胯下之臣之人妻蘭

 

有些女人的外表是強悍的,強硬的作風,犀利的眼神,因此,也被冠以女漢紙的稱號。即使她們擁有姣好的面容,魔鬼的身體,也會讓男人望而卻步。但身體的結構註定讓女人本質仍然是個『受』,困難來臨時,軟弱是她們最好的表現,也是攻陷其的不二良機。
蘭向來以女漢紙自居,其實從外表看,她曾經是個萌妹紙,只是年齡的增長,讓記憶越來越多地留在了臉上,但身材仍然誘人,尤其是胸,屬於喜歡的上翹類型,與曾經遇到的一位人妻姐姐頗為相似,而且腰臀比堪稱黃金比例。每當她邁著小步從眼前咯過時,總會偷偷地看那扭動的起伏。有時候還會想想,如果背入,肯定不錯。不過也只是想想,她平時的表現實在無法調起胃口,畢竟那點事還是需要情調的,太硬的女人實在不對自己的口味。
蘭有個男朋友,個子挺高,走路晃晃的,粗線條,而且兩家距離也不遠。高低搭配,在男友的面前,頗有點小鳥依人的味道。但接觸了就會知道,其實攻守雙方是與身材成反比的。
無論大事小情,蘭是發號施令的領導,她的男友也不在意,也落的個省心。
這種情侶組合,其實還是蠻多的,甚至有一段不知道咋的了,連續看到類似的配對,真不知那些170左右的妹紙做何感想。
平時與蘭的接觸不算多,雖然是同事,但感覺沒什麼可以交流的,只是必要的接觸而已,不深不淺。蘭的性格強硬,常以女漢紙自居,在公司經常會得罪人,管理著一個設計小組,讓她更有上者的感覺,男人在她的面前並不高大。有時候在想,也許跟她男友的寵愛有關吧,女人有時候太寵了並不是件好事,必要的打罵還是要的。
日子就這一天天的過去,我倆就這樣低頭不見抬頭見的過著自己的小日子,也許沒有意外的發生,永遠不會有交集。但上天總是會給人一些小意外,就這樣,借著看起來很正常的小事,我再次印證了那個觀點,女人的本質是軟弱的。
蘭的女友出了個小事故,其實並不大,就是把腿給碰了,並不嚴重,只是需要休養一段日子。在這段時間內送不了蘭上班,相反,還需要蘭的照顧。開始的幾天,蘭忙的不可開交,生活工作出現了大撞車。明眼人輕易地能夠看出,蘭明顯呈現老態,眼圈經常黑黑。畢竟還存在著扶著男友半夜上廁所的可能性,身材的差距,讓照顧平添了好多困難。
蘭的家與我的小窩距離較近,僅僅相隔一條大街,但平時很少往來,這樣的女人我反正是不太有更多的來往。但男友受傷後,蘭不得不打車或者坐公交,原因很簡單,她竟然不會開車,本來上過駕校,但女漢紙的風格讓駕校的教練頭疼不已,駕駛狂怒症也讓她心安理得坐著副駕駛,享受被接送的感覺。但當男友受傷後,問題就來了,習慣的享受讓她很難適應搶出租或者擠公交的糾結。
生活的不方便,導致蘭的工作出現了好多問題,老闆發現蘭最近的設計出現了好多瑕疵,就找她談了談心,原因找到後就需要解決之道。老闆知道我倆家離的很近,就提議讓我幫忙接送下。畢竟是老闆,雖然內心不願意,表面上還是大方的同意了。
