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媽喝罰酒

 

「去你的,你怎麼就不能等我一起高潮呢?多點耐性就好了啊。在一起幾年了?你還是不知道怎麼讓我開心。我前幾任老公……」

聽見老媽的咆哮,我一溜煙地躲回臥室裡頭。她和老爹,每週有約定的做愛日,而每次完事之後,她就會直衝浴室洗澡,我可不想被撞見。

從十三歲開始,關於上述的對話,我不知聽過了千百回。五年的時間過了,我不斷地偷窺他們卻也不斷地歎息,感歎他們從未好好做過愛。每個週五夜,晚上十點,他們會攜手進房,希望這一次能讓彼此達到高潮。

老爹是個工人,愛家的好男人,可惜,在成為好愛人一事上他徹底失敗了。最高紀錄九十秒,早洩,是他的夢魘,是老媽抓狂的原因。為了讓老爹持久,老媽總是使出渾身解數,然而,換來的卻是慾求不滿及一身疲憊。所以,長期失落的結果,數落老爹成了她的習慣。

然而,老爹被罵得很難堪,在房外偷窺的我卻得到滿足。看著老媽脫衣的過程,看著她為老爹雙腿大開的模樣,視覺上的刺激是不言而喻的。事實上,從進入青春期開始,老媽就成為我性幻想中的唯一對象。我常常在睡前自慰,想像的是她的呻吟,重溫著她賣力晃動屁股試圖讓老爹振作的畫面。

四十一歲的她,不但風韻猶存,艷麗的程度簡直不下於正值年少的模特兒。髮色是亮眼的金,飽滿而渾圓的乳房,36C,而身高約莫一百七十公分的她,腿瘦而修長。她在保養方面下足了苦工,毫不含糊,天天塗抹乳液的結果,使得她的肌膚看起來依舊是白裡透紅有如凝脂。

正在放暑假的我,十九歲,大學生,長相清秀,算把妹有加分的類型。而大一當然不能虛度,所以我換妹如換衣,每週都和不同的女孩約會。然而,我還是會有性幻想,對像依舊是老媽,原因很簡單,她才是我心中真正的完美女人。

父母爭吵的聲音不斷,話題停留在性愛不滿足一事上。正當我聽得煩躁時,突然一陣寂靜,原來老爹憤而離開,跑去準備出差要用的事物。他即將出差一個禮拜,明早就是出發時間,這意味著,他將缺席明晚堂哥的婚禮。老媽討厭獨自出席有家族人士參加的聚會,所以老爹交代我務必要和母親一起出門。這提議深得我心,我差點歡呼叫好。

老媽和我的關係很親密,然而,她怎樣也想不到,其實,我對她很有「性」趣。我猜,如果被她得知我的幻想,以她歇斯底裡的性格來說,大概會氣到胃出血吧。

手淫完後,我有了睡意,期待著明晚和老媽一起出席婚宴的時間來臨,我進入了夢鄉。

星期六,難得的夏日好天氣,雖萬裡無雲卻還有微風吹拂。老爹一大早就去機場了,而老媽則跑到了美容院打點自己的髮型和裝扮。而我則泡在浴缸裡頭,想像和老媽共舞的畫面。約莫三點的時候,她終於回家。洗完澡的我,下樓時,遇見了準備梳洗的她。

四點半,一切終於就緒。我穿得西裝筆挺,而她則穿著一件及膝的黑色連身洋裝,U領的造型,讓碩大的肉球露出了大半,乳溝深深,煞是迷人。她的皮膚白可勝雪,與黑色的衣裝搭配,成為一絕。

此外,她還穿上了誘人的黑色吊帶襪及一雙艷紅的高跟鞋,這讓她顯得更加高晀亮眼。而在服裝的修飾下,她的臀部曲線堪稱無懈可擊。

「你在看什麼?」她發問,絲毫沒有注意到我眼神裡的異樣。

「沒有啦。只是你穿這樣真的……美呆了!」

「我是精心打扮啊。可惜你老爸看不到。我可是為了他才買這套衣服的,只希望……唉,算了,沒事。」

我當然知道她的穿著是想讓老爸勇猛,也知道她的失望是因為身邊沒人來欣賞。機會稍縱即逝,就是今晚了。我一定要採取某些行動,讓自己和老媽的關係更進一步。

前往婚禮會場的途中,在駕駛座旁的我,不時偷看老媽的雙腿。好想趁著她專心開車的機會,好好撫摸她的美腿。就這樣,三十分鐘的車程中,我不斷和自己邪惡的慾望戰鬥著。

剛念完大一的我,依舊被親戚們當成小孩子。而在我們出現時,我注意到幾乎所有人,包括老爹的兄弟,全都拚命偷偷打量著母親。

我們與一些熟識的親戚同桌用餐,今晚的菜色只能說普通。然而,菜好吃與否並非重點,我所想的只是如何找出讓母親順從的方法。我想,或許可以邀她跳舞,還是去散散步。我不信這些方法會毫無作用。我必須對自己有絕對的信心,信心才能產生力量才能影響他人,才能讓我有機會和老媽建立起一種截然不同於以往的關係。

