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肏就肏~別再誘惑我了可以嗎

 

我今年大三,因為家裡的一些因素,我從原本熟悉的學校轉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也因為距離家裡實在太遠,便想在學校外租個房子,結果我開學前三天才來租,附近的學生住所早被轟搶一空

〈後來聽學長姐說才知道,靠近學校一代平均價格稍微低個幾百塊,炙手可熱啊!〉

因為之前有打工的關係,我身上有一筆還算可觀的存款,想想也沒關係,離開學還有三天。結果就因為我的沒關係,睡附近的旅館就殺了我兩千多塊,饒是我不缺錢也肉痛了一番,想來那些該死的旅館都專門宰我們這種菜鳥的吧!

「先生,您選的房間是比較高級的,收的費用當然就高囉!」服務生用一種看白癡的眼光看我。

「喔……這樣啊!」我除了傻笑付錢還能怎樣?都給人家住了。

為了不再被坑,我被逼到用神人級的辦事效率馬上在外面租到了房子。那是一棟有12樓高的公寓,每一層樓的房間都不同大小也不同價格。

房東是個快40歲的中年人,看起來很穩重,不苟言笑的樣子。但是一番相處下來,我才知道,我應該狠狠賞我自己幾巴掌,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這是為了讓附近的學生可以有更多樣化的選擇才這樣蓋的,災謀?」房東一臉專業裝逼的說。

房東帶我把12樓都逛過了一次,但事實證明,所謂的「更多樣化的選擇」似乎不太被看好……這樣一圈逛下來,12層樓裡居然硬是被房東搞出了50幾個房間,結果才總共租出去5個,如果算上我也才6個。而且這裡還有個規定,搭電梯上來後,電梯旁邊擺了一個大鞋櫃,因為房東的設計關係,除了電梯前外,其他地方都有舖地毯,上來後規定一定要脫掉鞋子。

「哇靠!不是吧!飯店也有地毯啊!都不用拖鞋欸!這什麼鳥蛋規定啊!」我瞠目結舌。

「唉……現在懂設計人用心良苦的真的不多了。」房東一副深閨怨婦的臉看著我感嘆著。

我:「……」。

後來我選在12樓,整個12樓總共有6個房間,5個單人房,一個雙人房,其中2個單人房都有住人了,不用講也知道雙人房肯定比較貴,但房東說:「12樓啊!地震來了搖最大最刺激,逃走機率也最低,所以我就算你單人房的價格就好,記得保持房間乾淨整潔就好。」

他一說完這句話,我就知道這裡為什麼這麼少人住了。

「哪!這是頂樓鑰匙,給你保管,因為這層只有你是男生。」房東把鑰匙扔給我,擺了個無限裝逼得姿勢搭電梯下樓去了。

「只有我是男生?」我腦中開始幻想著美麗的公寓邂逅。

房間得格局算很簡單,但不得不說,房東的規劃真的很不錯,雙人床、書桌等等雜七雜八的東西一大堆,但給人的感覺依舊很空曠,再加上外面還有個陽台,晚上12樓的夜景很舒服,而且這唯一的雙人房在這層樓的最裡邊,更顯得安靜。

而我住了一個月後,才發現另外兩間房間的女生雖然長得頗有姿色,但都有男朋友了,我偶爾出門都能聽到他們在房間做愛的聲音,因為我還是單身,只能聽著那微微的喘息聲幻想自己在跟她們做愛。

後來某一天,房東帶了一個新房客來看房子,看來又一個倒楣蛋要聽他滿嘴跑火車了。我打開門斜靠在門旁,抱著看戲的心態看看這房東又搞什麼花樣,這不看還好,一看我整個踫的老高,直接讓我的頭跟門上的橫樑來個超親密接觸。

美女啊!百分之一萬的美女!