一來二去,與蘭的關係近了起來,雖然在公司還保持著原有的關係。但路上經常會聊聊天,扯扯八卦,有時候還會開些小玩笑。工作的壓力讓蘭偶爾展現不為人知的另一面,小女人。尤其是這段照顧男友,身心疲憊讓這個小女漢紙多了些女人味。女人麼,終究是女人,沒必要把自己的變的那麼硬。
蘭的男友回家了,一則更好的休養,二他家那有個項目。雖然不舍,但蘭還是同意了,畢竟照顧的壓力讓這個女強人有點承受不了,她可以借這個機會喘口氣,休息休息。
蘭是個愛吃的女人,收入的大部分都用來買各種美食,尤其是甜食,更是每天不斷。在家裡也是男友動手,她負責吃與評價即可。饞嘴的女人在性上也有著面對誘惑的無力感,上面的與下面的有著某種特定的聯繫,饞可不單單指吃盤中的物事那麼單調。
也許是好久沒有吃頓大餐,也許是感謝,也許是想嘗嘗我的手藝,在一個陽光明媚的週末。蘭突然造訪我的小窩,帶著疑問,把蘭請進了客廳。例行的寒暄後,瞭解了蘭的來意,本來應該出去吃飯,但我正在做飯,蘭也希望吃我做的紅燒排骨,就這樣,與這個女人來了個情侶『套餐』。席間還說了很多平時不談的話題,也許是肉刺激了激素的分泌,也許是那並不純正的紅酒讓蘭的身心放鬆下來,小女兒的紅暈和幻想竟然出現了蘭的臉上,意外,也在情理之中。即來之,則安之,欣賞,或者說觀察是我的癖好,有這麼一個經典的實例放在眼前就好好地研究一番好了。
酒足飯飽,跟蘭坐在沙發下東家長李家短的隨意聊著,話題最後還是回到了現實。我這才發現,蘭對她男友的病情非常擔心,生怕會影響到以後的生活。勸慰是本人的強項,引經據典,分析原因,經過不多時的廢話,蘭的情緒穩定了下來,不再那麼擔心,只是靠在沙發上,眼睛有點失神,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真的沒事麼。』『不會有事的,休養一段,然後科學的恢復,什麼影響都不會有。』『那就好。』『嗯,你多慮了。』『嗚……』蘭竟然抽泣了起來。
送上紙巾,蘭並沒有接下,繼續靠著沙發,身體有節奏的抽動。我挨著好旁邊坐了下來,仔細看著她。
蘭的身體已沒有了以往的霸氣,柔弱是此時的定義詞。
『想哭就哭出來,哭出來就好受了。』『嗯。我可不容易了。』蘭開始抱怨。
『公司那麼忙,還要照顧他。』『確實,這段也真難為你了。』『我只是個女生啊,我可難了。』你特麼還知道自己是個女的,平時裝的那麼硬氣,說話很少給同事留面子,碰到事就開始裝熊了,真會裝。不過話說回來了,女人天生就會裝,不裝怎麼能叫女人的。
突然間我想抱抱蘭,可能是天生的喜歡幫助弱小,雖然只是暫時弱小,也許是那一抹頸白誘惑了剛剛填充了足夠能量的邪惡。
輕輕地把左手放在蘭的右肩,右手輕輕用指腹拭去眼部的淚水。
『過去就好了,一切都會到最初的。』『嗯。』就這樣,輕輕地撫摸著蘭的小臉,嗅著身上散發的香氣。蘭並沒有看我,一雙小手只是下意識的擺著各種造型。我想把手抽出來,蘭突然間幽怨地望了我一眼。會懂了她的心思,手離開了淚水的痕跡,改換到她的小蠻腰,還有已經不再粉嫩的小臉。