九點時,樂團開奏,我邀請老媽舞上幾曲。連續跳了四首舞曲之後,我們是汗流浹背。在走回座位的途中,我將手輕放在她的腰際,經過吧台之時我問她要不要來上一杯。她說要一杯威士忌,而我準備了兩杯。酷暑加上跳舞後的乾渴,不過兩三口,老媽就將酒飲盡。

見她如此豪飲,我馬上將手中的酒再遞給她,順便請她再舞個幾回。到了十點,燈光轉暗,終於今晚的第一首慢板出現了。我緊緊牽著她的手,以免有人半路殺出將她邀走。房裡的男人全都盯著母親的美腿,眼神裡儘是貪婪,我想只要有機會,他們定會奮不顧身將老媽撲倒在地。掌心對著掌心,輕扶著她的腰,面對著面,我們之間的距離不過幾十公分。

跳舞時,我們笑談一些許久不見的親戚的轉變。不知是否酒精開始作祟,她看來十分快樂,不時笑得大聲。不經意間,我聞到了她身上迷人的香水味,在身體輕碰時,感受著她的體溫。

第一首結束,第二首將起。

「我們回去休息一下吧。」她說道。

不能錯失唯一的機會,我想現在就是最好的時機。「媽,不要啦!我難得有機會和美艷不可方物的女人跳舞耶!」一口氣說完這些話,我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心跳是快得恐怖。

她給了我一個懷疑的眼神,隨即笑道:「這些話留著對女朋友說吧。」

看她準備離開,我立即拉住她。「媽,拜託啦,這一首跳完就好。」

她勉為其難地答應了。我們回復成剛剛的跳舞姿勢,唯一的不同在於,此回我把雙手都放在她的腰間。

她看似彆扭地將手搭在我的肩上,不斷試圖將我倆的距離再拉開一些。當然我不會讓她得逞,隨著音樂的進行,我緩緩地向她貼近。不再言語,她將頭別向它方,不願正視我的目光。當我們的距離縮短到剩下十幾公分,我溫柔地說道:「媽,能和你跳舞真好。」

她沒有對我的話回應,只是自顧自地拿叔叔便宜的服裝來開玩笑,她根本沒將注意力擺在我身上。這樣也好,省得她發現我胯下的隆起,何況,我可以趁她分心之際將她摟抱。深呼吸了一口氣,我大步向前,正面碰撞,讓褲檔的突出部位碰上她的身子。

失算!我不該讓老二直接碰觸老媽的下腹部。

老媽突然將我推開,喝道:「你他媽的在幹嘛?你這變態!我是你媽,不是妓女。別想用下三爛的方式佔我便宜。大衛,現在乖乖給我回去坐好,還有,不要讓別人發現你做的蠢事!」

我感到一陣天搖地動,恨不得立即挖個地洞讓自己躲起來。最糟的狀況終於發生,美夢,碎了!

剩下的時間,我都離老媽遠遠的。婚宴結束後,我找了藉口,請叔叔載我回家。

躺在床上,我的思緒非常混亂。我想著她的感覺,她的香味,她的腿。然而畫面一變,她的長相忽然可怖,從和善的母親變成了卑賤的妓女,她竟然將我羞辱。媽的,一想到此,我感覺到非常憤怒。我十八歲了,她卻當我八歲!不管如何,我一定要討回面子才行。

報復的號角響起,我要狠狠地肏她,讓她知道誰才是老大!