水亮的無辜的大眼朝我這邊看來,而後噗哧一笑,剎那間整個世界都亮了八度,她目測大概168公分左右,在女生中算是高個了,只是我的眼光很快又挪到她的胸前。

天哪!以前都白活了,今天算是真正見到什麼叫波濤洶湧,一浪高過一浪啊!她穿了一件平口的白色小禮服,下面配的是素面的褐色緊身七分褲,那件白色的小禮服把她的胸部襯托的超高,沒有E罩杯也有大D啊!再加上那個小蠻腰還有翹臀,嘖嘖……我今晚肯定睡不著了。

「哦!小姐!這是我們12樓唯一的雙人房,可是被這位先生買走了,要不要……看一看11樓的?」房東認真的說,還彎腰做了個請的手勢。她媽的!美女就有這種待遇,連口氣都不見半分輕挑,想當初老子住進來的時候跟在旁邊跟伺候皇帝的太監一樣。

那美女歪頭想了想,結果語出驚人:

「我想住這裡欸!不然……你問問看那個先生要不要跟我一起住?」她雖然是小聲的跟房東說,但我距離不遠,還是聽見了,房東傻眼,我也瞠目結舌。

「我幫你問問。」房東馬上專業的說,而後快步把我拉到我的房間中。

「小鬼頭!人家美女居然說要跟你一起住欸!你要不要考慮今晚買個大樂透或六合彩?保證中大獎啊!記得分我一半,你住一輩子我都不收你房租!」一離開美女視線後,房東就露出本性了。

「切!那是我長的帥好不好,又剛好卡位雙人房成功,不過我看啊!還是我長的帥的成分來的高點!」面對這樣的房東我也只好跟著厚顏無恥。

房東聽完,很認真的一直盯著我。

「看什麼啊!都說是帥哥了,喔~我知道了,帥哥不多見,看上癮了是吧!」我繼續厚顏無恥的亂扯。

「嗯!你小子還算不錯,只不過……」房東露出深思熟慮的表情,「我這專業的眼光看了看,我年輕的時候比你帥十倍,至於現在,嘖嘖…我更有男人味啊!哈哈哈哈哈!」

「去死!」我直接把房東推出去,然後把門關上。

「怎麼了啊?他看起來很不高興欸……」美女一臉擔憂的問房東。

「沒事沒事~~方便的話馬上就可以搬進來了,這小子是看到美女太害羞了~」房東又在鬼扯。

「喔……」美女歪著頭,看向我的房間門。

----------------------------------

結果當天下午,那個美女真的大包小包的搬來了,我整個傻眼,非常徹底的。

那些「行李」跟小山似的,房東跟我變成最廉價的苦力,我們兩個氣喘籲籲搬了快8趟才搞定。

「根本折磨自己,我為什麼叫她方便的話馬上搬呢?」房東雙手撐膝喘氣。

「幹!你答應她幹嘛拉上我!」我靠在牆壁喘氣,熟悉這個神經跟柱子一樣大條的房東後,我口無遮攔。

「謝謝!等等請你們喝飲料。」寧寧看我們喘成這樣,有些靦腆的說。

跟她聊了之後,她說同學都叫她寧寧,我才知道她是做網拍的,那些被搬進來的「小山」都是搶手的衣物鞋子等等。是真的很搶手,因為搬進來的第一天堆了整個房間都是,結果一個禮拜之後只剩幾包而已,果然美女代言的就是不一樣,要是我去搞這個當麻豆,大概堆到我畢業都沒賣出去一件吧!

第一天搬進來,基本上屬於相敬如賓時期,雙方都客氣到不行,什麼都是對方優先。但是……重頭戲來了!晚上洗澡跟睡覺,讓我們很尷尬。

我根本還是處男一個,興奮肯定是真的,光想想老二就硬到不行,反倒是她雖然臉都紅到脖子了,但是也比我坦蕩,洗澡倒是還好,畢竟她是弄網拍的,連性感內衣什麼的都有,所以就算只穿內衣褲也不怕我看。至於我,習慣在家隨便套件上衣,基本上只穿四角褲。

「你先洗,我這邊還有貨要弄一下。」寧寧盯著她的apple筆電,頭也不回的說。

「喔……」我盯著她的美麗背影看著,剎那間有些出神,當然除了身材曲線讓我覺得有些口乾舌燥外,最主要是她剛剛那句話讓我覺得有點像老婆在跟老公說話。

她似乎覺得我有些發呆,遍回頭看了看我說:「怎麼了?」

「沒事沒事,我只是在想今晚要穿最帥的睡衣亮相登場一下。」我有點尷尬的亂扯。

她摀著嘴笑了一下,說:「睡衣哪有最帥的啊!你參加睡衣趴喔!」

我笑了笑,衣褲抓著就往廁所去了。

我有時候會在廁所打個手槍,而且像今天這種重頭戲照理講不發洩一下不行,尤其等等睡覺的時候……可是我左右想了想,她的腿還被褐色緊身褲包著,屁股也是,胸部雖然爆挺!但也還是被小平口禮服遮住,連條溝我都沒看到。

