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換妻

 

我以前在網上剛看到換妻的文章,覺得不可思議,當時我就想到自己老婆,雖然自己的老婆屬于水性楊花的類型女人,但要自己性感漂亮的老婆給別人搞,確實不能接受;不過我倒是很喜歡看這類文章的;看得多了也就覺得似乎有點可以理解了。
  意外的是今年初我在網上看到一對陝西的夫妻,剛結婚半年多竟然也提出交換。
我和老婆好奇地和她們夫妻qq視頻,我稱他們爲新郎和新娘,那新娘25歲,很清純的,身材又好,一對挺拔的球型乳房,我看了真想搞她;而新郎說:“雖然我們看上去年輕正派,但對性很看得開,很渴望體驗新鮮的性刺激,而且我覺得自己有點戀姐癖好,很喜歡看美少婦,你老婆比我老婆大10歲,我看了你老婆的視頻覺得她是個性感熟婦,我好想幹她”。
  經過半年多的聊天,我們雙方都有好感,同意一起旅遊。

  今年五一假期,陝西夫妻來和我們一起旅遊,她們下飛機後先自己在旅店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約好地方見面,然後我們自己開車去某風景區旅遊,她們夫妻很年青的,外表都很不錯,尤其是新娘看上去很清純漂亮、身材很引人,新郎體格健壯,容貌顯得比實際年齡要大幾歲。
  由于我們通過qq視頻聊天已有半年,所以見面就像老友一樣,我們中午前到達旅遊地,這裏的瀑布群上遊的小龍灣谷地建的數十幢小木屋組成的山寨式別墅群,這些木屋引進芬蘭技術,采取純木結構,造型別致、古樸典雅、線條流暢、給人以返璞歸真的感覺。
錯落于綠樹掩映的木屋度假村,與林中青翠欲滴的綠葉、清澈透明的溪水組成一幅甯靜和諧的郊野風景畫,我們入住的是一套一廳兩房的木屋別墅。
  放好行李,大家去吃飯,然後大家會別墅換好泳衣,就像和熟人一起出去玩一樣來到山間溫泉區,四個人包了一個小溫泉池,我們就邊泡邊聊天,雙方老婆都穿的泳衣,而且雙方老婆都是大奶,從泳衣的V型領口處走光看到裏面的奶了,兩個女人站起來時,泳衣濕水後很貼身,兩個女人的褲裆都呈現出兩塊隆起的肉和中縫輪廓,只是我老婆兩塊小妹妹隆起的要比新娘突出些;當時我都硬起了。
  不過在水裏沒人看見。
之後我就贊新娘的身材好,新郎又說我老婆的的身材有成熟感,大家說笑一會就詢問對方的性生活,開始雙方老婆只是笑,後來也就沒什麽了,再後來就評價起雙方老婆的奶子大小形狀如何,甚至詢問小妹妹的形狀,兩個女人也開始挑戰式地詢問雙方男的小弟弟大小等。
  泡完溫泉回房間更衣時,我們提議老婆到對方老公的房間浴室裏洗澡更衣,隨便見證一下對方老公的小弟弟是否和剛才說的一樣;雙方老婆只是笑,進了別墅客廳後,新郎指著他的褲裆對我老婆說敢不敢過來看看,老婆又是笑,我說看就看,公平點。
  我便拉著新娘的手說“我老婆看你老公的,你看我的”,
新娘反而大方點就走到我身邊,新郎見狀就摟住我老婆的腰往他房間走,我和新娘進了我的房間,關好門,我立即將濕漉漉的泳褲脫下,小弟弟硬得指向天,新娘見了說好大,我問哪裏大?
新娘說頭大,我問她老公的有這麽大嗎?
新娘說她老公的頭沒我的大,但小弟弟比我的長些,根部比我粗,毛要比我多很多。
  我忍不住去脫新娘的泳衣,真是太美的裸體啊!