 

***

 

***

 

***

 

***受辱的隔天,我起得特別早。

一下床,我就直奔書桌打開了電腦,進入最愛的聊天室,打開聯絡人清單,查看網路死黨「C男」是否有上線。C男今年二十六歲,於好萊塢工作,專長是攝影及剪輯。我們常在聊天室裡比賽,方法是兩人選一同女子,然後開始甜言蜜語,看誰最後能成為女子虛擬性愛的選擇對象。我們偶爾會在搖頭吧見面並喝上兩杯。

「C男」是我情場上的導師,傳予我許多把妹的絕招。他知道我迷戀老媽的事,三不五時還會拿這件事開我玩笑。然而,他並不認為戀母的我有病,他總說只要清楚知道自己在幹啥,其實沒有什麼對錯的問題。

我認識的社會人士不多,而其中能提供有用意見的只有他一個。所以,我將昨夜的悲劇讓他知曉,請他幫我想想挽回老媽的方法。最後,我給了他家裡的住址,並邀他下午三點到家中一趟。

整個早上,我盡量不與老媽見面。萬一不幸碰面了,我是道歉連連,而她則是數落不斷。

「我知道你長大了,大衛。不過,清醒一點吧,我是你媽耶!讓我們忘了昨晚的事,繼續過活吧。」說完,她換上了一套粉紅色的比基尼,漫步到花園的泳池旁做日光浴。

時間來到兩點半的時候,留在屋內的我準備當個孝子,要為她端上一杯清涼解渴的冷飲。從她的藥罐裡拿出兩顆安眠藥,「咚」,我將它們丟入了飲料之中。

「大衛,謝謝,我正想喝點涼的。」她接過了我手中加料的冷飲,「幸好有你的貼心,今天的太陽差點把我曬暈呢。」

回到房內,透過窗,我看見老媽將飲料大口喝下,然後,藥效慢慢發作了。

三點,門鈴準時響起,來的人正是C男。迎他入門後,我要他在我房間稍做等待。萬事具備只欠東風,為了讓我的計畫成功實行,最後一步是非走不可的。

三點十五分,我告訴老媽,我房裡有一個維修人員正在修理V8。我的話讓她不悅。不想陌生人看見她身穿比基尼的模樣,她試圖起身替自己披上大圍巾。然而,受到安眠藥的影響,此時的她是四肢無力渾身沒勁。

「大衛,我可能有點中暑了,扶我回屋裡去吧。」

我攙扶著她到了客廳,讓她坐在沙發上。我轉身要C男下樓,要他見見我的 母親。而隨著時間一秒秒流逝,老媽的力量與精神也一滴滴消失。

C男手拿V8下樓,然後對著老媽做自我介紹。老媽試圖開口說話,然而意識漸轉模糊的她,連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回頭看著C男,我發出了行動的信號。

好事多磨,壞事亦如是。「大衛,媽的,你的鏡頭壞掉了。」他罵道。「快去買一個新的回來,我可以馬上修理,然後將所有的事在一個小時內搞定。我先把你這捲錄影帶裡的東西洗掉,你快去買。」

出門前,我低頭看著老媽,然後吼道我要出門買東西。「媽,聽見了沒?我不會去很久的,妳好好躺著。」

回來後,老媽已呈現半睡狀態,我要C男趕快將工具搞定。一會兒之後,C男將V8擺到桌上,鏡頭對準了老媽後,按下了紅色的錄影鍵。

我站在門邊把風,靜靜地看著同夥坐到老媽身邊。他一手摟住老媽的肩,一手則摸上了她的大腿。完全不浪費時間,他很快地將手伸入比基尼裡頭。老媽嘴裡唸唸有詞,聽起來像是喊住手。不過,到嘴的肥肉,誰捨得放掉呢?而老媽無力的抵抗,看起來反而像是欲拒還迎。C男再不客氣,扯掉了老媽身上的比基尼,兩顆渾圓的大奶子也順勢彈了出來。

天啊!好美的胸!我好想衝過去蹂躪那對奶子,想將乳頭含進嘴巴。當C男低頭準備吸吮她的奶頭時,老媽試圖將他推開。然而,軟弱的抵抗製造出的是有趣的畫面,他們倆看來像是在嬉鬧。C男不愧是專業人士,對老媽施展鹹豬手的期間裡,他始終讓老媽的臉正對著鏡頭,確保每一個動作都能錄到她的表情。我催促他動作快一點,他立即將老媽的泳褲脫掉。他擡起了她的腿,將其分開,並讓老媽躺得四平八穩。

茂盛的陰毛,登場。看見那美麗的私處,我好想掏出雞巴好好手淫一番,可惜,友人在側,我只得把這念頭壓抑下來。心裡五味雜陳,我看著C男將臉埋入老媽的雙腿之間,看他吐舌舔弄母親的蜜壺。她發出了含糊的呻吟,整個人就快入睡。我打了個手勢,要C男將老媽的雙手環繞在他的頸上。C男照辦了,並且將老媽的手塞入襯衫之下以免滑落。現在的畫面,若被人看見,一定會認為是老媽將C男的頭壓入雙腿,要C男舔得再深入一點。品玉完後,C男親吻著老媽,一邊脫下了褲子。