「唉……果然美女不是那麼容易就看到的。」我輕嘆口氣,甩了甩頭後,便專心洗澡了。

大概15分鐘後,我擦著正在滴水的頭髮走出來,「哈囉!換妳囉!」

「好~」她一樣沒回頭,但聲音有點甜,然後把電腦闔上後,也拎著早就準備好的衣褲走去浴室,我偷撇了一眼她手上的內衣褲,阿斯~~~居然那罩杯也太大了吧!還有那內褲跟本也太挑逗人。

到目前為止我們都很正常,沒什麼言語挑逗,也沒什麼身體觸碰,至於心靈交流……這什麼鬼?我們的穿著都很正常,其實我平常都只穿四角褲,但第一天認識寧寧而已,我覺得就這樣有點不尊重她,於是還是把棉褲拿起來穿,我走到陽台點了根菸冷靜一下,以免等等翹著老二跟她講話。

現在還是冬天,12樓的陽台風根本沒遮攔,我一邊抖一邊抽菸,這效果似乎不錯,原本脹起來的老二一下子回復原狀。

她大概也只洗20分鐘而已就搞定了,在女生中算是很快的,而且她還有看起來很難洗的大捲髮。她也擦著濕漉漉的頭出來,只是這一出來,我原本消下去的老二又快速膨脹起來,把棉褲撐的老高。

「靠!這也……」她拿進去的衣服有上衣跟小短褲,可是她只穿內衣褲就出來了,這時候我看到她被胸罩襯托起來的高聳大奶,超白超大,一條深深的乳溝讓我幾乎忍不住撲過去舔一下,小蠻腰的曲線讓我的老二腫的有點痛,至於內褲的部分,除了私密處有遮住外,其他地方都有點透明,我忍不住打開陽台走進房間。

她愣愣的看了我一下,又把視線移到我被老二撐起來的棉褲上。

「啊!」她輕呼一聲,然後抓著剛剛帶進浴室卻沒穿的衣褲,又嗖的一聲跑進浴室去。

大概20秒後她紅著臉走出來,說:「對不起……我平常自己住,一時忘記了,那個……」說著說著,她居然又把視線移到我勃起的老二上。

「沒關係沒關係,我不介意,反正在家嘛!輕鬆最重要。」我擺了擺手故作輕鬆,然後坐在床上,在這樣被她用眼睛盯著「挑逗」,我怕我真的馬上就要化身成野獸衝到陽台「嘯月」了。

「嗯……那,你也隨便!」她紅著臉,有些猶豫的說。

「真的?我平常都只套上衣跟四角褲而已欸!」我帶著揶揄的口氣。

「男生不是都這樣?」她疑惑的說。

「……」我瞬間無言,還以為她會更尷尬咧!很快時間就到了1點多了,她帶著些許倦意爬到床上,我原本躺在床上轉電視,見她鑽進來我也有點傻眼,我轉頭盯著她看,發現她也微紅著臉看我。我笑了笑,然後把電視關掉,開始跟她聊。

「妳不會跟我讀同一間學校吧?」我說。

「是啊!我是大一新生,你呢?」

「……我大三了,轉學來的,跟妳一樣,都屬於菜鳥。」

「你才是菜鳥咧!附近一帶我比你熟悉好不好~」

「阿捏吶!還自豪了起來咧!」

「嘻嘻…當然啊!我雖然也不是本地人,但我已經來住了一小段時間,哪間小吃好吃啊,附近有哪些便利商店啊什麼的都知道了。」她揮動小拳驕傲的說。

聊著聊著,我還是忍不住移動我的目光,她雖然把衣褲都穿上了,但是我坐著她躺著,俯視下去她的胸部一樣挺拔,而且還是能從她的細肩帶睡衣看到她白皙的大奶。

我有些口乾舌燥的盯著她的奶,這樣若隱若現的對男人的殺傷大真的很大,然後,我的棉褲又被撐的老高了。

「欸!你現在做什麼工作啊?」她沒發現我在偷窺她,繼續跟我聊。

「現在沒工作啊!才剛搬過來欸!」我一邊回答她一邊調整一個可以看得更清楚的姿勢。

「是喔…這樣你有辦法付房租喔?吃飯怎麼辦?」她忽然抬頭看我。

「喔…那個啊…還有點存款啦…」我乾笑,馬上把目光移開,但還是被她發現了。

「色狼..」她啐了一口,紅著臉把胸部遮住。



(二)