不知什麼時候,我倆開始對望,只是簡單地對望,並沒有其他的動作。但一股曖昧氣氛卻逐漸升起,溫度隨著時間的流失而上升。
後來才知道,蘭的男友在那些事上仍然延續著粗線條的風格,直接了當,缺乏情調。雖然蘭內心很是不滿,也希望有韓劇的浪漫,但男友前的驕傲豈是輕易放下,就這樣,兩人保持著並不和諧的性生活。這感覺無奈,也更可悲。
慢慢地,我慢慢地靠近了蘭,明顯的抖動讓蘭的嘴唇一張一口,好像在呼喚著罪惡的早日來臨。
就這樣,距離在以毫米級的拉近,那一刻,蘭噔大了眼睛,狠狠地看了我一些,雙手猛地摟住我的脖子,小嘴用力地向我咬來。
好甜,這是我的第一感覺,帶著激動的顫抖,似乎蘭的吻技並不高超。想想也是,她的男友估計很難會來次法國深喉吻這樣高難度的浪漫大招。
她吻著,機械地抓著我的腦袋。我可不會像那個笨蛋一樣,一步到位,享受生活才是我的最愛。
摸著蘭的雙肩,一次次地從後背劃過,量變到了質變。蘭徹底軟了下來,無力地靠在我的身上。我決定『吃』了她,我想她此時也希望能希望來場暴風驟雨。
但我不想那麼快,控制節奏,控制溫度,有利於身體健康,也會讓遊戲變得有趣起來。
離開了蘭的小嘴,她大口地呼了一口氣,緊接著發出啊啊的呻吟。
我則順著臉向著脖子移去,她可真香。
我本人特別喜歡女人的體香,選擇女人時,體香是排在前三的基本要求,蘭的體香很淡,像時有時無的味道卻最是醉人。
吻蘭的脖頸時,蘭的反應很強烈,也許這是她的G點。我稍微用了下力,吻著,用鼻子蹭著,蘭不再抓著我的頭,而且是緊緊地我的肩膀,似乎怕我突然間離開她。
手不再在外面做著誘敵的騷擾,輕輕地拉起蘭的上衣,摸著曾經有過YY的後背。只是BRA的帶子感覺並不強烈,但我不著急。急色,只能讓前功盡棄,女人是需要人愛的,一個懂女人的男人才能讓女人自動拋掉終日掛在解上的面具,投入到欲望的旋渦中,不再浮起。
蘭那天是一身運動打扮,這個女人平時很注意鍛煉,健身是她的愛好,即可以有個好身體,也是維護她女漢紙形象的物質前提。蘭的BR是黑色的,帶著蕾絲花邊,伴隨著我不懈地的撫摸,肩帶變松,扣子也掉落下來,但仍然堅持為她擋住那份尊嚴。
我用手指從她的後背用力擦過,蘭配合的稍微大叫了聲『啊。』似乎會懂我了意,蘭把肩稍微地合上,以方便我解決最後的那個釘子。
伴隨著肩帶的掉落,蘭好像把某件東西放了下來,開始反擊,用小舌頭舔著我,雖然技巧基本無,但情欲的感覺讓所有的毛孔都舒爽的張開。
空氣口傳來了一陣騷味,提醒著我該改變進攻的重點。是時候品嘗下那對翹胸了。
蘭的胸是上翹的,自然的上翹,有著明顯的弧形,平時走路時挺胸抬頭,盡顯風光,讓公司的男人不僅背後指點,評論著它的風采。而我曾經有過一個這樣的女人,雖然只經歷過她一人,但結論就是這種女人,浪漫,愛幻想,而且情欲尤其地高漲。
蘭是同樣的女人,還是意外呢?
