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少婦

 

1998年,還比不得現在,那時互聯網剛剛要大面積興起,好像網吧還很少,大部分人還對互聯網充滿好奇。那時本狼剛從北大碩士畢業沒幾年,帶著一身的傷痕和豪情,每到晚上卻帶著滿心的傷感和衝動。有一晚,應該是夏末的一個晚上,本狼上網登陸了一個叫做「心跳」的聊天室,當時聊天室還不多,除了cn、網蟲等一些個人聊天室外,還沒幾個有人氣的聊天室。估計心跳聊天室是幾個在校的大學生做的,用的還是etchat3.6 版本,不過,這也足夠了,聊天室的功能已經很豐富了,不知道為什麼比較吸引人,好像每晚都有幾十個人在裡面熱情高漲的聊,有時也互相罵人,經常有人被幾個管理員踢出去。登陸的當天,開始時沒有人搭理本狼,本狼聯繫找了幾個人說話,都無回音,無趣之下,本狼準備下,一句話發了過來:你名字不錯。本狼一看對方ID:girl晚情。

隨即精神大作。當晚一聊就是3 個小時,因為是本狼說話比較文明,加之算是同齡人,對方慢慢解除了戒心,互相告訴了對方的一些資料。晚情,當時28歲,xx人,已婚,有一個三歲的小女孩,丈夫是本地老住戶,當時不工作,以吃房租為生。晚情當時因生孩子,從一家文化公司辭職近三年,也在家休閒並照看孩子。晚情是於兩天前第一次來這個聊天室。

後來,本狼經常去心跳聊天室,幾乎每次遇到晚情,慢慢的互相心生好感--註:諸狼可能不知,在2000年,一夜情、網戀什麼的還沒開始,一夜情、網戀之類的是隨互聯網產生而大面積產生、隨互聯網普及而大面積普及的,也就是說,互聯網是諸狼生存和發展的基地。

而後的聊天中,慢慢越聊越深入了,聊天話題一天天的深入到對方的家庭生活、心理、興趣等等很細節的現實。當時本狼雖然在地面已是一位戰績驕人的雄狼,但於網上卻還沒有多少經驗,所以,開始時並沒有心存要泡MM等的心思。

晚情的家庭--娘家和婆家都算是比較富裕,自己開輛桑塔納,每天除了照顧孩子,就是逛街,晚上就上網或看電視打發時間,日子一天天的過,慢慢的越來越寂寞和無聊,辭職三年,也無勇氣再去上班,久而久之產生了一種莫名其妙的自卑和對未來的虛無之感。當晚情遇到本狼時,正是這種心境的極端情況,晚情見本狼知書達理,並對人生和世界有自己的理解,且朝氣很足,隨越來越喜歡把心理的各種問題和煩惱與本狼探討等。

大約是聊了十幾次後,晚情打出一個名字問本狼知道不知道,本狼略通近代史當然知道:那是一位長期駐紮東北三省的國民黨高級將領,屬於世家子弟書生從軍,可惜後來戰死。隨著對這位將領的探討,本狼大奇,晚情本來並無多少歷史學識,突然之間好像變得非常精通歷史,對這位赫赫有名的戰將的戰績、家世等好像無所不知!本狼驚奇之下,連問為何她對這段歷史如此熟悉?晚情談談說道那是她的曾祖。本狼又驚又喜,又大為好奇--在沒正經的互聯網上遇到了一位名將之後。難怪這麼多天總感覺此人聰明機警之下,超越常人的溫柔敦厚、並與世無爭般的心淡如水。