新娘站著,兩只奶像兩個大園球一樣挺著,兩條大腿間一大團黑毛,新娘的毛比我老婆還多,我一下抱緊新娘,聞到她的體香,我吻她的臉和嘴唇,我捏她的奶感到比我老婆要硬些,但彈性比我老婆強很多。
  我摟著新娘進衛生間洗澡,邊洗我邊不停地摸她的奶和毛,感覺摸別人的老婆會異常興奮,我要新娘幫我洗小弟弟,新娘將沐浴露摸在我的小弟弟上,一只手不斷從我的小弟弟抹向頭,後來又握著我的小弟弟不停的來回拽,讓別人的漂亮新娘洗小弟弟,的確刺激萬分。
  我想射了,連忙要她停手;我和新娘抹幹身上的水,和新娘躺倒房間的雙人床上,我看著新娘優美的裸體和兩只球型大奶,我真的很喜歡她,我抱著她不停地吻她的臉,吻她的乳房和乳頭,看見新娘下面一片茂密的森林,我連忙坐起,拉開新娘的大腿,發現她的唇要比我老婆長些、紅色的,她的蒂也比我老婆的要大點。
  我將她的唇翻開仔細欣賞裏面,還用指頭按住她的蒂頭按摩,我發現她的小妹妹已經很濕了;我將她抱起並讓她面對面坐在我的大腿上,我的小弟弟穿過她的毛支持在她的小妹妹中縫上,手掌按住她的乳房使勁揉了起來,我問她“現在你老公的小弟弟可能已經戳進我老婆的小妹妹了。”
  她笑著反問“你覺得怎麽樣?”
我說看不見也就沒什麽感覺;我問她老公幾天搞一次?
她說她老公幾乎天天晚上都要搞她,有時周末在家看成人網還會興奮得一天搞兩次,我問她老公用什麽姿勢性交?
她說都是老公在上面,也沒有別的姿勢,總要射出來;我覺得她老公正處年青性欲旺盛階段,或者也有點欲望偏旺症吧。
我問她老公是如何玩她的乳房的?她說和我一樣的,用手捏用手揉。
  我一邊問她一邊用手握著小弟弟,讓頭沿著她的小妹妹中縫從蒂到唇來回摩擦,我覺得小弟弟在別人老婆的小妹妹上摩擦,是很難遇到的事情,所以感覺特別的刺激;我接著就將小弟弟往她的兩片唇中間往裏用勁戳,小弟弟剛進去,她就急忙身子往後一退,我的小弟弟又出來了。
  新娘原話是這樣說的“會懷孕的,來之前我老公說一點要戴避孕套”;
我問新娘有沒有買避孕套?
新娘說來之前她老公也買了一盒避孕套;其實我之前在和她老公QQ聊天時,他老公說並不在意我射到他老婆的小妹妹裏,而且他自己也想射進我老婆的小妹妹裏。
  但考慮到她老婆新婚未采取避孕措施,所以才要求我一定戴避孕套;于是我拿出事先帶來的一盒規格爲直徑35mm的12只裝避孕套,取出一個讓新娘給我戴,新娘子雙手捏著避孕套的圈圈往我的龜頭上套,她說我的小弟弟像個大冬菇,頭很大,她要將避孕套的圈圈拉大些才能罩住我的小弟弟。
  戴好避孕套,新娘往床上一躺,我拉開他的大腿,爬在她身上,她扶著我的小弟弟對準她的小妹妹的洞,我往下逐漸用力壓,小弟弟進去了,在小弟弟進去的瞬間,新娘還眉頭皺了一下,嘴巴“啊”了一聲,她說好漲的感覺,我感覺她的小妹妹比我老婆的緊很多,畢竟是才搞了半年的小妹妹啊!