「嘿嘿……」這才第一天認識寧寧而已,我也不敢太超過,萬一要是她生氣了,這好不容易同居的美女可就要飛了。寧寧抬頭一直盯著我,好像很怕我會把她給生吞活剝一樣。

「妳睡覺會開小燈嘛?」我受不了她的一直盯著,只好換個話題。

「不會!」

「Good~我也不開小燈睡覺的。」我豎起大拇指。

「嗯…隨你。」她還是一直盯著我。

「吼!幹嘛啦!一直盯著我,我……我不就偷看了一下乳溝嘛……」講到後來我自己的聲音都越來越小。

「不就偷看?那下一次還得了,不就偷摸?」寧寧把手身到我蓋在被子下的腰,用力的來個「左三圈~又三圈~」。

「啊~~~~~~」寧寧搬進來的第一晚,大概整棟大廈都知道她來了,因為我那殺豬般的慘叫確實夠淒厲。

隔天,我莫名的起了個大早,因為我一直覺得在睡覺的時候有東西在壓我胸口。

「靠!鬼壓床喔?」我一邊喃喃自語,一邊想要爬起來。

「嗯~」一聲很甜膩的聲音在我耳畔響起,激的我渾身起雞皮疙瘩,我轉頭一看,寧寧把頭靠在我頭旁邊,我都可以感覺得到她的呼吸頻率。

但這根本不是重點,重點是我爽的要死啊!!!

那兩顆我目前還無法「深入研究一番」的大奶就壓在我身上,而且因為我下意識要起床的動作,似乎有些幹擾到寧寧的睡眠品質,她擺動身體,左右調整了一下睡姿。

「阿斯~~~~~」我的老二已經擎天擎天在擎天。

就在我快要忍不住的時候,我發現一雙大眼睛再看我。

對…寧寧醒了……。

「等等!別再捏我的腰了,妳看清現況再說,我兩隻手都在這樣,是妳整個快要騎到我身上來的。」我趕緊伸出手解釋,要不然「殺豬記」大概又要上演續集了,儘管剛剛我的手差點就忍不住往她的大胸部搓揉下去了。

「……。」寧寧沒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我。

可越是這樣,我心跳的越快,這怎麼看都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啊!古人說:「山雨欲來風滿樓。」我深刻的體會這句話,因為我的背後涼颼颼了。

「我真的沒對妳亂來。」我討好的說。

「幹嘛這麼急著解釋,我相信你啊!」寧寧終於開口了,卻突然有些警惕的看著我,「還是…你其實是作賊心虛!剛剛真的有偷摸我或者亂來?」

「我滴姑奶奶啊!我真滴真滴沒有亂來~~」我除了投降還能幹嘛?

「嗯!」寧寧一臉勝利的點頭,而後她居然也完全不避諱,繼續保持這個姿勢在我身上伸了個懶腰。

「喔……」我感覺到她的大奶磨蹭著,忍不住小聲的爽了一聲。

突然,她停止動作,愣愣的看著我,沒兩秒她臉都紅到胸口去了,趕緊翻身把整個人往被子裡蒙住。

我當然知道她為什麼有這個反應,因為剛剛她伸展的時候大腿碰到我一柱擎天的老二,而且是硬到快要爆發的程度,被她的腿一蹭,我還真差點沒忍住。

「嘿……」我乾笑一聲,「我覺得,我還是先去漱洗好了。」說完我馬上往廁所衝去。

留下寧寧一臉脹紅的躺在床上目送我去廁所。

--------------------------------

「他媽的!什麼小說電影都誤導觀眾!漂亮女主角都又騷又美,一副超欠男人幹的樣子,真實情況根本不是這樣嘛!」我在廁所小聲的自言自語抱怨著。

「通常像我剛剛的情況,寧寧應該要臉紅說沒關係啊!然後就該那啥就那啥了嘛……」我一邊持槍一邊想像著在床上衝刺寧寧的樣子,呼~~太有感覺了!!!