在確認她的身份之後,本狼男人的心理開始萌動,於自覺不自覺中開始猛烈發揮自己的知識和文采。本狼那時雖然年事不高,但也算得是學識深廣了,也許這深深打動了心如止水的晚情。談哲學、社會學、歷史學等,後來談到對中國古典詩詞的理解,這使晚情開始驚訝,她沒想到一位剛從政府出來在企業做管理的人,竟能背誦下幾百首古典詩詞。晚情本人非常喜愛古典詩詞,無論是記憶量還是理解深度等,都不是一般中文本科生和一般碩士所能比得了。探討完畢,即開始互相對詩對詞。這一對就是幾個月。轉眼間已到99年的五月,半年多的互相網上每晚相聚,已使兩個人在心靈上走得很近很自然。本狼曾幾次提出約見晚情,都被她溫柔的拒絕了,她的心意本狼明白--她是一位非常傳統的女人,相夫教子,本分老實,無法接受虛擬世界之外的這種相知情愫。99年5 月,本狼再次提出來相見,並告知說,如再不能相見,絕不再上網相會。晚情沉默兩天之後,答應了。

相會地點約在東四十條的北海萬泰大廈七樓咖啡廳。第二天正是週六,本狼按約定時間--下午1 點,早早趕到等候。本狼邊以咖啡壓製心跳,邊看書刊,邊眼睛死盯著入口處。手錶時針已過1 :20,還沒見可疑的人來,本狼開始內心不安,慢慢有些焦躁。又等十分鐘後,本狼生氣,站起來要走,回首吧台之時,看到北角上一位全身白色衣裙的女士坐在桌邊靜靜的看著本狼。不期而至的與本狼雙目相遇時,此女士迅速閃開眼光,並微微低下頭去。

本狼心中咯?一下,心裡疑惑、憂鬱、翻騰著走向吧台結帳,邊掃看著那位女士:約27、8 歲,身穿素雅的白色套裙,裸露在衣著之外的肌膚白皙無暇,一頭長髮低垂,遮住了大半個臉,露出的部分能看出面部端莊、沉靜,但帶著一絲不易覺察的慌亂。本狼無法確定此女士是否就是晚情,但心裡有種感覺:此人應該與本狼熟悉,但是否就是她?本狼那時還不像現在身經百戰而老辣無比,不敢貿然行動。憂鬱中走到吧台,可能是天賦所至,本狼毫無思想準備的做了一個大膽的行動,對吧台服務員說:連那位13號桌的女士的帳一起結了。

說話間,本狼眼角看到那位女士身體微微顫動了一下,好像低垂的眼睛迅速轉向了本狼。本狼此時已狠下心來,轉身走向那女士。那女士驚慌起來,身體、眼睛不知所示,突然之間好像變成了一隻面對迎面撲來老狼的小白羊。老狼可能是確實是具有某種風月天賦,走到桌前,居然伸手向她,說:我們走吧。女士簡直就是目瞪口呆了(這情景下她那善良、柔順的面容,本狼終生難忘一點一滴),驚慌中帶著疑惑的雙眼、嘴巴吃驚的略有長大、微有紫紅的嘴唇不住地輕微顫抖著。她於失神落魄般的猶豫之中,伸出了她的手臂(那種天性裡的溫柔與順從,本狼再也沒有遇到過),本狼一把拉住她的手,扯她起來。拉著她的手,白皙的有些刺本狼的眼睛並刺進了老狼的心,握著她的手,滿手的滑膩,尤若無骨,一陣清香隨她站起來而迎面撲來。此時最不應該的是,本狼下身居然勃然挺立,一下把下身的太子褲給支撐起個大窩棚!十分慚愧!

男人真就是雄性動物。她站起來時,本狼又是一驚:居然比本狼好像還高出一點。

本狼趕緊去看她的鞋,還好,穿一雙大約是五寸跟的精巧別緻的小高跟鞋,雙腳白皙清瘦,腳趾較長,三節腳趾勻稱而清晰,有些類似幼兒的小手指,腳弓凸起,腳前掌平坦精巧,腳跟細嫩而窄小。女士見本狼打量她的鞋和腳,羞澀而慌亂的低頭去看。本狼大喜:這種年代了,在這麼一座功利而瘋狂的都市居然還有這般純情而羞澀的少婦!本狼不再說話,拉她來便走。