  我眼睛看著新娘秀麗的臉,我保持小弟弟在剛進入她的小妹妹口處慢慢的來回抽插,想到這是在和別人的老婆性交就感到極度的興奮,接著我猛力往下戳,新娘“啊”地叫了一聲,我按照先很淺地抽插三下,然後猛地一下插到底這樣的頻率抽插,後來發現新娘下身往上支持,還雙手抱住我的腰將我往下壓,于是我就開始連續猛插到底,新娘開始“啊啊”叫床了。
  沒想到清純的新娘性交時還是很淫蕩的,她對我說“快...快點,要高潮了”,
我加速猛插,我也開始射了,然後我就爬在新娘身上,用嘴唇含住新娘的奶頭輕輕的往上拉,就這樣等了約十分鍾,小弟弟軟了,我才抽出小弟弟,我跪在床頭新娘的頭旁邊,小弟弟吊著個裝滿體液的避孕套在新娘的眼前晃動給她看,新娘笑了一下,我感到和別人漂亮的老婆性交就是要比和自己老婆性交要刺激很多倍
(盡管自己的老婆也很漂亮性感)。
  接著我就和新娘聊起性交的感覺和她老公有何不同,新娘說明顯不同的是我的頭來回刮她小妹妹的感覺很強烈,可以很明顯地感受到我射時小弟弟的跳動感,這和我的小弟弟大有關;但新娘說她老公的小弟弟比我要長點,抽插起來極爲猛烈,插得也很深,連床都會搖動。
  這時新娘的手機響了,新娘說是老公打來的,電話那端不知說了什麽,只聽新娘反問一句“你呢”?
一會新娘就將電話遞給我說“我老公讓你聽”,
我問他和你說什麽?
新娘說“老公問我有沒有和你搞,他說剛和你老婆搞完”。
  我接過電話,對方問我怎麽樣了?
我說已經和你老婆搞過了,他問是不是小妹妹很緊啊,我說是的,他就說“我也剛搞完,你老婆的奶好大好軟,小妹妹好肥的”,
他緊接著又問“今晚怎麽辦,你和我老婆的內衣都沒得換的”,
我才想起雙方老婆是穿著泳衣去對方老公房間的,濕泳衣脫下,就沒內衣換了;
我說“幹脆今晚老婆都換過來睡,我讓你老婆將我老婆的衣服拿過去”,他說好。
  于是我就要新娘拿著我老婆的奶罩和三角褲送過去,新娘正好也想過去拿她自己的內衣,新娘光著身子打開門走到隔壁她老公的房間,我心裏一直想知道自己老婆在隔壁的情況,隨手拿了條浴巾抱住下身跟了過去,我一走進隔壁房間就看到新郎光著身站在床邊,身體很健壯的,他的小弟弟已經軟了,但的確算長的,毛很多,從小弟弟到小腹都是長長的毛。
  我老婆也用一條浴巾包住身體坐在床邊,見我進來感到有些不自在,伸手從新娘手裏拿過奶罩和三角褲走進衛生間,新娘也起來從她的旅行包裏拿出奶罩和三角褲穿,新娘的三角褲是很小的那種,這時我老婆也戴好奶罩穿好三角褲從衛生間走出來,感覺新娘和老婆穿好後反而更性感。
  我老婆的奶子被奶罩托起後給人一種沈甸甸的的感覺,新郎說這樣很好看的,說著就用手掌托住我老婆的奶子往上抖,他的小弟弟又開始硬了起來,真的好長好粗像老外;我見狀也一只手將新娘的奶罩往下拉,新娘的一只奶子又露出來了,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當著別人老公和自己老婆的面摸別人老婆的奶。
  我拉著新娘的手往外走說“過去睡覺吧”,
這時我才留意到床邊的字紙簍裏有一個裝有精液的避孕套,這是新娘老公在我老婆小妹妹裏射出來的啊!而且床頭櫃上還放著好幾個沒開封的避孕套。
  我和新娘回到房間就摟著新娘睡覺了,我覺得還是單獨和新娘在房間裏自在些,躺在床上看著新娘年青漂亮的面孔,我摟著新娘不停地吻她的臉和嘴唇、我又解開新娘的奶罩吻她的球型大奶,還有手指去揉新娘的蒂頭,新娘的小妹妹又開始出水了,大家都興奮的睡不著,我脫去新娘的三角褲,沒想到看上去很清純的新娘迫不及待地將大腿岔開。
  新娘的毛濃密得像一窩草似的,將整個小妹妹完全覆蓋,新娘同時拿出一個避孕套給我戴上,我要新娘在上面,新娘說她和老公性交都是老公在上面的,我說我喜歡女的在上面,于是新娘就趴在我身上,然後抓住我的小弟弟往她的小妹妹的洞對準,新娘下身慢慢往下壓,小弟弟就全部進入了。
  我要新娘動,新娘說沒試過,就上下移動下身,讓我的小弟弟在她的小妹妹裏來回摩擦,我讓新娘雙手伸直將上身撐起來,新娘身體一邊上下搖動,兩只球型大奶,也隨之上下抖動,我一手各抓住一只奶子使勁捏住。
  新娘動作越來越快,我說再快點我要射了,新娘又加快頻率,但嘴裏卻說“先不要射,我要高潮了”,
突然新娘雙手使勁抓住我,身體異常猛烈地上下搖動幾下,嘴巴大聲地“啊..啊呀...”叫,同時還急促喘氣。
  我問“高潮了”?