「你是好了沒啦!刷個牙洗個臉要20分鐘!」門口突然傳來寧寧的聲音。

「靠!」已經進入意淫狀態的我,聽到這聲音老二整個縮回去,「要了啦!我不能洗個頭再沖個澡喔!」我隨便找了藉口後,三兩下把衣服剝了,然後開水沖涼。

搞定這些「偽裝」後,我悠哉的開門,看站在門口乾等的寧寧說:「你也總得讓我『冷靜冷靜』,對吧?」

寧寧白皙的臉又瞬間佈滿紅霞。

「換我漱洗了啦!」她一把把我推開。

「妳也要冷靜冷靜對嗎?」被她推出去後,我還不忘嘴賤的補一句,可惜回應我的是「碰」的一聲關門聲。

我奸笑著回到床上吹乾頭髮,而後轉開電視來看。

「其實仔細想想,今天才認識寧寧第二天而已,但相處起來卻好像多年的好朋友了……」我眼睛盯著電視,但根本沒再看。

「其實,她真的滿漂亮的,精緻的臉配上大胸部又有小蠻腰,還有那迷死人的翹臀,甜死人不償命的聲音,任何一個男人碰到都睡不著啊……」

「咦?我碰到了,而且昨天也睡著了,靠!難道我他媽不是男人?」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廁所傳來東西掉下去的聲音,而且還不是一兩件。

我用百米速度衝到廁所門口,原想破門而入,但又一頓,這樣對寧寧似乎非常不禮貌。

「喂!妳還好吧?是摔倒了嗎?」我在門口喊著。

「沒……沒有……」寧寧的聲音在抖,「剛……剛恍神…撞到了….」

我下意識的認為一定是摔倒了,撞到?撞到而已聲音會抖成這樣?鐵定是摔倒,而且很痛的那種!

「妳開個門啦!妳這樣我很不放心欸!」我是真得很擔心,在廁所這種空間摔倒通常都很悲劇,要嘛撞到頭、要嘛扭傷腳,更嚴重一點還有割出傷口流血的。

「不用不用!我真得沒事……」聽得出來寧寧似乎再忍痛,聲音還是有點飄。

「唉唷~硬撐什麼啦!」說完我握著握把想撞開門,結果手一轉,門居然就開了……

回應給我的是一個火辣又讓我狼嚎的畫面!

寧寧坐在馬桶上,雙腳完全打開,一隻手揉著她那不知道幾罩杯的大奶,一隻手在下體插著,整張臉通紅,嘴裡喘著熱氣,雙眸微睜……

性感的小內褲被她隨手扔在地板上,還有一堆瓶瓶罐罐也東倒西歪……地上還有幾點水滴,我用屁股想都知道那肯定不是洗手台或蓮蓬頭的水……

我們兩個同時對看,都愣住……一時間進入大眼瞪小眼的狀態。

而後她「很慢很慢」的把手抽出來,然後雙腿併攏,一張臉紅的快滴血了。

我沒講話,翹著同樣脹到快出血的老二向前走了幾步。

她輕呼一聲,身子向後縮了縮,滿臉的緊張,但似乎……沒什麼恐懼的感覺。

我蹲下身來,把地上的東西收拾好,然後站起來,說:「下次…記得鎖門……」

她突然整個人彈起來,我的目光也瞬間定格,她的奶隨著她彈起整個上下晃動,整個差點跳出來,胸罩似乎包不太住啊……



(三)



就在我的眼球被定格在她的胸部上的時候,忽然感覺一道黑影來到我的面前,然後……沒錯!寧寧直接朝我揮了一拳。

「靠!」我痛的大叫!

「大色狼!還不出去!」寧寧害羞的嗔道,而後又朝我補了一記美腿。

我跟遇到主人公大發神威後的山賊一樣,連滾帶爬的逃出廁所,但她剛剛那記美腿,讓我清楚的看到她的陰部,甚至我都能清楚的看到她的陰毛上還掛著淫蕩的小水珠。

「阿娘威~這麼慓悍?」我一邊揉著臉頰,不禁想:「還真是被我說中了…她居然真的去廁所『冷靜』了,看來……她也不是這麼安分……」。

基本上屬於剛剛的情況,只要是個男人早衝上去吃了個乾淨!但這根本屬於「理論」階段,換作是誰遇到這樣的情況都嘛是先愣住,更何況剛剛的情況連作夢都不可能夢到,就更別提我能有什麼第一時間反應了。

我左思右想後,決定一定要找個「名正言順」的機會好好的「調教」一下寧寧。

這時,廁所的門居然打開了!