「喂!」我喊道,「記住,不可以內射。」

他給了我一個嘲諷的笑容,說道:「不用擔心啦,我又不是早洩男。好好看著,我要用老二塞滿你媽的陰道了。」

心跳加速,我的腦子飛快運轉起來。怎能不擔心呢?老媽又沒吃避孕藥,我可不希望她中獎懷孕啊。而我亦想起選擇C男當主角的原因,他很乾淨,有一個相交四年的固定女友。在我胡思亂想之際,C男已將老媽的腿高高舉起,老二順著肉縫進入了淫穴裡頭。

他開始賣力的抽送。老媽的雙手攤在兩旁,悶哼聲不斷。而我只是袖手旁觀,看著好友玩弄我心目中的女神。十分鐘之後,一切結束了。

他站起身,穿上褲子,關掉了V8。「大衛,走,去我家。我們好好剪輯,剪出一部可以贏得奧斯卡成人片獎座的巨著。對了,你不會介意我射在妳媽體內吧?我真的忍不住了。」

「還好啦,就當作她昨晚羞辱我的報應吧。」我走到老媽身邊,看著她的睡容。我的手降落在她的雙峰之上,輕輕地搓揉。老媽的陰部散發出C男精液的臊味。我將手指插入母親的肉穴,緩緩的攪動,將精液塗抹在陰道壁上。

忽然,C男開口,提醒我要替老媽穿好比基尼,並且整理一下她的模樣。處理完後,我們驅車前往C男的家,他以熟練專業的手法,剪出了一部超真實的A片。片中的母親,看起來活像個蕩婦,完全忘了已婚的身份,喜歡被別的男人肏。我請他拷貝幾份給我,並確認母帶回歸我手。我可不希望這部片子外流。只有我能擁有它,它是我將來對付老媽的終極武器。

回到家,我發現老媽剛洗完澡。我敲了敲她的房門,問她身體是否好些。她對剛剛的事有記憶嗎?她真的有熟睡嗎?為了確認,我不斷問道:「媽,真的沒事嗎?」

「親愛的,沒事。只不過我剛剛睡了三個多小時,剛起床時有些頭暈,不過不礙事的。再說我剛剛有吃了兩片阿斯匹零,又泡了個澡,體力慢慢回復了。」

「那就好,媽。」我鎮靜的回答。「剛剛我出門前,看妳臉色很差,很擔心呢。那妳休息一下,晚餐我來處理就好。」

「謝啦,親愛的,那你準備好,我再下樓囉。」

我們享用了一頓平靜無波的晚餐。看來,老媽對於下午的事完全沒有記憶。她看來元氣十足,整晚都掛著笑容。那晚,我回到房間,反覆看著由老媽親自上陣的演出的「動作片」。

隔天早上,老媽出門購物。這給了我一個布置的機會,我要安排老媽看看自己精彩的演出。其實,說不驚慌是騙人的,不過,我還是努力振作,畢竟,唯有堅強能成事。她一向將我當作小卒子,現在,該是我找回自信,重拾控制權的時刻了。

近午,老媽回來了,我體貼地幫她提拾大包小包的戰利品。將這些東西放置妥當,我約母親到客廳談話。

「怎麼了?你好嚴肅喔。不準提那晚的事唷,說好了,我們都要忘記的。」

「媽,不是啦。妳先坐好。」我跟著坐下,「早上妳出門的時候,門鈴響了,可是我去應門的時候,不見半個人,只發現一個包裹和一張紙條。」說完,我將錄影帶和紙條遞給了她。

紙條沒有具名,上面寫著:「感謝妳給予的美好時光,這影帶還是妳留著吧,我沒有保存的必要。」

我又補充道,拆開盒子時,我發現了影帶。裡面還有十五份拷貝,片長約莫二十分鐘。

「裡面是什麼東西啊?」她問道。

「媽,妳有權選擇自己的人生,我真的不想插手。」見我一臉嚴肅又語氣沈重,她愈發困惑了。「我真的很愛這個家,然而,也因為我愛妳和爸,所以我不希望爸被當成笨蛋一樣。」

「妳究竟想說什麼?」她問道。

我顫抖的手,打開了電視,按下了錄影機的播放鍵。這一刻,我快無法呼吸。和老媽的關係會更親密或崩解,這一刻,將成為轉捩點。

螢幕上播放的是,老媽身穿白色比基尼躺在沙發上的畫面。她的眼睛慢慢睜大,視線盯著電視不放。接著,一個男人從鏡頭後方出現,坐在了她的身邊。看著影片的內容,她張大了嘴,一臉不可置信,全身僵硬,彷彿一個假人偶。

「這…這…這究竟是他媽的怎麼一回事?」她的語氣裡,是悲觀是震驚是哀傷是憤怒。「那個男人是誰?哪時候發生的事?怎麼會這樣?」

我的感覺,很糟!看來,她已經有些失控了。然而,箭在弦上,如何能不發?再想起她輕視我的語氣,想起那夜的羞辱,我告訴自己,絕不罷手!