新娘邊叫邊點頭,這時我的小弟弟也在新娘的小妹妹裏劇烈的摩擦下開始噴發。
然後新娘就爬在我身上休息,過了一會我小弟弟軟了,就抽出來,將避孕套取下丟到字紙簍裏,和新娘相互摟抱著準備睡覺了,新娘說“好刺激,受不了。”
  我說“明天我再和你試一試你坐在我大腿上面對面性交,還有你坐在床邊躺著,用棉被墊高臀部,我站在地上,舉高撐開你的大腿,然後戳你的小妹妹”;
新娘笑著說“你的花樣真多,我老公沒這樣做過,你和你老婆也是這麽搞的嗎”?我說是的。

  第二天八點多我就起床了,新娘還在睡,我就一人在客廳看電視吃點心,到九點多鍾時,新郎聽見電視的聲音,也起床來到客廳大家打了一個招呼;新郎就走到我的房間輕輕地擰開房門走進去,我也走到門口,只見新郎輕輕拉開新娘的被子,見她自己的老婆裸體躺著沒醒,就蓋好被子出來了。
  見我在門口就問“昨晚怎麽樣”?
我說“和你老婆性交了兩次”,
新郎說“昨晚和你老婆搞了兩次。剛才你老婆還沒睡醒,她一邊睡我一邊又搞了她一次。”
  我問“她不知道嗎?”
新郎說“應該知道,但她還是睡著不願動,昨晚邊睡邊玩她的奶子,很晚才睡著”,
我心有不安地輕輕擰開新郎的房門沒有進去,只是在房門往裏看,見到老婆的奶罩和三角褲放在床頭櫃上,老婆躺著在睡,我估計是半睡著,老婆身上蓋著被子,但肚臍以下的被子被掀開,老婆的大腿向兩邊岔開大大的,整個小妹妹露在外面,然後我就帶上門。
  新郎說“你老婆在睡,我就拉開她的大腿,用手指扣她的小妹妹,她知道的,但還是睡著不動,任我用小弟弟戳她的小妹妹,邊睡嘴裏邊哼哼的呻吟”。
  新郎小心地問我“我老婆怎麽樣”?
我說“漂亮清純,看上去很可愛,不過她做起來很浪的,奶子像個圓球,很有點彈性很挺拔的,小妹妹比我老婆緊,毛真是多的驚人,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麽多毛的女人。”
  新郎問我搞了幾次?
怎麽搞的,我都告訴他了;新郎說我很會玩,我問新郎我老婆如何?
新郎說“你老婆有種成熟女人的性感,我這個人一直喜歡那種成熟的女人,你老婆的奶子比我老婆要軟,看上去沈甸甸的感覺,她的小妹妹要比我老婆的肥,但裏面就很松了,我就喜歡女人的乳房和小妹妹看上去肥肥的感覺”。
  等到10點,新娘和我老婆都起床了,我們四人泡溫泉了,中午吃完飯回來午休,這時大家都很順便自在了,老婆和新娘都可以無所謂地戴著奶罩、穿著三角褲在客廳看電視,我和新郎穿著睡袍,不過裏面就懶得穿褲子了,我們就這樣在客廳裏看午間新聞。
  不過我心裏卻始終好奇地想著老婆到底是怎樣被新郎玩的?
