘛...以我個人來說,我是想要用比對小绫更殘酷的手段來對付她
的啦...」
  「初體驗四人連續體內發射,還不夠殘酷嗎?」
  「就是嘛!我最想好好淩辱的,就是明日香這種女孩子了...」
  「弓子,讓我插進去后再慢慢想啦!我已經忍不住了...」
  阿拓把長褲脫掉,取出自己的男根。這在近距離內首次見到的男性器官,令明日香害
怕的快要昏厥。被那個...被那個插進來的話,我也會...珠美和阿薰老師被強暴的
情景,如今又曆曆浮現在眼前。難道,我也會如這些男人所說,變成他們的性奴隸嗎?
  「不要,拜托,那個不要...」
  明日香流著豆大的淚珠,拼命搖著頭。弓子看著她,眼里炯炯發光。
  「是嗎...無論如何都要保住處女嗎?」
  明日香邊流著淚邊點頭。
  「爲了最喜歡的男朋友嗎?」
  明日香並未回答。眼前雖浮現良介的臉孔,不知爲何,卻感覺到此時說「對」的話,
反而會惹惱弓子。
  「呼呼...好吧,無所謂,就饒了你吧!」
  「什麽!喂,弓子!」己經準備妥當,正用手在搓揉陰莖的阿拓,不滿地說道。  
   
  「放心啦!會讓你插進去的。只不過,不是這邊的洞...」弓子把手伸向明日香的
股間。
  「啊...唔,什麽?」
  弓子的指尖碰置的,是令人無法置信的部位。
  「玩后庭花嗎?」
  「太好了!比起前面,我更喜歡玩后面!」
  慎也和龍二也點了點頭。
  「初體驗就從屁眼來,確實會比小肉洞來的殘忍...」
  「哪一邊都無所謂,快讓我上啦!」
  「別著急,首先要讓她先習慣一下...」弓子把手指放入明日香的肉縫中。
  「好痛!」
  「濕成這樣...還敢裝模作樣。哼哼...的確還是處女!」確認明日香體內后,
弓子拔出濕儒的手指。
  「...啊...啊...」明日香頓時失去力氣。目前爲止,連自己的手指也沒有
伸入那麽深的地方過。
  「這樣一來,就容易進去多了!」弓子用手指,把明日香肉洞中溢出的蜜液,塗在屁
眼上。然后,把手指滑入屁眼之中。
  「唔唔...嗚嗚...」一受到刺激,連肚子里面都痛了起來。明日香似乎有要排
便的感覺,不自覺夾緊肛門。
  「哎呀,這里也有感覺了。這女孩果然天生就是個變態。」
  「不...不是的...啊,啊啊!」
  滋溜一聲,弓子的手指進入更深的地方。明日香的肚子內繃的緊緊的,痛苦的溢出豆
大的淚珠。
  「差不多該讓你們樂一樂了。從阿拓開始可以吧?」
  「嗯...我待會兒再上也無所謂。等一下里面會滑滑溜溜的,也別有一番樂趣。」
  自稱喜歡逛后花園的龍二點點頭。慎也和阿明也不反對。
  「好極了!嘿嘿...」
  阿拓由后方抓住明日香的身體,讓她蹲在自己之上。陰莖的前端抵住了明日香的屁眼
。明日香哭叫著,拼命做最后的抵抗。
  「不要...住手...」
  「給我安份一點...」
  弓子甩了明日香一巴掌。趁著被打之時明日香一時畏怯的空隙,阿拓的陰莖一口氣灌
進去。
  「好痛!痛,痛死了!啊啊啊!」
  明日香大聲哀嚎。巨大的沖擊,令她的眼淚不停不停湧出。臀部的洞硬被撐開,火燙
的肉塊違逆筋肉紋理的走向,向內深深挖掘。                       
  