我又瞠目結舌了,這種事情被撞見了,寧寧居然還有勇氣開門出來?要知道這可是超級危險的,萬一我等在外面守候,在她出來直接把她吃掉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反正尷尬的一定不是我,還是先看看寧寧的反應好了。」我仔細想想,故作鎮定,假裝自己正在看電視,聽到開門聲下意識的扭頭,但我的老二可就沒我這麼會演戲了,還是直挺挺的翹在那裡!

「咳…」寧寧見我朝她看來,紅著臉乾咳一聲。

該死!我們又進入無聲的大眼瞪小眼狀態了。

「那個…真的,千萬!記得!鎖門!」我打破沈默,腦海中浮現剛剛的「美景」。

「要死啊~!不要再提起了!」她紅著臉揮拳威脅我,但那拳頭看上去軟綿綿的,毫無殺傷力可言,用來搥背還差不多。

「好好好~不提不提,餓了吧!『運動』這麼久,我們該去吃早點了。」我暗自竊笑。

「喂!都說不提了!」寧寧白了我一眼。

我嘿嘿一笑,看來她還是懂我的弦外餘音。

簡單的準備後,我們便出門了,結果才剛到樓下,就遇到了房東大叔,深知房東大叔「本性」的我,看到他後面那一票人我整個傻眼。

此刻的房東像導遊一樣,嘴裡吹噓著自己的房子:「各位同學好好看看,我這棟樓,唉…還真別說,不管哪個房間啊!都冬暖夏涼、金碧輝煌!住高層樓的,那夜景更是美不勝收啊!不只有單人房還有雙人房,甚至是三房兩廳的格局也是任君挑選啊……@$!*!@^@#(*#……」

看到口沫橫飛的房東,我和寧寧都自動讓出一條路,給這注定被忽悠的龐大房客群過。

「可憐的房客們……」我在心裡默默為這些人祈禱。

簡單的用過早餐後,我們回到了公寓大樓樓下,卻見房東一臉鬱卒的坐在門口。

「喂!怎麼啦?一副被爆菊的苦逼象?」我用只有我跟房東聽得到的聲音說,這話當然不能被寧寧聽到,不然太失我的「君子風度」了。

房東無奈的抬頭看我,「我……我好不容易拉了20幾個人來看房子,結果一間也沒賣出去……」

我聽完忍俊不已,就你這房子,品質還算不錯,但加上你那張嘴巴,賣得出去才有鬼!整棟樓12層50幾間房只賣出去6間,這話說出去誰信啊?但偏偏是事實。

「不行!我這麼『光輝』的形象,再加上我的商業頭腦,怎麼可以因為這麼點無關緊要的失敗就沈淪了呢?」房東一副「迴光返照」的情況,「騰!」一下站了起來。

「小子!來來來!我有話跟你講。」

看房東一臉嚴肅的模樣,好像真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講,難不成還想讓我當售屋員?在學校裡面傳銷一番?

「你跟寧小妞發展的怎麼樣啦……?」房東把我拉到一旁後,瞬間回復本性,一臉八卦。

「什麼怎樣那樣的?」我裝傻。

「唉唷~你小子還裝?就是你全壘打了沒有?」房東繼續八卦。

「什麼年代了還全壘打?我說房東啊!你這也太跟不上時代了!」

「跟不上時代?」房東從口袋摸出一支iphone5在我面前晃了晃,「小子!你說我跟不跟得上呢?」

「房東老大您簡直是潮流巔峰啊!這讓我佩服不已,對自己剛剛的話感到萬分的慚愧,殊不知原來是您帶領著時代前進呢!」嗯…我根本不知道我自己再說什麼……。

「當然!當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房東拍拍我的肩膀,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表情,豪邁的狂笑。

我嘴角都有些抽蓄,拉過寧寧的手,給這個自信心爆棚的房東兩個後腦勺,搭電梯上樓去了。

-------------------------------

「你們剛剛在聊什麼?」搭電梯的時候,寧寧一臉微笑的問我。

「沒什麼,我在唬爛,他也在唬爛,內容很不營養。」我聳了聳肩。

她摀著嘴輕笑,說:「好吧!不管你們說了什麼,但是,可以放開我的手了嗎?」她舉起被我牽緊緊的手。

我訕訕一笑,把她的手放開。

回到房間之後,又到了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時候,雖然我們都穿著衣服,而且現在也還是白天,但因為早上發生的事情,讓我們都覺得氣氛怪怪的。