可是我心理上又很難接受四個人在一起當面交換,因爲有新郎在場看著我很難放開,也有點不自在;正好新郎走到陽台看風景,我也走過去,我和他說了我的心態和想法,
新郎聽了說“我心裏也一直在惦記著老婆,不知道她被你搞時是怎麽樣的,我覺得當面在一起交換互相看著更刺激,我昨晚和你老婆說過,她說還是分開自在些,我老婆她就無所謂。”
  我說“要不這樣,以後大家都不要關房門,雙方都可以靜悄悄地過去看”,
以後的幾天裏大家的房門都是打開的,兩間房又是木板牆,最刺激不過的是新娘在這邊叫床、隔壁又傳來我老婆叫床。
  每當這時,新娘就對我說“我老公在高你老婆”,
聽新娘這樣說,我就突然用足全身力氣狠狠地用小弟弟深插她的小妹妹,又用手使勁捏她的奶子,新娘就大聲“啊啊”叫,後來的兩天裏大家已經開始習以爲常了,聽見老婆叫床我就拉著新娘過隔壁看,新娘叫床時,新郎也會和我老婆走過來看。
  這樣一來,我的不自在心理也就開始消退了,而新郎的確是很淫蕩,有一次他打手機給我叫我過隔壁去,
他說“你老婆在給我乳交,過來看看”;
我走過去看見老婆坐在椅子上,他站在我老婆兩條大腿之間,我老婆雙手將兩只大乳房往中間擠,新郎粗大的小弟弟就夾在我老婆的兩只大奶中間來回滑動。
  這時新娘也過來看,可是好久都沒見射,新郎也覺得累了,就要我老婆用手給他打飛機,我老婆看了我一眼,就一手握著新郎的小弟弟套弄、另一只手兜著他的囊抖動,新郎站在那用手捏老婆的奶子,新郎要我老婆再動作快點,我老婆加快套弄和抖動的速度。
  突然,新郎抓住我老婆握著他小弟弟的手,將他的頭對著我老婆的乳頭,只見一股液從他的小弟弟噴到我老婆的乳頭,然後我老婆進衛生間洗澡了。
  我開始看著有點不舒服,但後來又覺得刺激興奮;我有點報複心態地將新娘的奶罩脫掉,讓她爲我乳交,新娘的乳房和我老婆不相上下,但是圓球型的,彈性比我老婆好,然後又要新娘學著我老婆的手勢爲我打飛機,新郎看著我的液射到他老婆的乳房上時,還笑笑呢。
  大家相處三天,已經徹底消除了我們的羞恥心態和不自在的心理,而且出人意外的是新娘和我老婆反而比男的的還消除的更徹底。
  第三天下午我們兩隊夫妻午睡後到客廳看電視,新郎出來時還穿條內褲,我比較喜歡圍條浴巾,而新娘和我老婆則幹脆什麽也不穿就走出來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我問新娘和我老婆怎麽敢什麽都不穿?新娘和我老婆回答的意思都是已經搞了那麽多,已經沒有感到要遮掩的心態了。
  不過這也好,看見倆裸婦坐在一起,兩對形狀各異的乳房對著你,即使剛幹過,也會硬起來,尤其是倆裸婦不經意地岔開大腿時,可以同時看見兩個有所差異的小妹妹,也是刺激萬分。
  最爲刺激的是臨分別的頭一天下午,我們四人在客廳裏聊起女人連續和兩個人性交的的感覺,問新娘和老婆是否會有連續高潮?新娘和老婆都說不清楚,但可能很刺激。
  新郎聽了就說“我們試試看”,
新娘和老婆只是笑笑,我也想讓兩個女人試試是否很刺激,但總還是有點不習慣,最後我說今天我老婆想試,明天新娘再試,而且大家都要戴避孕套,新郎說好,就拉著我老婆進房了。
我和新娘在客廳看電視,過了十分鍾的樣子我好奇地和新娘走到新郎房間,只見老婆裸躺在床上,新郎也裸體坐在我老婆旁邊進行前戲調情,新郎一直手放在老婆的乳房上揉捏,另一只手在我老婆的蒂和唇上來回撫摸,老婆則一只手握著新郎的小弟弟慢慢的套弄。