說實話,直到那時,本狼還真無法真正斷定她就是晚情,可是奇怪,本狼始終不敢去問她是否是晚情。

出門、上車、一路走來,女士並沒說話,只是一隻能聽到她急促而微細的氣喘聲。車到工體,下車,上樓、關門,女士一路被本狼拉扯的踉踉蹌蹌,一聲不響的被扯到了房間裡。當然,房間自然就是本狼的住處了。

至房間,鬆開手時,滿手已是汗水淋漓。女士被鬆開手時,似乎一下子失去了支撐,居然一下依在了牆上,全身不斷的痙攣般的輕微顫抖著。老狼那時年輕,身體火力十足,頭腦還不那麼複雜,衝動穩佔上風。老狼一把抱起來,在女士微弱的驚呼中,摜到了床上。幾把扯掉自己身上的衣服,挺著紅熱的大炮,直接壓過去。壓倒女士身上時,女士雙手緊握著臉,使勁地扭動身體掙扎。老狼心跳氣促,猛烈的扯開她的雙手,一嘴含住她的嘴唇,猛吸猛伸。

大熱的天,她居然嘴唇冰涼,嘴部肌肉好像完全失控,不知張閉,被本狼連啃帶舌攪一陣,她嘴唇、口腔才開始熱乎起來,並吹氣如蘭、氣喘愈加急促。老狼動手,在她微弱的哀求聲中,老狼不管不顧的撤掉她的全身衣物,只剩下下身的一條潔白的小內褲和長絲襪。

老狼驚訝於她全身的白皙,好像沒有汗毛、且全身都是牛奶色。撕扯中,老狼的大炮不自覺地刺殺著她的身體、腰部、胸部、腿部等,刺得生疼,愈加無法控製自己,哪裡還管她「求求你了,別這樣,好嗎」「不要啊,這樣我可怎麼活啊」之類的哀求,根本顧不及觀賞,一把撕爛她的長絲襪,那感覺真像是撕大蔥的外皮,又像是撕扒動物的毛皮,扯成幾塊。扒她內褲時,她好像有些覺醒了,雙手不再捂胸捂臉,緊緊把住內褲,不讓脫。善良的女人總是這樣,這時她還以為她面對的還是一個有理性可控製自己的男人,她錯了!

完全是一個被慾火燒得瘋狂的雄性巨獸!右手抓住內褲邊,胳膊一發力,一把把內褲撕下,少婦驚號一聲,好像是扯疼了她的手。上身壓住少婦胸部,雙腿盤住少婦無力的兩腿,右手緊緊抱住她想翻動的身體,左手扶正大炮對準她的陰道口,腰部使勁一縱,一槍桶到了底!龜頭直接頂在一個軟軟的凸起上,頂得有些微疼。少婦痛叫一聲,身體一緊一挺,隨即軟的好像沒有一點力量攤在了我身下。本狼此時那還有其他感覺,下身一味的猛烈的縱動,飛快地抽插。上百下後,本狼喉嚨裡發出一聲長呼,身體一緊,下身猛急斬下,大炮沒命的塞進她陰道深處,好像頂開了她陰道深入的那個凸起插了進去,射出了一腔濃烈的激情。

氣喘稍息,本狼才發現少婦緊閉的雙目中流出淚水,並氣息非常微弱。老狼怕出事,趕緊爬起來,搖她叫她,她一動不動,只是淚水一點點地流出來。這可把老狼嚇壞了,急得有些六神無主。用嘴唇感受她的氣息時,感到氣息很微弱並且嘴唇冰涼,再抬她身體時,發現她的身體雖然滿是汗水,卻有點發涼,並且軟的像是沒有了骨頭。老狼大叫一聲,真怕她出事。連呼她數聲後,見她仍無動靜,本狼連忙說:堅持住!我去打120.就在本狼急撥電話時,聽到她微弱的一聲:別……,本狼連忙投下電話,過去看她,看到她還是那樣毫無生氣,說,別怕了,保命要緊,還是叫120 吧。少婦動動嘴唇,好像攢足了力量,擠出了兩句:別叫……不要緊的,死不了……別怕,過會兒會好的。半個小時後,少婦漸漸提問上升,身體慢慢有了力氣。

