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突破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難圓的夢,這個夢無時無刻不在指引著我們的處事方向。」這句話是方紫芸的老公對她說的,而且是在她們辦完床事之後,他老公點著一隻煙看著窗外深情的對她說的。

當時她不知道老公爲什麽莫名其妙的說出這些話,也無法理解這句話含義,但是現在,她理解了,同樣也是在床上,同樣也是在辦完床事之後,同樣她也點著了一隻煙,不同樣的是,身邊的人不是她老公。

就在她還沈浸在思考這句話更深層次的含義並享受著尼古丁的微醉的時候,一雙蒼勁而有力的手從背後撫上她的雙乳「紫芸啊,在想什麽呢?」手的主人問到。

方紫芸彈掉煙灰,轉頭輕捋長發到耳後,媚笑到:「在回味剛才你給刺激啊,爸。」

是的,你沒看錯,方紫芸身後的正是她的父親,親生父親,那爲何她會和父親有這種突破世俗的關系呢?這還得慢慢道來。

話說,那年大年夜,哪年?就是《年後》中男主和他媽好上的那年,嗯,不懂的回去溫習,在此不再累訴。話說那年大年夜方紫芸和老公是在娘家過的,過年了,一家人熱熱鬧鬧的吃著團圓飯,看著百年不得一變的春晚,當然酒是必不可少的,方紫芸其實酒量不好,也喝不得多少,但是爲了不掃一家人的性質,也陪著父親、老公、弟弟等人一起喝了幾杯紅酒,這紅酒後勁足,喝的時候覺得沒啥,越往後越覺得頭暈,方紫芸覺得面紅耳赤的,有點天旋地轉的感覺,和老公打了聲招呼變回客房睡覺去了。

倒在床上,方紫芸覺得耳中嗡嗡作響,想睡卻怎麽也睡不著,俗話說酒後亂性,特別是這紅酒,喝完後的確會增加性慾,方紫芸本來就是一個性慾較強的女人,況且也到了30如狼的年齡,所以此刻的她乘著酒勁感覺到自己很需要男人,於是她閉著眼想像著和老公做愛的場景,不知不覺手已經放在了自己的下體撫摸著,就在這時臥室門被打開,一個醉醺醺的身體鑽進了她的被窩,方紫芸本就也喝的醉暈暈的,加上房內沒開燈光線昏暗,沒怎麽細看,順勢就摟了過去親昵的叫著:「老公,人家想你了,你來得正好。」

一旁的老公卻沒怎麽搭理她,倒在床上就打起了呼嚕,看來真是喝多了。方紫芸此事慾火上來了,豈能就這麽放過老公,於是她趴到老公身上放肆撫摸著、親吻著,想調起老公的性志,可老公一點反應沒有依然呼呼的大睡,方紫芸心想:哼,我就不信弄不醒你!讓你見識見識姐的絕招。

於是她鑽進被子裏脫下了老公的內褲,一股濃烈的男性荷爾蒙味道刺激著她的嗅覺,她也不像平時那麽細嚼慢咽的了,一口就把老公的小夥伴含了進去,可她總覺得有點怪怪的,和平時老公的有些不一樣,似乎是粗一點,似乎是又短一些,隻是此時的她哪裏顧得了這麽多,興許是老公酒後的關系呢,她一口一口吞吐著口中的大肉棒,分泌的口水越來越多,讓其在口中越來越順暢,她不時的還用自己那細滑的長舌卷一卷漸漸膨脹的頭部,終於在她不懈的調戲下,老公出聲了:「唔……好舒服」。

嗯?老公看來是真喝多了,連聲音都沙啞了好多,方紫芸想著便回應道:「老公,叫你喝這麽多酒,看我怎麽懲罰你,哼…!」於是她吐出大肉棒,舌頭轉而向下舔舐著老公的蛋蛋,突然她惡作劇的輕咬了一下。

「哎呦……幹嘛呢?翠華,你咬我那裏幹嘛」

「………」方紫芸愣住了,這不是母親的名字嗎?那,那老公怎麽會叫自己母親的名字呢?不對,這聲音不是老公的,是…爸爸。

方紫芸這下徹底蒙了,怎麽老爸在自己床上?自己剛才還吃著老爸的…那根東西,啊,此刻還自己手還正抓著,怎麽辦?方紫芸緊張得不知該怎麽辦,加上捂在被子裡面現在渾身都是汗透了。

「怎麽不動了啊…唔…翠華?」父親催促起來。

方紫芸此刻也不知道怎麽做,是掀開被子露出真相,還是繼續假裝下去,揭開真相的話,父親可能會難以接受,母親那邊就更不好交代,太尷尬了,可是繼續下,還要繼續爲老爸口交?自己心裡卻也難以過這個坎,方紫芸腦中飛速的轉著,下意識的手卻已經在父親的肉棒上上下套弄起來。