  新郎見我和他老婆進來了,就拿了一個避孕套給我老婆,老婆坐起來爲新郎戴上避孕套後又躺下,新郎將我老婆的大腿撇開大大的,可以看見我老婆的小妹妹裏有水流出,蒂勃起,唇也膨脹變大,老婆的乳頭也變硬豎起,只見新郎跪在我老婆的大腿中間,手握小弟弟放在我老婆的兩片陰唇中間,新郎腹部往前一挺,就見他的小弟弟將我老婆的兩片唇擠開,小弟弟就進去了。
  當新郎粗大的小弟弟往裏插時,老婆的小唇和大唇被小弟弟撐得向兩邊漲開,新郎一直將小弟弟插到底,此時新郎濃密的毛和我老婆茂盛的毛貼在一起,看上去就是一窩生長面積翻倍濃密茂盛的黑毛。
  接著新郎上身趴下開始抽插,我這是首次如此近距離地看見別人的小弟弟插入我老婆的小妹妹裏的過程細節,有瞬間的不快,但畢竟已經交換了三天,所以不快的心態瞬間即逝,我和新娘從我老婆張開的大腿方向,看見新郎的小弟弟抽插我老婆的小妹妹時,老婆的唇隨著小弟弟插入而往裏收、小弟弟抽出時唇隨之被帶出往兩邊翻。
  我和老婆結婚這麽多年,和老婆性交無數,還從來無法方便連續地看到老婆被我抽查時唇的變化;只有在今天老婆被別人的小弟弟抽插時才能從旁邊盡情觀看微距離的細節;比看成人片還刺激萬分,因爲是極清晰的近距實景;這幾天雙方出精太多,新郎猛力抽插了有十分鍾還沒射,床都被新郎搖晃動了些許,老婆的兩只大白奶平攤在胸前隨著新郎的大力抽插而前後擺動,老婆嘴巴已經開始發出“哼哼”快高潮了。
  新郎突然翻身往床上一躺,對我老婆說“你在上面搞下”,
我老婆就趴在新郎身上,兩手撐起上身上下左右的搖動,老婆的兩只奶完全懸吊著隨身體的動作而晃動,新郎見狀就雙手抓住我老婆的奶子停捏著,老婆突然開始急促叫床,下身像發狂一樣高速用小妹妹套插新郎的小弟弟,新郎也叫著再快點,然後雙手撐住我老婆的腰要我老婆慢點。
  新郎說“射了”,
老婆喘著氣停下來,這時我看見新郎的小弟弟在一收一收的,他正在我老婆的小妹妹裏射,半分鍾後新郎起身了,我看見新郎的小弟弟拖著個避孕套從我老婆的小妹妹裏拔出,但避孕套裏的液不算很多;我老婆隨即往床上一躺,大腿撐開,唇充血漲得很大向兩邊翻開,隱約可以看見裏面的洞。
  新娘笑著對我說“到你了”,
其實我看得早已興奮不已,小弟弟暴漲得有點疼,我連避孕套也不戴了,反正是自己老婆,我趴在老婆身上就開始猛烈抽插,感覺老婆的比很多水很滑,的確沒有新娘的比緊,我也沒有像頭兩天那樣容易出精了,每快速抽插5分鍾停幾秒再抽插,老婆又叫床了,我還沒能射。
  最後我將老婆的臀部用枕頭墊高,這樣能插得更深,我總共抽插近二十分鍾才射,老婆說被新郎和我輪流性交共高潮了三次。

  第二天就要分別回程了,早上我抓緊時間和新娘做前戲,新娘的小妹妹已經出水了,我用手敲打房間的木板牆示意新郎過來,一會就見新郎一手摟著我老婆的腰一絲不挂地從隔壁快步進來了。
我特喜歡新娘很漂亮清純的摸樣以及她那對少見的堅挺很圓的球型乳房、還喜歡她那毛多得有點離譜的小妹妹。
  我很舍不得她,我便當著新郎和我老婆的面擁抱新娘,一邊摸著新娘的乳房和小妹妹,嘴巴還不停地吻著新娘秀麗的臉龐和她的嘴唇,後來老婆和新郎都說看得有點醋意,在當著新郎和老婆的面用手指摸新娘的蒂,用手指插入新娘的小妹妹使性敏感的新娘高潮叫床了。