  「唔唔,好窄...太棒了,真夠緊的!」
  阿拓的呼吸聲噴向明日香的耳后。粗壯的肉棒幾乎撐裂明日香的臀部,無止盡地鑽入
身體中。明日香的腹內劇痛,好想去上廁所。
  「好痛...好痛...嗚嗚...啊啊...」
  明日香像嬰兒般放聲大哭。反正雙手都被壓住,根本無法遮住哭泣的臉。而且如此悲
慘而羞恥的事,是她有史以來第一次。
  「哼哼...真是美妙。幸福的千金小姐明日香,在肮髒的廁所中被下流的男人插屁
眼初體驗...哦呵呵...爽翻了!」
  弓子舐舐豔紅的嘴唇。以魔女般的神態,俯視著恸哭的明日香。
  「真棒!屁股滲出血了。」
  不過,阿拓的東西已經完全套進去了。其他的人邊壓著明日香,邊注視著阿拓和明日
香結合的部位。
  「喂,我要動了,幫個忙吧!」
  「哦。」
  男人們擡起明日香的雙腳,開成M字型。使阿拓的男根,能更加深深侵入。
  「嗚嗚...」
  「好了,就這樣上下動她的身體...」
  「啊,啊,啊啊,啊啊啊...」
  明日香像玩具一樣被人玩耍,手腳和腰部都被擡動而劇烈的起伏。
  「...啊啊...哈啊...」
  連說不要的力氣都已喪失,明日香只能任淚水自臉頰滑落。
  「哦哦,胸部也搖得很厲害哪!」
  「連乳頭都在搖晃哦!被玩屁眼很舒服對吧?」
  「嗚嗚...」
  臀部激痛的快要麻痹,明日香的意識已漸行漸遠。
  「唔,要去了...」
  男人的東西,更加激烈地在明日香的體內翻攪,然后,火燙液體注入體內時,終於,
明日香最后的一絲神智也斷絕了。
  「啊啊...不行了...」
  「唔哇!」
  「這個...這女人...」
  「怎麽了?尿尿了嗎?」
  被強插屁眼的震撼,讓明日香不自覺的失禁。小便只要一漏出來,就不可能停的下來
。看著以猛烈水勢噴發至斜下方地皮的金黃色泉水,明日香終於昏了過去。
  
  昏迷之后,明日香仍在公廁中不斷被男人輪流強暴屁眼。但是,已經毫無意識,完全
記不得了。醒過來的時候,明日香一個人擡著臀部,趴倒在公廁的地板上。男人們,弓子
,還有小绫都已不知去向。地上散落著明日香的衣服。明日香想撿起衣服而擡起手,才發
現自己手上握著一個東西。仍然一片空白的腦海中,浮現出弓子說的話。
  「知道嗎?如果認爲我一定會保住處女的話,就大錯特錯了!你明天,就奪走自己的
處女!而且,要在上課的時候!」
  臀部和身上各處都爲男人的精液所汙穢。茫然的明日香,想起弓子把這個握在她的手
里。
  「知道電動棒的使用方法吧?明天中午到下午第三堂課之前,都要插著這個上課。然
后,明天晚上,拿著沾下處女之血的電動陽具,再到這里來一趟。敢不來的話知道后果吧
?」
  
  小型的黑色箱子。對了,弓子拿了一架小型攝影機給明日香看。
  「那些自慰照片只是小CASE,看看這里,你的可憐屁眼被男人抽插的情形,已經
完整的收錄在這台攝影機了...」
  然后,隨著嘻嘻嘿嘿的笑聲,所有人都消失了。可是...想不出來小绫是什麽時候
從明日香的面前消失的。確實,好像覺得有人對自己說了一句對不起,也許是小绫吧..
.小绫...我們,爲什麽會受到這種待遇呢?
  只是想坐起身而已,腰部就痛的不得了。只好扶著牆壁勉強站起。明日香用洗臉台的
水,沖洗身體之后,穿上肮髒的衣服。破損的鏡子,映照出哭的紅腫的雙眼。
  走出公廁后,天空飄著雨點。明日香全身被雨淋濕,東跌西撞地走回家。





相關閱讀
   
.,24小時直播真人秀,情人視訊聊天網,色情聊天室,.,傻妹妹情色網,美女緊身內衣快播,色情文章,.,.
真人美女裸體圖片,真愛旅舍破解版,免費視訊美女聊天,85街成人影片線上看,.,土豆網免費影片,玩美女人視訊,鴛鴦吧免費影片 浣腸,免費視訊軟體,情˙色短片免費線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