我並沒有多想,信心讓我決定向高峰沖去。
手嘴並用,分別向蘭的嘴進攻,既享受更好的回報,也能避免不必要的下意識反抗。
在這其中,並沒有脫掉她的衣服。女人麼,有時候還要留些面子的,如果太急,會事得其反。此類教訓,時刻提醒著負責歷史頗多的自己。
真的很翹,雖然看不到形狀,但憑著手感,我確定它與想像中並無明顯的差別。
先外後內,時摸時擦,時抓時合,壓擠交換,遠近不時。不多時,蘭有點愛不了,不再接受我的吻,而是把臉留給了我,嘴下意識咬住手指,雙腿開始分開讓我更好的壓在她的身上。
得加加溫了,一隻手還是不夠的。雙手齊舉,變揉為抓,力度也逐漸變強。
蘭誘人的哼聲,也開始變了大了起來。
『啊啊啊』呼吸急促,兩隻長腿,張開,合攏,空氣中淫水的味道更濃了。
是脫掉上衣的時候了,用力一舉,連同黑色的胸罩,都被扔到了沙發的一邊。
把那對玉乳往中間一擠,我開始大力的吸吮起來。
嫩,香,是當時的感覺。親,咬,揉,拉,十八般技術全部上場。蘭的聲音更大了,大腿敲打著我,似乎在催促我加快速度。
換了個姿勢,把蘭抱在我的腿上,這個姿勢是對付嬌小女士的利器,方便,攻擊點也多,最重要的是節省體力,避免不必要的提前消耗。
蘭想與我更近點,脫掉我的衣服,我並沒有阻止,也沒有幫助,讓她自己去完成這一過程。脫衣服的動作展現出蘭的強硬,有力,迅速,毫不遲疑。
蘭,一個很有意思的女人,這個時候還想幻想著當她的女漢紙。不過,她不會有這個機會的。
略微分開了蘭的雙腿,手指感觸氣味的來源地。
她已經動情了,溫度和潮濕已經告知,可以總攻了。
但這還不夠,要徹底摧毀她的面具,還需要繼續等待。
當時已近近夏,蘭只有一條運動褲遮擋最後的聖地。
用手指輕地在陰戶位置劃過,軌跡也只有單調的上下,但效果卻出奇的好。
蘭開始舔嘴唇了,當我的嘴離開時,用手抓住我的頭,好像久渴的人,需要持續地補水。
味道又重了一份,蘭不再接吻,而是用力抓著我的肩膀,雙腿夾緊我的手指,不想讓被繼續的升溫。
沙發的旁邊是個床,平時用來午睡。最重要的是離沙發近,可以最大限度的減少由沙發到床這段時間的熱度損失。
思考片刻,迅猛是首次攻擊的戰鬥方式。
無預兆地把蘭抱起,猛的放在床上,讓她沒有思考的時間。而此時的她,腦子已經一片空白了,生理的特點讓女漢紙也得服從自然規律。
幾下脫掉蘭與我的多餘之物,把蘭的雙手壓住,略微瞄準了桃源,沈身一入,快感急速地襲來。
『啊』。我和蘭同時發出暢爽的啊聲。
蘭的陰道很緊,至於原因不得而知,也許是房事不多,也許是她男友的傢伙不利,但不重要,快感才是此時追求的唯一目標。
『啊啊啊……』蘭在衝擊下,搖著頭,手想掙脫我的束縛,雙腿緊緊地夾著我的腰,配合地前後挪動真爽啊。平心而論,作為單純的女人,蘭還是有相當的誘惑,只是平時的作風讓我遠離而已。
而床事時,我還是很喜歡這個女人的,即使單純的肉欲喜歡,也足夠了。
換了個姿勢,把蘭的腿放在肩以增強她的快感,同時這個姿勢,也讓我不至於早點交槍。只是不能再壓著她的雙手,也罷,抓著雙胸好了。沒有衣服遮蓋的雙胸是那麼的漂亮,已經向黑色轉變的乳頭硬硬地挺起,上翹的乳房此時還在努力維持著她的驕傲。