老媽走向我,一把搶下了遙控器,然後將影帶退出拿在手中。她的額頭上,開始冒出冷汗,她的身子,忍不住顫抖。我靜靜地站在一邊,給她一些思考時間。她已記不起是我讓影片中的男子進門,對於那個男人,她完全沒有印象,事情發生的時間,難以想起,更讓她苦惱的是,她質疑自己為何什麼都記不住。

「你昨天跑哪兒去了?」她吼著。

「忘了嗎?我昨天下午不是被妳趕出門嗎?」我又說道:「妳不是忙著勾搭陌生人嗎?」

「勾搭?勾搭個屁!我被強暴了,而且完全對這件事沒印象。」淚水,奪眶而出。

「媽,別騙我了。妳看起來很享受嘛。妳有看到那些表情,聽見那些呻吟嗎?被強暴的人,會有這種表現嗎?明明是兩情相悅嘛。至於我想說的是,妳怎麼可以帶外遇對象回家呢?」

「外遇對象?」她用力對我吼道:「你給我滾出去!」她手拿影帶,一邊哭泣一邊跑回了臥室。

我在廚房裡坐著,等待她心情平復些。三十分鐘後,她再次出現,臉上是未乾的淚。

「我準備報警。」她低聲道。

「幹!」我暗罵一聲。該讓計畫進展的快一些才行。

「媽,妳先坐下,好好想想。妳不想這件事被左鄰右捨知道吧?不管是被強暴或外遇,妳都應該不要張揚,萬一他受到刺激再找妳怎辦?再說,他既然連拷貝都還妳,這不表示他永遠不會出現了嗎?」

「對了,拷貝!馬上給我!」她語氣強硬。

「別急嘛,先聽聽我的意見,說不定妳可以從這件事中全身而退啊。」我站起身,伸出手,要她跟我到客廳。她哭哭啼啼,跟在我的身後。我告訴他,目前這件事就我倆知道,且拷貝在手,沒有什麼可畏懼。恐嚇的問題,完全沒有。

然而,她沒有聽我的闡述,只是一再地要求我把拷貝給她。所以,我提出了條件。

「我該讓老爹知道這件事,可是,我又不想傷害妳。妳知道的,我很敬愛妳。」此時,我用力摟著她的肩,然後將她緊緊擁入懷中。我可以感覺到,她的乳房貼住了我的胸膛。「媽,我不會說出去的。我不希望妳被朋友或鄰居看不起。我也保證絕不會讓影帶外流,只要妳答應我一件事,「幫我」!」

她停止啜泣,將好奇的目光投向了我。她的眉上揚,這是她有疑問時的面部慣有表情。

「什麼意思?你說「幫助」是什麼意思?」

我把手放上她的膝蓋,然後向上移動,輕輕地撫摸她的大腿。

「妳明明知道我的意思。」我說:「我成年了,有生理上的需要,對於性愛,有著無限的疑問。也許,妳可以當我的性愛導師。」

我眼前的女人有著很大的力量,我年少時,她的話即是聖旨,我犯錯時,無論動手或動口,她總能痛擊我一頓。因此,能說出這番話,我心裡是非常驚訝。

皺眉的她猛然起身,低頭看著我,尖叫道:「你怎麼會變得這麼變態?你…你這混帳!」語畢,她快步奔回臥室裡頭。

我出門了,留她一個人在家。我認為,該給她一些時間,認真思考自己的處境。我去了一家酒吧,連續乾了幾大杯啤酒,不斷思索著我對母親所做的事。






相關閱讀
   
情色影音視訊聊天室,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色、情微電影,隨機聊天視訊,85st 街區,韓國美女視頻直播間,玩美女人影音秀,街拍美女穿超短裙視頻,漾美眉視訊交友聊天室,免費a片線上看
壇蜜寫真集,真愛旅舍午夜視頻聊天室,日本視訊網站,台灣視訊聊天室,男人幫論壇首頁,午夜視頻聊天室真人秀場,戀愛ing視訊50點,大尺度直播平台app大全,台灣美女視訊,免費視訊聊天室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