  接著我讓新娘爲我帶好避孕套,但首先要新娘跨坐在我的大腿上性交,新娘身體上下運動,她那很挺很有彈性的球型乳房也在上下顫動,而不是象我老婆那樣奶子上下抛動;新娘很快就劇烈上下搖動高潮叫床了,接著我要新娘坐在床邊躺下,我用被子將她的臀部墊的高高的,讓她的小妹妹對著上方暴露無遺,老婆開始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新郎將電視關了,拖著我老婆坐在床邊。
  這樣新娘子的左邊坐著我老婆、右邊坐著她老公,我站在床邊地下,雙手抓住新娘的小腿舉起並向兩邊撐開,然後我就將小弟弟去支開她的唇,由于我的小弟弟硬起上翹不好戳,我要老婆幫忙,我老婆就捏著我的小弟弟往下壓,在新娘的兩片唇中間,我下身趁機往前一挺小弟弟戳進新娘的小妹妹了。
  我舉著新娘的雙腿站著,小弟弟快速抽插,老婆和新郎坐在旁邊看著新娘的唇隨著我的小弟弟的抽插而向外翻動,不過新娘的唇比我老婆的要大一些,看得更明顯,新娘的蒂勃起突出,我一邊抽插新娘竟然一邊自己伸手用指頭揉她的蒂頭。
  我眼睛瞟了旁邊的新郎,新郎的小弟弟已興奮得硬起好粗好長,新郎邊看邊一只手握著小弟弟前後來回搓,我狠命深插了幾下新娘又大聲“啊啊”叫床了,我連忙加速猛插幾下,便在新娘的小妹妹裏射了,射完我連忙抽出小弟弟,那新郎的性欲的確是猛烈,他說“你再不射我就忍不住了,差點就要搞你老婆了。”
  說完迫不及待地將他老婆的舉起將小弟弟戳入她老婆的小妹妹裏就使勁抽插,大約十分鍾新娘又叫床了,新郎也隨之射,新郎的小弟弟從他老婆的小妹妹裏抽出時可以看見有液從小妹妹裏流出。
  我們休息了一下就打點行李準備退房,然後開車送她們夫妻直接到機場。在車上雙方都對這次旅遊非常滿意,無論是風景還是雙方的老婆都是很迷人的,令人難忘,尤其值得說明的是雙方夫妻都認爲:之前和對方的妻子網上聊天,在視頻裏看著對方妻子迷人性感的身段和漂亮面孔,在照片裏看著對方妻子和自己老婆長著有些不同的乳房和小妹妹,心裏充滿著神秘感,的確有老婆是別人的好的感覺。
  而今天通過短暫的交換和對方老婆睡了三天,感受了別人妻子身體和自己老婆不同的地方,即長了見識又可以和自己喜歡的別人的老婆做三天臨時夫妻,然後老婆又回到自己老公的身邊;當然,雙方老婆也存在著同樣的感受。

  送走陝西夫妻,我和老婆回到家,然後一起洗了個澡,我邊洗邊問老婆和新郎在一起的情況,老婆說這幾天乳房被新郎摸得最多,即使睡覺時新郎也要用手放在我老婆的乳房上,老婆還說新郎的小弟弟很容易硬起,射完後半小時他的小弟弟又會硬,他一硬起就喜歡將他的小弟弟在我老婆的小妹妹裏戳幾下。
  老婆說新郎睡覺前和自己性交過了,但抱著我老婆睡覺半小時後,他的小弟弟又會硬,但他已經不想射了,就會將他的小弟弟插進我老婆的小妹妹裏,然後抱著我老婆面對面地裸睡,但這樣誰也睡不著,過一段時間後真想睡了,他的小弟弟軟了就會滑出來;我問老婆新郎有無戴避孕套,老婆說真正性交都戴套了,性交後又硬起就沒戴套直接戳進小妹妹裏不射。
  我問老婆和新郎性交了幾次?
老婆說將近四天裏和新郎性交了九次,但不包括一次爲新郎乳交和打飛機,我好奇地問老婆和新郎住在一起除了性交,還和新郎做了什麽?