『啊啊啊』。蘭繼續地叫著只是頭努力試圖看清是什麼讓她如此舒爽,可惜,快出的進出,讓她難以如願。
『慢點,輕點,啊啊,慢點,有點受不了』蘭的反應很強烈,不再看我,只用雙手緊緊抓著我的小臂,眼睛閉上,頭髮也散亂了下來。
又有感覺了,同時,不想用一個姿勢結束這場爽事。
拔出的瞬間,蘭,愣了下。
『怎麼出來了?』我沒有回答她,把她轉過去,開始我喜歡的背入。
啊聲再度襲來,蘭用力的抓著床單,結實的臂部在衝擊下也有點冒汗。
真想用這個最喜歡的姿勢結束,一直以來,背入是我的最愛,與臀部接觸的感覺最讓我著迷的。
需要加點料了,感覺到桃源的溫度火熱,我開始抽打蘭的屁股。
由於長期的鍛煉,蘭的屁股很結實,頗有彈性,正是我喜歡的類型。一方面這樣做是我的喜好,二,也可以讓這個女漢紙早點放下身體,成為我的胯下之臣。
不出乎意料,蘭的反應更加起來,啊聲又大了一分。
過了許久,有感覺了,蘭企圖抓住我的腰,但沒有得逞,她有點著急了。
『快點,你再快點。』我加快了速度,手上也加了力度。看樣子,這個女人果然很喜歡打屁股,SM的潛質清晰可見。
但是,我不能用這個姿勢結束。因為背入的問題在於兩者不能直視,如果是熟悉的伴侶還好,如果是初次,會讓女人有藉口逃離男人的魔爪,至少可以在心裡上說服她們自己。
正面相對才能讓她們直面發生的現實,我用力脫離蘭的身體。
蘭頭轉了過來,問了句『怎麼了』『轉過來。』我看著她的眼神,輕聲道。
『嗯。』當蘭轉過的瞬間,我直奔已經水流不止的蜜洞,發起最後的衝鋒。
蘭用力的夾住我的腰,手死死的抱住我,期盼著那一刻的到來。
不知多久後,熱流終於奔向了桃源的最深處『啊!!!』蘭和我用力的夾緊,扭動,最大限度的享受這幸福的時光。
自然規律的作用,讓伸縮棒回到了最初,蘭的呼吸也平緩了下來。我們都沒有動,就這樣安靜地抱著。
最後還是我抬了頭,看著這個以尤物形象出現在面前的女人。
蘭與我對視,沒有說話,距離再次拉近,我倆開始深吻。沒有多餘的技巧,只有緩緩地吮吸。
蘭並沒有起身,收拾戰場,我也沒有起來清理。拉過床上的被子,蓋在了身上,蘭很乖巧的鑽到了我的懷裡,像個小孩似的,把腿放在我的雙腿之間,只是雙手緊貼我的胸膛,不再出聲。
安靜,這時的我才開始有時間細細品味這段突出其來的幸福。
真沒想到,會與她發生如此之事。整個過程是那麼的自然,沒有絲毫的阻礙,蘭一點反抗都沒有,有點讓我意外。
看著懷中熟睡的蘭,我也不想想太多,開心就好,每天帶著面具的生活,讓我也少了多餘的心思,就這樣,也實在困了,先睡會再說。
睡夢中,下體傳來輕輕的快感,睜眼一看,蘭在親著已經再次硬起來的長槍,很小心,很細心。
看到我醒了,蘭有點不好意思,把頭低下,認真地做著她此時的『工作』。
『上來吧』『嗯』蘭爬了下來,壓著我,但並沒看我,只是用她的蜜洞去尋找罪惡之槍。很笨拙,她沒有如意的實現二合一。
蘭有點著急,把嘴放在我的耳邊,輕聲道,『你幫幫我』我只是一笑,吻住了它,同時幫助她實現了對接。
足夠的休息讓電力十足,積累的技巧也蘭再次發出醉聲的聲音。
蘭突然間把放在她腰間的手,推到了她的屁股上,同時頭深深地埋在我的脖子邊。
還想讓我打她的屁股?