「翠華啊,你很久沒給我這樣弄過了,嘿嘿,還有點怪不好意思的」父親一邊說著一邊竟還把手伸進被子撫摸著方紫芸光滑的背部。

「我說翠華啊…你這年紀大把的,背上的肉還是這麽滑嫩滑嫩的,嘖…嘖,真舒服」父親竟開始調戲起來。

聽見這話,方紫芸也沒多想,習慣性的在老爸肚皮上拍了一下,但她沒敢出聲。

「嘿嘿,你又打我幹嘛,這不是在誇你嘛?」父親依舊貧嘴。

方紫芸卻也被父親輕松的態度感染了,想著反正吃都吃過了,與其被發現,不如裝下去,說不定弄得老爸舒服過了,他就睡著了,自己再找機會溜出去就行了,總比事情揭露一家人都尷尬得好。

於是方紫芸閉上眼睛張口把父親的肉棒重新含了進去,此時她什麽也不想去想,隻知道自己口中的東西是男人的性具,是自己需要的東西,隻要盡自己的本能去做就行了,咕滋、咕滋,口中豐富唾液讓這種淫靡的聲音越來越大,不絕於耳,同時也把方紫芸的慾望越來越勾引出來。她的左手慢慢的伸進內褲放在了自己的下體上,摸得竟也一手滑膩,就著這股滑膩,她纖細的手指插入了泥濘中,隨著口中吞吐的節奏抽插著,方紫芸的腦中隻剩下了慾望,她開始放肆自己,幻想著父親肉棒在抽插著自己,一種從未有過的刺激和興奮在心中湧動,要不是口中還喊著父親的東西,她早就忍不住發出聲音來了。

「噢…哦……要出來了,翠華,我忍不住,要出來了!」父親身體緊繃的喊道。

「唔…嗯…爸…」方紫芸同時也盡量壓低著聲音低訴著。

一股、二股、三股,方紫芸口中被父親的精液不斷的沖刷著,這讓她更加迷亂,跟著父親一起到達了巔峰。

父親在射精之後便不在出聲了,似乎是釋放完精力後酒勁又上來了。

方紫芸卻含著父親的精液不知該不該吐掉,雖然她平時也經常幫老公口交,可是吞精是很少的事,加上這次父親實在是射得太多了,她的嘴裡都有些包裹不住了,可是她暫時又不敢掀開被子去吐掉,此事她隻能做了一個連自己都覺得惡心的舉動,她先吐出口中一部分的精液在手中,然後才閉著眼吞掉口中剩下的一部分,接著再一點一點的舔吃著手中的精液,平時吞精液都是閉眼一吞,沒太多感覺,這次…可真是讓她好好品嘗了一翻,精液在舌頭上那種麻麻的滑滑的感覺,有一點點鹹、還有一點點甜,一種男人的性吸引,讓她越舔越覺得有些美味,同時也讓她羞愧無比,畢竟這也是自己親生父親的精液啊,等等,自己不就是這麽來的嗎?都是自己的兄弟姐妹啊,想到這些,她竟差點笑出來。

吃完手中的精液,方紫芸還是沒敢出去,她害怕,特別是做完之後更害怕,她隻能等,她酒其實還沒完全醒,她很困,可她不敢睡,萬一睡著了,等待她的不知道是什麽結果,所以她強撐著自己堅持下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就5分鍾,也許就10分鍾,可對她來說就像一年那麽漫長,父親打起了呼嚕,她這才小心翼翼的掀開被子,看不敢看父親一眼,踮著腳離開了臥室。

出來一看,原來是自己醉暈暈的進到了父親的臥房,正所謂進錯房間上錯了床啊。

第二日,雖然父親並不之情,但方紫芸和沒敢和父親打招呼,便和老公一早起床出門了,因爲今天大年初一,還得走訪一些親戚朋友,一上午的拜年讓夫妻倆也很累,中午老公說頭疼換她開車,準備會家吃午飯再睡一會,快到家的時候突然方紫芸的電話響起,她一看,竟然是老爸打來的,所謂做賊心虛,她沒敢讓老公看見,馬上接了起來,父親叫她中午回家一趟有些事情想和她說,方紫芸心裡噗通噗通的,簡單嗯、嗯了幾句,然後對老公撒了個沒必要撒慌,說一個已遠嫁南方的同學打來的,今年回了娘家過年,初三就再回南方,想讓她去玩一會。

於是老公知趣的下了囑咐了她兩句便走了,方紫芸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驅車往娘家趕去。接下來會發生什麽呢?






相關閱讀
   
免費視訊聊天室,贏家娛樂城,撩妹金句2018,twdvd線上A片直播,男人幫論壇首頁,真人午夜裸聊直播間,ut影音視訊,qq樂真人視訊交友,嘟嘟情色網,104meme影音視訊聊天室
85街論壇85st,影音視訊聊天室,街拍偷拍陰部走光,拓網交友,情˙色網站排行榜,魯爾山皇色在線你慬的,Q臺妹-真人摳逼裸聊,韓國視訊,洪爺免費a片,uthome視訊聊天網