老婆說聊天看電視,說和新郎一起洗完澡就都光著身在出來,新郎喜歡做在靠背椅上邊看電視,邊讓我老婆面對面地坐在新郎的兩條大腿上,然後新郎將小弟弟戳進我老婆的小妹妹裏面,一只手摟著我的腰,另一只手捏著我老婆的乳房玩。
  老婆說新郎的小弟弟常常會硬起的,他只要一硬起就要將小弟弟插在我老婆的小妹妹裏,但不會抽插,說小弟弟放在我老婆的小妹妹裏不動也很舒服,又說機會難得,以後很難再有機會了,
老婆還說:“即使剛性交完不久,當新郎聽見隔壁他老婆和我性交叫床聲時,小弟弟也會再次硬起,他就將小弟弟再次插進我老婆的小妹妹裏抽插,當然不會有射出,還讓我很大聲裝著叫床給你聽”。
  這時我才明白,難怪那天晚上我剛聽見我老婆叫床不久,怎麽又傳出我老婆的叫床聲,原來是這麽回事。
我問老婆和新郎性交有和感覺?
老婆說“他的小弟弟插得很猛很深,對小妹妹刺激很大,而且他年青性欲極強,精力充沛,好像射不完一樣,老是要搞。”
  老婆還說新郎用手掰開她的唇後用舌頭舔她的蒂和舔乳頭感覺很刺激的,新郎用食指和中指插進我老婆的小妹妹裏也很刺激;新郎爲了舔我老婆的蒂方便,還用衛生間配備的剃須刀將我老婆唇上的毛刮光了,剩下的毛他也用剪刀修剪短了;老婆還說出新郎見面的第一天晚上半夜醒來,新郎就掀開被子,拉開我老婆的大腿,連避孕套也沒戴就將小弟弟插入我老婆的小妹妹裏想做交配,我老婆也醒了發現新郎的小弟弟沒戴避孕套,老婆擔心新郎和自己交配懷孕,要新郎戴套,新郎說他準備了事後避孕藥以防他妻子萬一被我射進小妹妹裏時用。
  老婆還是說不好,新郎說他尊重我老婆的意見,做體外射精,新郎使勁抽插約十分鍾,我老婆提醒他提前抽出陰莖,新郎猛插了幾下後突然起身,迅速跳到我老婆頭部單褪跪著,
老婆問“做什麽”?
誰知老婆剛一張口,新郎就開始噴了,新郎手握小弟弟,將小弟弟迅速塞到我老婆的嘴裏,將液體全射到我老婆的嘴巴裏,老婆只好去漱口了。
  老婆說第二天晚上新郎又說要體外射精,但新郎在射時卻沒有將小弟弟抽出,我老婆說感覺到新郎的小弟弟在小妹妹裏跳動,
老婆質問新郎“你射了?”
新郎說來不及抽出了,老婆說見他已經射在裏面了,也就無可奈何,算了,新郎也就滿足地繼續全部射在我老婆的小妹妹裏了。
  老婆也說沒想到和一個二十八歲的新郎做了交配,我聽後對老婆說“他的精沒遇上你的卵吧”?
老婆說不可能的;不過我也告訴老婆,其實我也沒戴套和新娘性交過一次,在射時抽出的動作慢了一點,射出的頭兩股在新娘的小妹妹裏,射第三股時小弟弟已抽出,後面射出的幾股全設在新娘的毛上了;爲此,新娘立即起身吃了事後避孕藥,盡管新娘說這幾天還處在安全期;畢竟有兩股精射在新娘的小妹妹裏了,我竟然和人家的新娘子交配了。
  老婆問我和誰做舒服?
我說都舒服,只是新娘的小妹妹要緊一些,新娘的乳房彈性很好,我說和新娘性交有點當年新婚的感覺。
不過幾天後,我老婆又說不知道怎麽自己會交換的,還是不好,以後還是不換了。
 





相關閱讀
   
破解36個付費直播平台,性感黑襪絲美女長腿,免費成.人電影線上看,裸身視頻美女無遮擋,.,完美視訊,視訊戀愛ing視訊,交友app推薦,維克斯論壇,.
女性異性按摩視頻,.,小可愛視訊,洪爺網站 影片,711情色榜,免費成人,后宮視訊聊天室,免費同城交友聊天室,正妹照片,午夜電話聊天性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