我第一時間想到。
應該是。
確定後,抽打與插入再次在這個曾經的床上女王,雖然只是她男友的女人身上奏起。
『嗯嗯嗯』蘭配合了起來,嘴在我的肩膀,脖子和胸上不時地留下痕跡。
又是一次內射,蘭在那一刻似乎在叫著我的名聲。還好,家裡的隔音不錯,要不,傳出去可就有意思了。
正常後,蘭沒有讓我下床,問了問廁所的位置,就奔了出去。
望著那翹殿的晃動,還有那不時的乳尖飛過,得意之情溢於言表。
五六分鐘後,蘭清洗完後回來了床上,幫著我收拾戰場的淩亂,不時的看著我,又害羞的低下頭,好像她是我的另一半,而不是別人家的女王。
收拾完後,蘭摟住了我的脖子,夾住我,把嘴放在我的耳邊,開始與我說起悄悄話。
『喜歡我麼』呃,這個問題不好回答啊。
『我知道,你不會喜歡我這樣的。你喜歡溫柔的女孩。』我沒有出聲,沖她笑了笑。
『但是我喜歡你。』說完蘭把頭放在我的胸前,緊抱了我一下。
這個時候我應該做點什麼,把蘭的頭移到了我的面前,吻了起來。
『嗯。』蘭閉上了眼睛。
撫摸著蘭健康的身體,享受著她逗皮的舌頭,我的思路有些短路。
『你個壞人。』蘭用手指捅了下我,不再說話,只是靜靜的聽著我的心跳。
『我餓了』我一看,天已經黑了,該吃晚飯了,而且經過二次戰鬥,我也需要補充能量了。
『想吃什麼?我給你做。』『鍋包肉,辣子雞丁,水煮肉片,回鍋肉……』蘭熟練地報著菜名。
真不愧是個食肉動物,我有點擦汗。
『好。』起了身,洗了把臉,直奔廚房,看樣子,收拾這個女人還真得用點絕活。
鍋包肉,水煮肉片,扒絲地瓜,海鮮蛋花湯,不多時就出現在餐桌上。
聞到了香味,蘭不等我盛飯就開始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好吃,真好吃。你的廚藝真不錯。』『那就多吃點。』被人誇獎的感覺很不錯。
『那我能經常吃你做的菜麼。』蘭看著我,眼睛調皮的眨著。
一語雙關啊,還真是個小妖精。
『沒問題,只要你有空,我隨時奉陪。』我拍著胸脯。
飯間無語,飯後的蘭沒有離去,而是像女主人一樣,打開電視,看喜歡的韓劇。
女漢紙喜歡韓劇,真有意思,也許這才是女漢紙的真面目吧。
夜深了,該入睡了。蘭看了看我,沒有多言。
抱起再次癱軟的蘭,走向了臥室。
當燈光不再,窗簾落下,蘭主動的脫下了衣服,像條小狗似的討好她的幸福之棒。
看著身上賣力的蘭,即使帶著能否三次出水的隱憂,我還是決定再給她一次『幸』福。
只是這次,已經沒有前兩次更多的溫柔,足夠的前戲後,咬,抽,打,抓,主人似的命令不時的向曾經的女漢紙襲擊。
而醉人的溫度告訴我,蘭是喜歡的,甚至於深愛於此。當我問蘭是否喜歡被操時,她果斷的大聲回道。
『喜歡,特別喜歡。』『喜歡什麼。』『喜歡你操我,喜歡你打我,別停,再用點力,好舒服。』由於知道蘭的男友短期不會回來,也不用擔心在她的身上留下的紅印。
啪啪的聲音讓蘭更加放鬆,以至於最後她跨到了我身上,生澀地小蘭坐蓮。
擔心變成了虛無的快感,蘭再次得到了她想要的回報。
當長夜繼續,睡意湧上,蘭最終脫下了她的面具,成為了一個真正意義的女人。
後記。
當蘭的男友回來後,蘭不再坐我的車了,畢竟,也沒有理由。雖然平時的工作中一如既住的平淡,但當男友出差時,蘭總會以合理的暗示來到我家品嘗美食。
當蘭的男友為了可惡的房子決定去非洲一搏後,蘭更是經常留宿我的小窩。
而我也有機會品嘗中夢中才會有的場景,實現三通,女奴舔腳,還有邪惡的電話側入。





相關閱讀
   
金瓶梅影音視訊聊天室,85st影城,小惡魔論壇,ut影音視訊聊天室,大陸視訊聊天室,午夜裸聊聊天視頻,meme視訊網,免費色情,午夜聊天室真人秀場,性愛視訊
影音視訊聊天室,eney伊莉論壇首頁,色、情片免費看影片,韓國視訊,視訊影音,情色遊戲,土豆網免費影片線上看,免費影音視訊聊天,免費祼聊聊天室,mfc視訊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