少婦恢復後,一聲不響,爬起來就穿被我投在地上的衣服,滿臉紫紅。老狼此時已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看著她。

內褲、長絲襪已撕爛,少婦只好光腿光腳蹬上高跟鞋,欲往外走,邁出兩步剛到門口,身體就是一晃,差點傾倒,扶助了牆。老狼見狀才醒過神來,連忙上前扶住她,她輕微掙扎了兩下,也就任老狼把她扶到床邊坐下。剛一坐下,少婦馬上掙扎站起來,不由老狼分說,走到牆邊依在牆上。如此十幾分鐘後,老狼神志漸漸清醒過來,滿腦袋的知識和經驗才開始發揮作用,老狼才知道自己傷害了她的感情和自尊。此時,已無其他辦法,只能是將錯就錯,將傷害變為接受和正常。老狼飛快地思考間,邊打量少婦。沒了絲襪的她,彷彿更加白淨,儘管腿上還能隱約看到絲縷的汗澤,但更加性感生動,清秀瘦長的雙腳交錯著支撐著身體,那姿勢讓人血脈噴漲!

老狼咬咬牙,站起來走過去,她像躲開。老狼抱住她有些僵硬的身體,輕聲說:非常對不住,不知道為什麼這麼瘋狂了,簡直就不是我自己了。少婦又低頭下去,眼角滲出了淚水,說:有你這樣的麼?你怎麼好這樣啊。老狼趕忙安慰解釋。安慰了十幾分鐘,少婦才任由老狼抱著坐在了床上。老狼再次連聲抱歉後,說:你躺下休息一會兒,我去給你買絲襪和內褲,對不住;你最好是洗澡以下,免得……

少婦無力的點點頭。

等老狼買絲襪、短褲、飲料,並給她買了一套基本看起來同樣的衣裙回來後,發現她軟臥在床上睡著了。老狼沒有驚動她,坐在椅子上看著她。她算不得特別的漂亮,但很端莊秀氣,難得是連長相都是帶著含蓄和高雅,五官算是普通,唯獨耳垂大而厚實,再就是嘴唇寬厚--這是她五官上唯一性感的部分。她的身材給人一種特別細長文靜的感覺,兩腿屬於細長類型,腳部和跨步特別的性感,讓人看了就硬!回味剛才激情時,感覺她的陰道特別的緊,並且好像陰道非常短,如果沒猜錯的話,頂著的那個凸起就應該是她的子宮口,如果是真的,天吶,怪不得她痛叫,是直接插進她子宮了!看著看著,老狼下身就又燙又硬起來,非常渴望樸上去再干她一把!但是老狼不敢了,她剛才已經昏迷了一次,再干容易出事了。

老狼無奈,就把椅子搬到床邊,邊撫摸著她的腿、腳,邊打手槍(靠!想想當年,老狼也真是沒出息),她可睡著真沉。等到要噴射時,老狼把她的雙腳搬到床外,對這她的腳噴射下去。搞完後,老狼邊喘息邊欣賞她性感無比的小白嫩腳上的戰績,不知不覺睡著了。






相關閱讀
   
台灣戀戀視頻聊天室,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奇摩女孩視訊,伊利論壇,2017午夜在線福利影院,成人臉書,北京富婆聊天室,視訊偷錄影片,熱狗A片,免費a片下載
小可愛視訊,免費影音視訊聊聊天室,日本免費開放聊天室,日本視訊正妹,伊莉影片區,台灣情色,美女秀視頻社區,qq樂真人視訊交友,合成貼圖,蜜雪兒情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