不一會兒,寧寧似乎是受不了這種氣氛,就打開電腦搞網拍去了。

百無聊賴之下,我側躺在床上,把學校的課程拿出來翻了翻。

「這麼認真?」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後,寧寧的聲音在我耳畔響起。

我抬頭,發現她雙手抱胸的看我,一臉笑意。但很快我的注意力又被轉移了,儘管寧寧這時的笑容美的無法言喻。因為我側躺的關係,是用仰視的角度看寧寧的,這時候她雙手抱胸,她的大奶格外的顯眼,看得我一陣口乾舌燥,喉結一陣上下蠕動。

「嗯?怎麼了?」寧寧疑惑的問我。

「沒事沒事,妳找我有事?」我趕緊收回目光,因為我看著看著老二已經有點蠢蠢欲動了,並暗罵了聲自己有色無膽。

「最近在網路上有人問我有沒有賣男生的衣褲或其他配件,我現在想了想,剛好有你在,我這邊也有進現成的貨,要不……你來試試看?」她歪著頭問我。

「哦……可以啊……」我的眼睛還是「不小心」的往她的大胸部上黏過去。

「太好了!」她高興的蹦跳一下,兩顆大奶隨著晃動,一陣波濤洶湧。

「啊……」我傻眼,老二瞬間立正站好!

「我跟你說,我新進的貨啊!都是褲子,有幾種不同的款式跟材質,你先來試試吧!」她高興的說。

「蛤!?試褲子?」糟糕!我的老二現在站的很直啊!等會兒站起來肯定尷尬慘了…

「對啊…怎麼了?」寧寧又露出疑惑的表情。

「沒有沒有,我是說,這褲子尺寸也不一定合式嘛!不如我先試試其他的男用配件?」我引誘的說。

「這可能沒辦法欸……」她有點不好意思,「因為我只拿了褲子的貨……」

我瞠目結舌!完了!等等肯定又要陷入尷尬的局面了。

「這……好吧..」我的大腦有點短路了。

隨後便看著寧寧在那一堆貨中東翻西找,然後一件件整齊的鋪在床上,足足弄了二十幾件。

「一定要在她把褲子弄好前讓老二消下去!」我暗自對自己說。

可是接下來…我想……實在很難讓自己老二消腫下去了。眾所皆知的,除非家裡有客人或者其他因素,要不然在家每個人肯定是一個比一個隨便,就算沒有穿著清涼或脫光,也肯定是選擇輕鬆的衣褲,總不會有人在家看電視一整天還穿得西裝筆挺的吧?寧寧雖然跟我認識第二天而已,可是也因為在家,她只套了件簡單的白色短袖圓領T恤,看那T恤就知到肯定很薄,因為我都隱約看得到她穿的內衣款式和顏色了。

「嗯!蕾絲邊花紋,鵝黃色的。」我盯著她的背影仔細的看著,「靠!這樣老二消不下去的!」我一邊暗罵自己太色了,可是…這種頂級到破表再破表的美女在你面前,誰能把持的住啊!!!

我一個恍神後,發現她很認真的在整理鋪在床上的褲子。我為了避免讓她看到我的老二腫脹起來,早已經坐了起來,並且翹著一隻腳,假裝是自己剛剛側躺後有點發麻所以換姿勢。可這恍神醒來的太剛好,她剛好彎腰在整理褲子,我坐在床上看著她,我順著她因彎腰而垂下的領口看去……

「嘶……」我倒吸一口涼氣!

眼前的景象不僅沒能讓我成功阻止老二的「成長」,反而「騰!」的一下硬到無比,我幾乎可以感覺到老二已經硬到有點發紫了……





相關閱讀
   
同城寂寞交友網,性感蕾絲花邊長腿美女,成人文學,日本色、情微電影,影音視訊聊天 live 秀,.,寂寞同城聊天室破解版,做愛影片,.,0855午夜福利倫理電影
成人視訊聊天室,AV視頻在線觀看,85st影城舊新版,春天貼圖情色網 成人貼圖區,.,.,色情動畫,免費一對一視訊,mfc視訊聊天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